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变化与小蓝(求收推评)

    李凤歌看了一下发布视频的人,名字叫——红领巾。

    “红领巾!我记住你了。”他脑海中回想起三元街的事情,很快就锁定了第一个给钱的人——球衣小伙。

    无论好事还是坏事,第一个总是让人记忆犹新。

    西川大学,球衣小伙看着自己发的视频点击量已经到了百万,心中顿时有种异样的满足感,感觉好多小钱钱要来了。

    突然他的右眼皮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什么情况?”球衣小伙揉了揉右眼,却根本无法遏制右眼皮的跳动。

    心中莫名的闪过一丝寒意:“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难道我要走霉运了?”

    “呸呸呸……乌鸦嘴!我这是左眼跳灾,右眼跳财。”

    球衣小伙看了看自己发上网的视频,很快便自我安慰,甩开了此类迷信的说法。

    ……

    “咦!”李凤歌看完习惯杏的刷新了一下就准备收起手机。

    然而瞬间刷出几个视频,比他跟王大爷那个更加劲爆,点击量更高。

    ……

    这几个视频的发布的时间是早晨,也就是说还在他跟王大爷那个视频的前面。

    李凤歌选定播放了一下,第一个视频乃是一个公园耍太极剑的老大爷,耍着耍着劈出了一道银白色的剑气,斩断了不远处的树。

    并非什么武道高人,树也不是很大,只有半掌粗细。

    看情况对方觉醒了传说中的剑骨,科学点就是骨骼变异,获得了聚集能量的异能,使用兵器可以发出犀利的能量攻击。

    第二个视频中的二师兄后代(猪),则让李凤歌眉头紧锁。

    因为他百分之百的确定,那头猪一定觉醒了妖骨。

    “华容养殖场!明天找完铺面,顺便去瞧一下。”李凤歌自喃了一句,快步回了家。

    ……

    翌日,李凤歌早早熬好鸡汤,送往肿瘤医院。

    “小蓝!你看那个人,像不像这视频里那个?”住院部七楼护士站内,护士小杨指了指手机视频,又指了指一个刚从电梯出来的年轻人。

    “咦!”被称为小蓝的护士闻言转身看了过去。

    入眼的是一个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五左右,双眼清透而有神的年轻人。

    高耸的鼻梁下是一张樱色薄唇,身着一套浅色短袖。

    菱角分明的脸庞,小蓝与之四目相对还收获了一个异常有魅力的微笑。

    “不是像,就是。”小蓝肯定道。

    “他过来了。”她被对方的微笑弄得有几分莫名的紧张。

    “护士小姐姐,七零八号病房的李国栋,病情稳定吧?”李凤歌走近道。

    “七零八号病房李国栋?”护士小杨,拿出一个本子翻了一下道:“稳定。”

    “你是七零八号病房李国栋的家属?”小蓝低声问道。

    “我是他儿子。”李凤歌回道。

    “哦!”小蓝闻言,心中莫名的有些小兴奋,因为这病房是她负责的。

    “有什么问题吗?”李凤歌问道。

    “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李叔他……他坚持要出院。”

    “出院!我去看看。”李凤歌闻言脸色一变,快步朝病房而去。

    “李叔?”护士小杨一脸打趣的道:“这就李叔了,以后是不是要叫爸爸?”

    “别乱说!”小蓝俏脸一红道。

    护士小杨见此,撇了一眼李凤歌的背影道:“长得还行,就是条件差了些。”

    “什么条件差了些?”小蓝下意识的问道。

    “嘿嘿!瞧你那一脸春天来了的花痴样。”护士小杨坏坏的笑一下道:“你可是我们西南医大之花,可不能便宜了那种花·穷·丝!”说着,她的嘴巴还撇了撇李凤歌方向。

    “花穷丝是什么?”

    “就是绣花枕头、穷比、吊丝!”护士小杨道。

    “你真能埋汰人。”小蓝一脸败给你的模样道。

    “我说的是真的,刚刚我仔细看了,他一身的地摊货,父亲又是胃癌晚期,就经济条件来说,估计够呛!”

