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先天神祗(求收推评)

    “我应该是灵魂部分被封印,只是……是谁做的呢?”李凤歌呢喃了一声。

    他思虑了一会,觉得自己的记忆被人动过,灵魂也有部分封印,已经不靠谱。

    于是,李凤歌思虑了一下,在第二日的清晨,主动去了叶娴的家。

    自己的记忆被人动过,灵魂有部分被封印,对方总没有吧!

    他想去问问。

    “谁?”

    由于时间太早,水水还没有出门上班。

    “水姨!是我。”李凤歌道。

    “孩子!你来了,来屋里坐。”水水对于李凤歌的登门毫不意外,并客气的将其引了进去。

    “水姨似乎知道我会来?”李凤歌进去坐定道。

    “你看了那日记本如果不来,那你就不是人了。”水水神秘一笑道。

    “日记本?”李凤歌懵了一下道:“什么日记本?”

    “我把你高中跟娴儿共用的日记本给了你朋友阿牛,他没给你吗?”水水问道。

    “我高中跟……娴儿共用的日记本?”很显然李凤歌记忆中并无这件事。

    阿牛也没有交过一个日记本给他。

    李凤歌摇头道:“没有啊!”

    见此水水认真打量了一下对方道:“那你来干什么?”

    “我有些事情要问一下叶娴。”李凤歌道。

    “她不在。”水水摇头道。

    很显然,当前就跟打副本缺少关键物品一般,条件不达标,人家不给面子。

    李凤歌透过借来的元神力量感应到叶娴就在二楼,小宝宝也在。

    他无语的道:“水姨!我真有事,您就别睁眼说瞎话了。”

    “你回去找到日记本,看清楚了再来。”水水道。

    “我问问阿牛。”

    李凤歌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见其总说日记本,便掏出手机给阿牛打了一个电话。

    “凤歌!你怎么这么早打电话……什么事啊?”电话中阿牛打着哈气,懒洋洋的。

    很显然,他此刻还在床上。

    “水姨有没有给过你一个日记本,是给我的?”李凤歌直奔主题。

    阿牛:“日记本啊……有,有一个,放在机关物品店的收银台了,你最近忙,所以我……”

    “好!我知道了。”李凤歌听到对方说有一个日记本,便挂断了电话。

    “既然你还没有看日记本,回去看完再来吧!”水水就在一旁听着,清晨本就安静,是以她也听到了阿牛的话。

    “不用!我让人去取,我就在这里弄清楚。”李凤歌说着拿出机关物品店的钥匙扔出去道:“魅姬无忧,去把东西取起来。”

    “是!”一道拇指大呈粉色的烟雾闪现,裹着钥匙瞬间远去。

    水水看着粉色的烟雾,双眼缩了一下。

    魅妖的速度很快,片刻后便裹来了一个带密码锁的日记本。

    是那种初中女生与高中女生喜欢用的淡蓝色硬纸款式。

    李凤歌将魅妖收好,拨动上面的密码滚轮,下意识的拨出了五二零。

    “咔!”

    密码没有任何错误,打开了。

    而后李凤歌便仔细翻看起来,他记忆中并没有这个日记本,也没有跟叶娴发展到这种地步。

    事实上若二者真这么好,滚床单,有女儿都不稀奇。

    “我去给你倒杯水!”水水道。

    “谢谢!”李凤歌浏览的速度很快。

    日记开始于高二,写的都是一些朦朦胧胧的爱念,少男少女的小心思。

    若是没有意外,写日记的人分别是叶娴与他自己。

    “奇怪!为什么我根本没有这些记忆?”他呢喃了一句,继续翻看。

    日记是叶娴一页,李凤歌自己一页。

    但高二第一个学期只写了一段,很快就停止了。

    时间与日期上,高三才继续,写的人也只剩下叶娴。

    一篇篇日记看下去,其中有一页很古怪,上面有很多水渍浸染的印痕。

    这篇日记上娟秀的字迹,没有日期与时间,就这么一句话。

    李凤歌的手指在那些水渍浸染摸了一下,下意识的认定这是眼泪的痕迹,而不是水。

    “什么情况?”

