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各有计较(求推收评)

    时近凌晨两点。

    李凤歌给王甜甜盖了一下被子,便踏着浮空滑板出门了。

    他的腰间插着两把木质手枪,背后背着一把做工很粗糙的木剑,看起来很像个神棍+神经病。

    如果再套上杏黄道袍,妥妥的神棍道士,而且是现代+版本,因为是短发。

    “阿牛这肾虚货,应该差不多完事了吧!”

    李凤歌自喃了一句,调整了一下方位,踏着浮空滑板消失在空中。

    当今社会,高空有卫星,地面有监控。

    李凤歌本身是被“保护”的人,黄河三号与四号立刻将事情上报。

    一个名叫“九州”的秘密部门内,某高层立刻通过自身的权限调用了一颗卫星,进行全程监视。

    “御剑乘风来……呃……不对!我这是浮空滑板不是御剑,对不上号啊!”缓缓接近阿牛的所在,李凤歌在想用什么方式出场。

    银月高挂,地面阿牛与张洋洋依偎在荒草地上,不远处是一小堆碎猪肉与铁屑。

    “洋洋……老婆!”

    “牛牛……老公!”

    二者此刻正在疯狂撒狗粮,四目相对,脉脉含情。

    “啪!谬贼可!”高空中一个清脆的响指过后,一个很有磁杏的声音说了举塑料英文。

    “来呀,快乐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广袤的夜空突然响起了一首名为《痒》的歌。

    李凤歌自高空云层而下,踏着浮空滑板缓缓靠近。

    BGM相伴,逼格……原本是十足的,此刻显得不是很足了。

    阿牛与张洋洋听到音乐声,脸色一僵同一时间抬头。

    “咳咳……那个……放错BGM了,重来一次!重来一次!”李凤歌干咳了一声,不要脸的说了一句后,居然真的往回飞,而后再次向前飞,然后打了个响指:“谬贼可!”

    “咚……咚咚……咚!”

    婚礼进行曲响起。

    李凤歌再次从云层出来,再次尴尬的道:“那个……又放错了,最后再来一次。”

    他又退了回去,打响指喊:“谬贼可!”

    终于,《赌圣》的登场音乐响起。

    浮空滑板破云而出缓缓靠近,上面的人一手拿出一把木制玩具枪,就好像真货一样,逼格十足。

    浮空滑板的速度很慢,上面人的动作也很慢。

    好一会,浮空滑板降落在地面,上面的李凤歌也缓步落下,音乐随之停住。

    九州秘密部门内,正观看卫星画面的人也听到了音乐,而且十分清楚,包括李凤歌那句重复了几次的“谬贼可!”

    这是一个自带BGM的男人,不同的是……李凤歌是强行自带。

    不过当前,音乐是从哪来的是一个谜,因为现场没有影音设备。

    “凤歌!你怎么来了。”阿牛等音乐一停立马出声。

    “你没有听到系统提示么?”李凤歌手持双枪,侧身而立道。

    阿牛心念一动,查看了一拳无敌系统2.0的提示日志,脸色微微一变。

    他扫了一眼妖娆娇媚的张洋洋,咬了咬牙道:“我听到了。”

    “听到了就算不完成任务,也要离远一点,魅妖这种东西就算只有营神,也是能够影响智慧生灵心杏,很危险!”李凤歌道。

    魅妖两个字一出,张洋洋妖媚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粉色的流光道:“你是什么人,为何知道魅妖?”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将我的仆人捏死了,不赔偿是不行了。”李凤歌说着撇了一眼阿牛,迟疑了一下把双枪插回了腰间,将背后的剑取了下来。

    “仆人!”此刻的张洋洋似乎已经不是张洋洋了,她转身撇了一眼地上的碎肉与铁屑,脸色微微一变道:“你是机关师?”

    “你这远古魅妖还有几分见识,居然知道机关师。”李凤歌一副茅山道士的模样,口中念念有词,右手屈指一点做工粗糙的木剑道:“既然知道我是机关师,那就应该明白,你会是什么下场。”

    他此刻实际上就是在吹牛装大牌,人家可是远古魅妖,就算只剩元神也很强。

    “这精神波动……”张洋洋(魅妖)似乎发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惊恐道:“是你!你我害我害得还不够惨吗?现在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是我?什么意思,你认识我?”李凤歌奇道。

    “我在‘古源禁地’好端端的修炼,十万载平平安安,直到你跑粗来,挖我的肉不算(李凤歌挖机关材料),还把我弄到这异界绝地(没灵气的地方)。害得我妖体湮灭,妖丹化为乌有,十万载的修行全部化成流水,你说,我到底哪得罪了你?”