    “那你也不能说他是花·穷·丝吧!”小蓝美丽的眼眸内透着一丝不忍道。

    “话说你个颜控,不会真看上他了吧!”护士小杨惊愕道。

    “哪有!”小蓝白了一眼对方。

    “七零八号病房呼叫!”

    就在二者准备继续说什么的时候,护士站的喇叭响了。

    “好了,你的萝卜在呼叫,快去吧!”护士小杨搔首弄姿打趣道。

    “你好污!”小蓝鄙视了对方一眼,这才快步过去。

    ……

    “兔崽子!你疯了,这里一天都要好几千,我哪住得起!”

    “是啊!大毛子,要不我们换家医院吧!”

    小蓝才到门口,就听到了病房内传出了李国栋与李母刘兰兰的声音。

    二老经过一天多的时间,显然已经弄清了情况。

    “我心里有数。”李凤歌道。

    “有个屁数!我打完这瓶吊水,立马去给我办出院手续。”李国栋死硬着说完,看了看已经见底的吊水瓶道:“怎么按铃了,小蓝护士还没来。”

    “李叔!我来了。”小蓝闻言,立马推门进去换输液瓶。

    “小蓝护士,怎么还有一瓶啊!不是说我今天只有三瓶么?”李国栋问道。

    “大的是三瓶,小的还有两瓶。”小蓝弱弱的道。

    李国栋闻言点了点头,转头对李凤歌道:“大毛子,你现在就给我去办出院手续,我不能呆在这。”

    或许是因为有小蓝这个外人在,他特意压低了音量,没有大喊大叫。

    小蓝换完输液瓶,便出去了,但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了门外听墙角。

    “爸!我都说了,你的病我有办法,钱你也不用担心,待会我给妈转一些,够你用的。”李凤歌道。

    “你马上就要开学了,自己的学费都成问题,能有什么办法。”李国栋说着,眼中透着一丝哀求。

    不是求活,而是求死,因为他清楚自己的家庭情况,根本住不起这样的医院。

    李凤歌看着眼前这个硬如磐石的男人,鼻端莫名的一酸。

    他无法想象自己若是没有那五年的奇异经历,对方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爸!你会没事的,相信我。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上个学期跟同学搞软件,赚了一点钱,够你治病的。”

    “赚了多少?”李母刘兰兰问道。

    “一百多万这样。”李凤歌道。

    “一百多万?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不会是在逗你老子开心吧?”李国栋不信的道。

    “真的!”李凤歌立马拿出手机,打开手机银行给对方看了一下。

    这谎话是三分真七分假,他上个学期,也就是大一下学期,确实帮人敲过代码弄过软件,只不过那一次总共也就赚了一千多一点。

    “你这钱也不够我这病坑的,还是留着读书娶媳妇,别浪费了。”李国栋清楚自己的病,不抱任何希望。

    “行了!”李凤歌适量提升了一下音量道:“爸!你的病是可以治的,相信我。”

    “别骗我了,镇医院检查的医生是你表叔,他已经跟我说了,我这是死症、绝症!目前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治疗。”李国栋颓然道。

    “狗屁!肿瘤医院有特效药,是可以治的,表叔他知道什么。”李凤歌一脸肯定的道。

    “真的?”李国栋眼中透着一丝丝希望。

    “李叔,是真的。咱们肿瘤医院的特效药刚刚研制出来没多久,暂时只能供本院的病人使用。”小蓝在外面听着,适时进去道。

    “真的?”刘兰兰也给唬住了,一时间眼中透着绝处逢生的喜悦。

    “真的,我也是托了同学的关系才知道的。”李凤歌信誓旦旦的确认道。

    “国栋!既然你这病能治就别闹腾了,好好治。”李母刘兰兰劝道。

    “嗯!”李国栋点了点头。

    面对这漏洞百出的美丽谎言,他自然感觉到了不妥,但并未深想,绝望之中的希望,哪怕明知道是假的也不愿去怀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