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三章拜师礼(求收推评)

    “当然是真的,你想学哪方面的,数学、物理还是化学?”李凤歌道。

    “数学、物理、化学?”黄河一号愣住了。

    “学这个,我需要跟你学吗?”她脸色不是很好了。

    “哦!你是想学符文科技,那简单,只要你有天赋,也没有问题。”李凤歌微笑着道。

    他当前就是要把符文科技传播出去,教谁都是教,只要不是敌人无所谓。

    “我想我有天赋。”黄河一号从怀中拿出一打黄纸道。

    “是吗!”李凤歌接过看了看,愣住了。

    纸上分别是金、木、水、火、土、光、暗、风、雷、空、等符文,其中大多数符文是扭曲的,很显然,有人用精神力量触动了它们,若非频率不对,这符文已经被激活了。

    “你触动了它们?”李凤歌意外道。

    “是的!我甚至在精神世界感知到了它们。”黄河一号道。

    很显然,她上次就把李凤歌传授姜宁教授的十个符文记住了,而且回去进行了尝试。

    结果自然很喜人,她拥有学习符文的天赋。

    “去打钱,我收你了。”李凤歌道。

    事实上只要精神足够强大,懂得激活符文的频率,任何人都能激活符文,但在不懂激活频率的情况下,可以触动符文,那就代表着此人在符文方面有极高的天赋。

    在太瑶仙界,这样的人是天生的符文师,一经发现就会被各个大势力圈养,倾斜资源疯狂培养。

    李凤歌是三职业合一的机关师,并不在意按照太瑶仙界的模式培养出一个天才符文师。

    因为只有给他时间,以后完全能以对方为模板,弄出一大堆天才符文师人偶。

    技术到了,天才也可以满地走。

    “那……谢谢师……师傅!”黄河一号道。

    “这么拜师可不行,你既学符文,便要按符文师的方式拜我。”李凤歌学着太瑶仙界那些老符文师的模样道。

    “要怎么做?”黄河一号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李凤歌问道。

    “我姓黄,叫黄茹,草头那个茹。”黄河一号道。

    “黄茹!难怪你这么能吃,名字取错了。”李凤歌道。

    (茹也可以解释为吃,组词:茹素。)

    黄茹:……

    “你既懂得了十个最基础的符文,那么就去找十种最适合承迂这十个符文的东西来作为拜师礼。由于你有官方背景,这拜师礼可以减少点,就每样来个一斤吧!”

    在太瑶仙界,符文师拜师学艺的确需要拜师礼,却只需要一样适合承迂符文的材料意思一下就行了,然而李凤歌却是狮子大开口,不但要十种材料,每种还要一斤,完全是抢劫。

    “那个……师……师傅!最适合承迂这十个符文的材料是什么?”黄茹显然不太习惯叫一个比自己小的人师傅,但并非太过纠结。

    “理论上来说,万事万物都可以铭刻符文,哪怕是时间与空间也能铭上符文,但你无法捕捉时间,也无法感知空间的具现物。要得知什么材料最适合承迂符文,就需要用精神凝成符文去接触感应。材料越适合,符文激活后产生的作用越大。”李凤歌提点道。

    “我明白了,那这些材料一般会是什么样子?金银铜铁这样的,还是液体?”

    “我直接告诉你是什么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黄茹下意识的点头,但看到李凤歌阴沉着一张脸,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居然有些畏惧对方。

    也不知道是因为双方身份发生了变化,还是别的。

    她连忙摇头补救道:“不用了。”

    “哼!”李凤歌老气横秋的哼了一下,见服务员把驴肉送了上来,便拿出一张机关物品店的名片道:“好了,先吃东西,吃完了先打钱到我的账号再说。”

    黄茹:“……”

    她拿起筷子如同嚼蜡一般的吃了几口,想到初遇的情况,心中暗暗道:“果然没有忘记要钱。”

    “你的心里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李凤歌吃了几口驴肉道。

    “没有!绝对没有。”黄茹表面摇着头,心底则在吐槽:“死要钱!”

    “可你的表情像在说坏话。”李凤歌道。

    “那个……师……傅!我这没别的事情了,您若是没有意见晚点我去找您要磁悬防护核心,现在我得走了。”黄茹立刻施展转移话题大法。

    “有公事?”

    “对,有公事!”黄茹自是没有公事的,只不过是吃不消李凤歌那一套,想跑罢了。

    “那我没什么意见,但场地的事情我得自己去看。”

    “那行!您慢慢吃,我就先……走了。”黄茹说着,把放着五斤驴肉的盆端起来,待李凤歌一点头,就立刻离开,半点也没有迟疑。

    “咦!情况不太对啊,她似乎没有给钱。”李凤歌看了看门口,立刻站起来追喊:“徒弟!你到是结个账再走啊,为师没带钱呐!”

    “先生!人已经走远了。”先前送菜的服务员走过来道。

    “那个这驴肉我只吃了一口,退货行不行?”李凤歌眼巴巴的道。

    服务员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他。

    “我声明一下,我跟那熊一般的妹子不熟,她端走的五斤驴肉能不能别算我头上?”李凤歌紧张的道。

    收银台那边,一个男子示意了一下,服务员立刻道:“黄小姐是我们这里的常客,可以记账的,您不需要给钱。”

    “哦!”李凤歌闻言顿时放心下来,而后道:“给我选你们这里最贵的那什么金钱肉,来两份打包我带回去给小朋友吃,对了要算我徒弟账上。”

    “好的!”服务员看了一眼收银台那边,便下了单。

    李凤歌自然看到了二者的眼神交流,等金钱肉上来,他也不吃了而是学着黄茹的样,端起自己面前的驴肉,就准备走

    “先生!我们这里的餐具是不能外带的。”

    “我徒弟都端着盆走了,我这算什么,你记她账上就是了。”李凤歌道。

    “好吧!”

    服务员撇了一眼收银台那边,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不再管对方。

    “这年头刷脸记账,跟自己家一样的馆子不多咯!”李凤歌出了门,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驴肉馆的招牌,提着金钱肉,抱着一大碗驴肉离开了。

    他心中暗暗决定,等以后跟黄茹说一下,时不时来这里补一下。

    驴肉补气养血、滋阴壮阳、安神去烦。

    师傅吃徒弟的又是天经地义,时不时来记一下账无伤大雅不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