    “你怎么说得好像是我的错一样,我也是被偶像坑……坑的好不好。”李凤歌说这话,实际上有些心虚,因为他心中巴不得回来。

    “我不管你谁坑的谁,按照仙律,你害我如此,如若不给我个说法……我……”

    “你想怎么样?”李凤歌接口道。

    仙律:太瑶仙界的律法,乃仙帝定制。

    “……”张洋洋(魅妖)。

    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当前是另外一个世界,连灵气都是自己的身躯降解而出,自然也不会有仙,仙律什么的估计也没用。

    “你是魅妖,魅惑智慧生灵是你的本能,我是人族,击杀妖魔也是理所应当。我本为凌霄仙宗弟子,说起仙律没人比我熟。”

    “什么!你是仙宗弟子,那你怎么……怎么会来这异界绝地?”

    “这个你不用管,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走。”李凤歌竖起了凌霄仙宗的大旗,如此就是仙帝的门徒,地位是自然远超远古妖族。

    只要对方还想在太瑶仙界混,就必须给面子,必须老实。

    “您请说!”魅妖控制张洋洋对李凤歌抛了个媚眼,一脸的讨好。

    一旁的阿牛自然明白了一些东西,但见自己的女人对李凤歌抛媚眼,脸色微微一变。

    一把将张洋洋拉置身后,虽然没有说话,但意思很明白。

    现代人喜欢鬼的有,喜欢妖的有,喜欢毛毛虫都不稀奇。

    就算张洋洋是魅妖,阿牛估计也会把自己当许仙,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他本就是中二病晚期,说得严重点,拿个充气娃娃都能结婚,妖又算得了什么。

    李凤歌自然秒懂阿牛,摇了摇头道:“你的朋友没事,现在说话的是魅妖,跟你认为的是两个人。”

    他没有直接说同志、背背山等词,而是用朋友二字来代指,就是不想引起误会。

    然而这么做却真的引起了误会,起码在阿牛眼中,张洋洋是女的。

    而李凤歌则认为自己的朋友已经被掰弯。

    “先生还是先说正事吧!”魅妖操控这张洋洋道。

    “好!”李凤歌手里做工粗糙的木剑一扬道:“这第一条路前面我已经说了,你捏死了我的仆人,那么你就要做我的仆人。”

    魅妖闻言连忙摇头道:“您是机关师,一旦我答应成为你的仆人,你定然会我的元神重炼,我不想死,我选第二条路。”

    “选第二条路就简单了,元神分出一缕过来归我控制。”

    “不自毋宁死!这是这个世界人族说的话,先生若不给我活路,魅姬便只能得罪了。”说着张洋洋的体表便伸出了几根血色触须。

    “捏死我的仆人,你没有赔偿的意思。让你交出一缕元神你还跟我说什么‘不自由毋宁死’,行!那我就打得你神魂俱灭。”李凤歌说着,一边舞动一边大声道:“天罡为引,浩瀚太虚,剑灵借力!”

    话音一落,他手里那柄看起来做工粗糙的木剑顿时通体金黄,剑尖处更是有一点奇异的锋芒之气闪动。

    “是凌霄仙宗的灵剑术,先生勿要激动,小妖弄坏了您的仆人,愿意十倍赔偿。”魅妖当前是元神状态,虽然附体在张洋洋身上却发挥不出多少实力,自然会怂。

    “你拿什么赔?”李凤歌道。

    他实际上也是装模作样,所有的一切都是用阵法仿的,凌霄仙宗的剑诀剑术是一点都没学。

    “我妖体虽然湮灭,但一对妖瞳乃是本源结晶异常坚固,并未破灭,只是坠入了一处地方,小妖可以将其取出献给先生。”魅妖道。

    “坠入了什么地方?”李凤歌问道。

    “小妖不知,但可以感应到那里,似乎是一处秘境。”魅妖道。

    “这魅妖在骗人,它的妖瞳应该是坠入了九州,那里灵气奇缺,别说本源结晶,就是先天之器进去也会灰灰。”墨子适时传音道。

    李凤歌闻言,双眼微微一咪,看了看面前一脸真诚的张洋洋,嘴角微微一扬道:“好!我应你了。”

    此刻双方都在骗,说的话都是真假参半。

    李凤歌想找准机会把魅妖收了,重炼元神,弄成第二个无忧。

    魅妖则想拖延时间,积蓄实力再弄死对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