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章活炼之阵(求收推评)

    “死吧!”

    李凤歌怒吼了一声,手中的刀随意的挥舞了一下,而后从刀尖开始消散。

    “啪啪啪……”

    地下广场的白炽灯一一爆碎,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秒左右的暗黑,而后一束束光从天而降。

    漫天花雨随之飘落,粉色的、黄色的、紫色的各式各样的花瓣打着旋儿坠落。

    而后除了被双枪弄死的,凡是看到了光、看到了花瓣的人,都在顷刻间四分五裂。

    三百人的地下广场只有寥寥数人活着。

    “神通之力!”

    长江七号这个侏儒惊讶道。

    “这不是神通,不过是粗浅的复合阵法而已!”李凤歌谦虚的道。

    而后所有的光芒聚集在他身上,一柄水晶般的长刀从虚幻状态慢慢在其手中凝成。

    这一刻,整个地下广场都是黑夜,只有李凤歌站立的地方有光。

    而光正是来自那刀。

    其上的初级流光阵可以自生光芒,足以勘破黑暗。

    “此子已经非人,顾不得其它了,杀……杀了他。”老者在黑暗中,带着颤音吼道。

    他在长江八号、九号的护持下已经走到了广场的边缘,却没有办法继续远离,因为有两把枪漂浮着挡在了前面。

    而枪口正对着他们,只要一动,上面就会出现火红与冰蓝色的光芒,随时会发动攻击。

    “你不应该动手的,不应该……”长江七号这个侏儒如同神经病一般说着,双眼成了土黄色,而后一股奇异的气息卷了过去。

    这气息非常的诡异,似乎可以将一切沙化。

    “散!”李凤歌没有躲避,而是随手一刀,造成一阵散落的花雨特效。

    花雨与那奇异的气息遇上,发生了奇异的化学反应,花雨的颜色开始疯狂变化,最后化成了细沙飘落。

    而那气息也在瞬间消失。

    “你这是‘岁月’神通!”李凤歌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不知道什么是岁月神通,我只知道,你要死了。”侏儒的身上出现一些古怪的纹路,土黄色的双眼透出一道光芒想锁定李凤歌。

    他正在不计代价的施展神通,因为不这么做根本就对付不了对方。

    本就佝偻的身形更甚了几分,同时皮肤变得松弛,眉毛、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黑到灰然后向银白转化。

    “神通不错,可惜是用命换来的……”李凤歌摇了摇头,手中的刀松开,任其漂浮在空中,而后屈指一点消散开来。

    而后,广场的最高处出现了一轮金阳。

    当光芒照耀在侏儒身上的时候,无数的花瓣飞舞,他的身躯开始一点点的湮灭。

    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怪物,正从细胞层面开始,一丁点一丁点的吞噬他一般。

    “死!”长江七号侏儒,对自己的情况不闻不问,锁定对方发动了攻击。

    一股无形的力量蔓延而出,李凤歌的身上的纽扣很快出现了裂纹。

    纽扣与纽扣之间形成的阵法也在极速崩溃,衣服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沙化。

    这一刻,双方陷入了同归于尽的僵持状态,侏儒一定会被花瓣吞噬,但李凤歌也会沙化。

    前者整个完蛋,后者或许只是一部分。

    但二者全是凡人,整个还是部分是没有区别的,都象征死亡。

    “啪!”

    关键时候,一枚火焰子弹击中了侏儒的头部,其整个人在瞬间化成了焦炭,只留下一枚土黄色的珠子在原地。

    开枪攻击的正是堵着老者等人的炎龙枪。

    “如果你不用我的家人朋友来威胁我,是不用死的。”李凤歌一脸遗憾的走近,将那黄色的珠子捡起来看了一下,而后双眼一亮,将其快速收进了无忧系统2.0的储物空间。

    老者见对方没有马上杀自己,立马道:“七号用你的家人朋友威胁你已经死了,你也杀了那么多人,我想我们可以谈谈了。”

    他嘴巴如此说,双手却不断的在对长江八号与九号打手势。

    其意大概是:我吸引注意,你们抓住机会干掉他。

    长江八号与九号自然秒懂,各自额头出现了一枚玉珏,准备伺机而动。

    李凤歌见此,嘴角微微扬起,右手轻轻一挥,高空的金阳瞬间坠下成了先前的刀,漂浮在前。

    机关师所制作的东西都是机关物品,而机关物品是可以拥有部分自主能力的。

    只要经过启灵,它们就能算作一个作战单位。

    这就表示,李凤歌看起来是一个人在战斗,实际上并非如此。

    炎龙枪、冰龙枪都可以算一个战斗单位,也包括改版的刀。

    “干掉!”

    李凤歌打了个响指道。

    “啪啪!”

    炎龙枪与冰龙枪各自开了一枪,长江八号与九号瞬间被打爆领了盒饭。

    二者原本在做着某种准备,但当前已经没意义了,地上之剩下冰渣与焦炭,还有两枚玉珏。

    “疯子!你这个疯子。你杀我长江部三百余人,上面查出来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你的。”老者见长江八号与九号完蛋,明白对方不会放过自己,顿时嘶吼起来。

    “我相信你这种人会把一切首尾处理好,只要我配合着,是不会被发现的,对吗?”李凤歌眼中透着智慧的光芒道。

    他似乎已经洞察了老者的一切心思。

    “你……”

    老者听懂了对方的意思,他费劲心机处理收尾,最终会成全对方,把自己无声无息的埋葬。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因为我还需要你来解释这些人的死亡。”李凤歌指了指四周道。

    “你到底要怎样?”老者眼中透着惊恐道。

    “血肉活偶听过吗?”李凤歌眼中透着一丝残酷道。

    “什么血肉活偶?”

    “血肉活偶就是在你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将你炼成一个听话的傀儡,或者说人偶。”李凤歌说着,手里出现了一块块玉牌,随意的扔了出去。

    “你……你不是人……”

    “起!”李凤歌没有管对方,等玉牌形成了一奇异的阵法,便掏出装着妖鸡血的罐子开始倾倒,在地上弄出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而后口中念念有词道:“妖血为引,以数百生灵为祭,开活炼之阵!”

    随着他念完,地上的妖血诡异的流动起来,与那些玉牌发生了共鸣,而后广场所有的尸体全部消失,就好像被什么吞噬了一般。

    “妖魔!你是妖魔!”老者看到当前的情况,眼中透着无穷的惊恐,整个人的精神都崩溃了。

    “妖魔!妖魔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种材料罢了。”此刻的李凤歌眼中透着专注,像一个搞科研的疯子,更像一个邪教头子。

    “嗡!”

    活炼之阵启动,老者被固定在原地,而后巨量的灵气蜂拥而来,强化其身躯。

    同时,无数纠缠在一起的小点浮在空中密密麻麻的。

    “炼!”李凤歌爆喝了一声,老者的身体缓缓分解,跟空中的小点纠缠在一起,而后重组,变回了原样。

    先前的一切就好似一场梦一般,他的衣服一如当初,什么都没有变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