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血肉活偶(求推收评)

    “啪……”

    组成阵法的玉牌全部爆碎变成齑粉,妖血也蒸发得一干二净。

    老者此刻从里到外都被重炼了一次,外表没有变化,其记忆也没有问题,但其意识与灵魂已经大变。

    乃是三百残魂熔炼而成的新个体。

    活炼之阵:需击杀众多生灵,以之为祭品,才可以开启使用,原本是一个已入魔道的机关师开发,专门用来炼制血肉活偶。

    “主人!”新生的老者已经变成了一条忠犬,拥有迎本的记忆、情感,却已经不是原本的人了。

    “这里死了这么多人,现在该怎么处理才不会影响到我?”李凤歌道。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厉芒道:“炸掉就可以。”

    长江基地在地下千米,一旦炸掉,所有的真相都会被掩埋,滚滚地下熔岩会抹杀一切痕迹。

    “好!”李凤歌点头道。

    “主人!前面属下派长江十号去解决尾巴了,很快就会回来……”

    “长江十号也是知情者?”李凤歌问道。

    “是!”老者点了点头,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道:“老奴会解决他的。”

    “你还是自称我吧!不用老奴老奴的。”李凤歌道。

    “是!”

    李凤歌见此,点了点头问道:“你的真名叫什么?”

    “姓夏,名雍。”老者道。

    “夏雍!如此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在九州部的暗子,里面有任何风吹草动,我都要知道。”

    “是!”老者或者说夏雍恭敬的应承。

    血肉活偶一切以炼制者为尊,以炼制者的利益为利益,是不存在背叛的,就是让其自杀也不会犹豫。

    “轰隆隆!”

    李凤歌与夏雍沟通了一翻就离开了,大约四十分钟后,西川市郊区一处地方发生了地震,多处地方地表坍塌。

    而那位归来的长江十号,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葬身在这场地震中,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

    这场地震自然是因为夏雍把整个地下基地给炸了。

    ……

    “小友!活炼人偶乃是魔道手段,有伤天和,若非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施展的好。”

    李凤歌从山沟沟里而出,刚刚上大马路墨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什么魔道正道,都是瞎扯的。”李凤歌毫不在意的道。

    墨子通过网络浏览了很多东西,此刻已经明白对方叫自己“偶像”的意思了,认为自己有必要引导一下对方。

    他沉默了一下道:“小友!所谓魔道,乃极端之道,吾等生而为人,当知善恶好坏……”

    “偶像!我知道什么是善恶好坏,我炼了夏雍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不这么做的话,我肯定会被挖出来,到时候我一个人跟国家机器对立,你可以想象一下会发生什么。”李凤歌打断道。

    “可你……”

    “行了!您老都只剩下一缕神魂了就别开教学光环了。”李凤歌带着几分笑意道。

    他把夏雍炼成‘血肉活偶’,一切问题就此而止,甚至能以此为绳索紧绑在国家大船上。

    也不用怕人背后捅刀子,因为没有哪个的刀子会比自己锋利。

    被人掌控不如掌控他人,这是很浅显的道理。

    再说,还要应对一年后两个世界联通的事情,反正要漏点货出来,不如在自己的掌控下从容落子布局。

    “小友!吾并非迂腐之人,只是此等杀生为祭,炼活人为偶的手段实在是有些残忍……你……”墨子的确不迂腐,他本身为机关术的创始人,看着对方施展已经明白了一些。

    “偶像!行了,您老就别念叨了。我保证,不到绝境,不会在再炼制‘血肉活偶’行了吧?”

    “如此甚好!对了,小友,这‘血肉活偶’具体是怎么操作的,能否跟老夫说一下?”墨子见李凤歌如此说,便不再说教,反而问起‘血肉活偶’的炼制方式来。

    “您老不是说,这是魔道手段吗?”

    “是魔道手段啊!”墨子道。

    “那您还对这感兴趣,”李凤歌无语道。

    “呃……有些好奇而已,想研究研究罢了,小友若是不愿说就算了。”

    “不是不愿意说,您这些天上网学习已经耗费了不少神魂能量,再研究‘血肉活偶’的话,我怕您……”

    “怕吾直接消亡?”墨子道。

    李凤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视墨子为偶像,自然不想对方就这么消亡,为此甚至忍着没有去跟对方过多的聊天。

    因为说话、思考都需要耗费能量,墨子当前是一缕神魂,只出不进,破灭是迟早的事情。

    “小友无需如此,身为机关师若是能够消亡于研究当中,也算一大幸事。”

    “行了!您老还是休息吧!我很快就带您去九州永眠。”李凤歌特意把永眠二字加重了语气。

    “哈哈……如此多谢小友了!”墨子带着一丝笑意道。

    ……

    而另外一边,黄河一号已经确认李凤歌被自己人给弄走了,而且怀疑上了长江部。

    但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听到整个长江部的基地完蛋了,其内的成员几乎被一锅烩。

    “队长!这长江部的人不会因为抢了我们的人,就自己把自己的老家给炸了吧!”黄河三号带着几分调侃道。

    “别乱说话,我也只是怀疑目标被长江部的人带走了,现在他们基地都完蛋了,死伤那么大,我们还是别去触霉头了。”黄河一号道。

    黄河、长江、运河三部本就是相互竞争、相互监督的关系,这时候她若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李凤歌被长江部的人弄走了……

    说不定会引发一场高层的大战,九席之间因此打起来。

    毕竟九席之一,雍州席手底下的人全部完蛋了,要重新搭建班子自然要从其他八席的手底下要人、要钱、要物资,不打一架事情怎么定下来。

    黄河一号这时候若是去触霉头,就会给本部带来大麻烦,长江、运河两部会联合起来挖黄河部的肉。

    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不是!

    “那任务目标怎么办?”黄河四号道。

    “你们不是有那什么天地镜么!再试试啊!”黄河一号道。

    黄河三号脸色一变,但目标不见了二者是有重大责任的,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再试试,但我事先说好,若是跟前面一样,我就不管了,大不了回去受处分。”

    “回去受处分?”黄河一号微微一笑道:“你知道这个李凤歌现在有多重要吗?上上面都认定他是个科研人员,他还会符文……总之,他要是丢了,你们回去不会仅仅是处分这么简单。”

    很显然,黄河三号与四号还没有权限知道某些事。

    “开!”

    黄河三号说着额头出现了一面镜子一样的东西,而后双眼射出两道光线,空中出现了一个画面。

    李凤歌正独个儿,在一条大马路上走,嘴巴还嘀嘀咕咕的。

    若是会唇语的话,大概会明白,他此刻在说,为什么我就不知道弄个交通工具在身上呢?

    “快,确定他的位置,我去找他。”黄河一号喜道。

    “是北站路!”黄河三号道。

    李凤歌刚从北面山里头出来,此刻正是在北站路。

    “你们在这呆着,等人回来继续进行暗中保护,可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再把人弄丢,上席会亲自找你们的……”黄河一号说完,顾不上其它,开上自己的座驾就直奔北站路找李凤歌去了。

    任务在身,她自然不敢耽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