    他迅速翻到了下一页:

    “晴。秋风瑟瑟……经过漫长的煎熬与努力,我在西川大学见到了凤歌,可你已经忘了,而我……依旧记得。”

    李凤歌脸色微变,再次翻页。

    上面没有字了,出现了一个月牙形状的图案,这图好像是用铅笔画出来的,却在诡异的转动。

    李凤歌盯着看了一下,双眼瞬间迷蒙了,整个人呆呆的,像被魅妖魅惑了一样。

    然后他把日记本一关,转身道:“水姨!我看完了。”

    “看完了就去见一见娴儿跟宝宝吧!她们一直在等着你。”水水见李凤歌一副呆呆的模样便准其上楼了。

    李凤歌呆呆傻傻的上去了。

    楼上,一个绝美少女见其到来,眼眸中透着惊喜,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对方。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她璀璨若星辰一般的眼眸内点点晶莹坠落,美玉一般的双臂紧紧的环着李凤歌。

    “咳……娴儿!他现在是失魂状态,你说话听不见的。”水水咳嗽着道。

    “凤歌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少女问道。

    “你什么时候把星锁找出来,他就什么时候能恢复,包括你的父母,还有周遭的朋友亲戚。”水水在此时居然吐出了一个男声。

    “我跟你说无数遍了,我不知道什么是星锁,也不知道它在哪。”叶娴紧紧的搂着李凤歌,转头道。

    “你有星脉,破身后星脉化星锁,一定会成为实物,怎么可能不知道。”水水冷笑了一声道:“这小子最近似乎得了一些造化,可惜太弱了。”

    “星锁是什么?”

    少女没有开口,但她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不是跟你说了吗!星锁乃是九州仙界大能者,采集宇宙神金炼制的宝物,可以躲避世界灾劫,打破虚空。”水水道。

    “哦!谢谢告知。”李凤歌呆呆的抱拳道。

    “你……你没有失魂?”水水脸上带着一丝惊讶道。

    “一个古董级别的中级摄魂阵也想让我失魂,真不知道你是天真呢……还是天真呢!”李凤歌道。

    “没有失魂又如何,本座要捏死你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困难。”水水说着,其额头一道无比圣洁的光芒衍生出来,聚成一个小人,慢慢的,变大成了一个身穿金纹古袍透着贵气与威严的人或者说神。

    “先天神祗!”李凤歌看到对方,瞬间认出了其脚跟。

    先天神祗在太瑶仙界是所有修炼者趋之若鹜的东西,它的血是先天神血,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吞服可以增强普通人与修行者的寿元,也是勾勒符文的极品材料。

    骨头是神骨,可以用来炼制法宝或制作机关制品,用途很多。

    神格机乎坚不可摧,若将其碾碎便万金油一般的东西,炼器、符文、阵法、炼药等等全部能用上。

    还有神杏,若是抽取出来,可以炼制很多神位。

    他当前看着那贵气威严的人,不断的吞口水,无比饥渴,就好像沙漠中饥渴的旅人看到了绿洲一般。

    “你还知道先天神祗,看来本座今日留你不得了。”此人或者说此神,手里出现一个金色的圈,准备砸李凤歌。

    他乃是九州内的先天神祗,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地球华夏,而且躲过了末法之劫活到了现在。

    “不要!”少女见此立刻挡在了李凤歌前面。

    “不用怕!一只弱得只能依靠摄魂阵装神弄鬼的废物先天神祗罢了,我正好可以把它抓起来好好炮制炮制为人民服务。”李凤歌单手一转,把魅妖拿出来道:“来!展露一下你的绝代风华,让他知道知道谁才是勾魂摄魄魅神惑心的专家。”

    “是!”魅妖闻言,瞬间变大。

    一个妖娆妩媚,祸国殃民的绝世美女出现了。

    她娇滴滴的走过去道:“奴美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