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女儿?(求收推评)

    “叮咚!”

    广电小区二期别墅区,一独门独户的欧式建筑,有客拜访。

    来者正是蓝东洲、小蓝。

    “东洲!你怎么才来?咦!这是……蓝蓝,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有空来水姨这里……快,快进屋。”开门的正是水水,十分热情。

    别墅总计三层半,里面的家具与用品都透着浓浓的异域风情。

    小蓝与之寒暄了几句,便与父亲一起进去了。

    “东洲!你的脸色不太好,出什么事了?”水水与蓝东洲搭档多年,自然相互了解。

    “哎!”蓝东洲叹息了一声道:“蓝蓝看上了那个叫李凤歌的小子,刚刚被我撞上。”

    “爸!”小蓝在一旁表示不满。

    水水表示吃惊,但看了看小蓝微红的脸,瞬间明了。

    “这样啊!”她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道:“那孩子其实不错,只是……”

    蓝东洲摇头打断道:“他跟你家小娴高中就有了个女儿,不错在哪?现在又找上了蓝蓝,完全是渣男中的战斗机啊!”

    “女儿?”

    一旁的小蓝闻言,愣住了。

    “女儿?”

    李凤歌看着玄光阵,听着蓝东洲的话,也是整个人都傻X了。

    因为他记忆中根本就没有这种事情。

    他跟叶娴是朋友,从高中开始就是。

    记忆中,一直暗恋叶娴,从未捅破那层窗户纸去表白。

    双方连独处都没有过,何来的女儿?

    “那水姨!小……小娴呢?”小蓝也被雷的不轻,脸色都变了。

    这种事情,别人不至于作假骗人,她有些信了,但还是想确认一下。

    “在二楼呢!”水水指了指道。

    “我……我去找她。”小蓝跑着上了一个条纯白色的双旋式阶梯,去二楼。

    二楼与一楼一样,同样有着浓浓的异域风情。

    不同的是,前者铺就咖啡色的条纹地毯,而后者是纯绿色的地毯。

    偌大的客厅,地面上有不少小孩的玩具摆放。

    不远处的阳台更是有一个很大的吊架,下面是一个宽大的吊篮,边上有一张一米多长的小床。

    吊篮上面坐着一个绝美少女,穿着一件淡紫色的碎花吊带睡裙,一对如同美玉一般手臂并拢放在修长的美腿上,轻握着一本不知名的书籍,正安静的观看。

    她锁骨外露,玉颈雪肌,樱色嫩唇微微扬起,似乎正看到精彩处。

    小床内则酣睡着一个大约两三岁的小女孩,五官很精致。

    哪怕双眼当前紧闭着,光看轮廓也与李凤歌有那么一些相似。

    “不会吧!我真的这么禽兽?”

    李凤歌那边惊呆了,连嘴巴都合不拢了,看着玄光阵彻底煞比了。

    “小……小娴!”小蓝看到小床上的小女孩时已经绝望了,但仍旧坚强的咬了咬嘴唇喊了一句。

    “唔……蓝姐姐,你怎么来了?”宽大吊篮上的少女把书一合,轻立起来,热情的迎了上去。

    “你……你……认……认不认识一个叫李凤歌的人?”小蓝粉唇颤抖,当前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当然认识。”少女表示肯定,那双璀璨若星辰的眼眸透着一丝欣喜。

    “那孩子是你跟他的?”小蓝再次问道。

    “是啊!怎么了?”少女再次肯定的回答,绣眉微微皱起,有些疑惑。

    似乎不明白对方为何突然说起这个。

    “那……那没事了。”小蓝说完,本就很白的脸庞更白起来,没有了一丝血色,而后极速转身下楼,半点也没有迟疑。

    “蓝姐姐!你怎么了?”少女追问了一句,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有一道身影坚定远去。

    而李凤歌这边则开着一个初级隐身阵,如同狸猫一般上了别墅二楼。

    他当前已经站在了小床的面前,看着那张酣睡的小脸,整个人犹在梦中。

    修行者不需要亲子鉴定,血脉之间的羁绊,无法隐藏。

    也就是说,床上的小女孩确实是他的女儿。

    “怎么回事……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凤歌暗暗问自己,但记忆中什么也没有。

    做了什么,有了孩子他认了,但记忆中完全没有这种事情。

    “我被人算计了?”李凤歌暗语了一句。

    他与少女相隔不足两米。

    李凤歌看着对方那熟悉的面容,鼓起勇气想现身说点什么,却又怂了。

    立刻转身,干脆离开。

    他驾驶电驴,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出租房,然后把房门锁起来。

    “系统扫描我的大脑,建立实时画面,立刻!”

    “是!”无忧系统2.1内的符文、阵法、电脑配件完美一统,开始运行,从原子层面进行检测,把李凤歌的大脑扫了一遍。

    “扫描成功!实时画面建立成功!”

    一道光芒生成,很快凝成了一张人脑超彩图,将所有细胞放大了多倍,实时显示,秒杀当前一切医疗设备。

    “是墨子算计我么?”李凤歌仔细看了看确认大脑没问题后,疑惑起来。

    “不会!他只是一缕神魂,没有能力动对我做什么,那么是谁?”

    五年间的一切于李凤歌的大脑中流转,时间向后发展追溯。

    他脸色突然一变,似乎明白了什么。

    李凤歌突然发现了这一问题,自己从未想过为什么会穿越到太瑶仙界去,又是因为什么而穿越的。

    他回头一想,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在太瑶仙界几年,他从未想过当前的疑问。

    李凤歌的额头突然冒起了冷汗,而后用颤抖的声音道:“我从太瑶仙界回来是墨子帮忙,为此还打通了两个世界的时空隧道留下了大麻烦。可我到底是怎么过去的?”

    没有任何关于这一问题的记忆。

    什么也没有,就好像很多小说中写的一般,莫名其妙的穿越了。

    可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

    为什么是你穿越而不是别人。

    为什么?

    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尽可能的回想,但什么也没有想到,脑海中的记忆衔接得没有任何漏洞。

    可越是没有漏洞,就越是有问题。

    李凤歌只觉得脊背发凉,汗毛竖立,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任何事情的背后都会有一个或多个因素支撑。

    任何偶然事件都有必然因素的参与,就连偶然本身都是必然的产物。

    李凤歌是一个何等聪明的人,连随身系统这种东西都敢乱整,智商会低吗?

    慌乱了一下,他很快冷静下来。

    “首先,我要审视自己,整理所有的记忆。”

    李凤歌的脑海中,开始回想,从有记忆开始,一直到初中毕业,记忆在脑海中翻动。

    很快问题出现了。

    小时候、小学、甚至是初中的记忆都有很多模糊了,只有特别是事情,特别的事件很清晰。

    然而高中以后的记忆却异常清晰,包括太瑶仙界那五年的记忆。

    太瑶仙界那五年的记忆是因为修行,学习通过了印神阵,记得很正常,可高中到大学的记忆这么清晰就有问题了。

    “谁动了我的记忆?”李凤歌道。

    他的眼中透着一丝冷芒,但很快隐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