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第一桶金与机关篇(求收藏推荐)

    “什么?”老姜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怀孕……呸,应该是出问题了。

    面前那木质斑马,雕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符号,虽然设计得很巧妙,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当然,雕工还是不错的,这一点老姜认可,但哪怕是大师雕刻的精品物件,几万块也就到顶了。

    十五万是一个完全不可能的数字,简单来说是想钱想疯了。

    “十五万!”李凤歌再次确认道。

    “疯了,就这破玩意,也敢开价十五万?若不是雕工不错,我都懒得问。”老姜道。

    “破玩意?”李凤歌有些不悦的道:“我李凤歌出品,必属精品,无论哪一方面。”

    “你雕的?”老姜有些意外的道。

    “嗯!”李凤歌大方的承认道。

    “年纪轻轻有这雕工……很不错,不过……不过你这价格太离谱了,没人会买的。”老姜见对方有此雕工,到是起了几分惜才之心,苦口婆心起来。

    “你不是人么?”李凤歌一脸惊奇的道。

    “我……”老姜噎了一下道:“我前面是说它是宠物我才买,可你这明摆着是……”

    “它真的是宠物,你滴血认主后可以给你送终。”李凤歌打断道。

    “送终?你信不信我喷你一脸!”老姜怒道。

    “这机关宠物你要是护养好的话,活动个百八十年没有任何问题,真可以给你送终。”

    “我……”老姜此刻有种被对方怼成内伤的感觉,怒道:“这特么要是什么机关宠物我把它吃掉。”

    “吃掉?”李凤歌楞了一下,摇头道:“不行,不能吃的,木制的不利于消化。”

    “原来是个大傻子,算了,你慢慢卖吧!哎……”老姜叹息了一声,暗暗可惜着对方那不错的雕工,脚下一转准备离开。

    “你不是说是宠物就买么,这是说话不算话的节奏么?”李凤歌道。

    “我老姜在这古玩一条街,从来都一口唾沫一个钉,不过……大傻子,这明摆着的东西,你忽悠不了我。”他把李凤歌与那些搞“魔术销售”的人划等号了。

    “既然算话,我也不怕你不给钱,来滴血认主吧!”李凤歌一把抓过对方的手,拿出了雕刻刀。

    “你想干什么?”老姜见对方掏刀,有几分紧张。

    “帮你认主!”李凤歌轻轻一划就破开了对方的食指,滴了一滴血上去。

    “你神经病啊!”老姜连忙抽回手指,用嘴巴吸允着,退开。

    “放心,刻刀消过毒的,不会破伤风。”李凤歌摇了摇头继续道:“好了,以后这只机关宠物就是你的了。”

    “你……”老姜原本想说对方在讹诈,但心中莫名的感觉自己跟面前的木质斑马有了联系。

    它似乎因为自己,活了。

    “过来!”老姜鬼使神差的对木质斑马招了招手。

    “聿聿……”木质斑马发出嘶鸣声,居然真的动了。

    它就好像活的一般,先是动了一下前蹄,然后一跃而起,串进了老姜的怀中,而且用头蹭着卖萌。

    “我在做梦吧!”他摸了摸怀中的木质斑马,有种自己没睡醒的错觉。

    “你没做梦,但我这是小本生意概不赊欠。”李凤歌捻了捻手,示意对方给钱。

    “这……这玩意,真的是宠物?”老姜顿时三观尽碎。

    “是的,它可以比拟一些驯养过的宠物狗,能够帮你捡鞋袜衣服、开门、还可以导盲,唯一遗憾的是……”

    “是什么?”老姜接口道。

    “它的身体是木质的,不耐操,得小心护养。”李凤歌道。

    “你……你……你是什么人?”老姜神色一变,见周围没人注意,连忙把斑马用衣服包住。

    “你管我是什么人,我卖东西,你买东西,钱货两讫就完事了。”李凤歌道。

    “好!你报一下银行账户,我给你转钱。”老姜深深的看了一眼对方,痛快的道。

    “嗯……”李凤歌自然低声把自己的银行账户告诉了对方。

    老姜拿出一台智能手机,操作了起来,转的钱不是十五万,而是一百五十万。

    李凤歌这边很快就收到了银行的短讯,见对方果然是十倍购买,一时间愣住了。

    老姜似乎将面前这个年轻人跟传说中的存在挂上了勾,递出一张名片道:“小兄弟!这是我的电话,以后再有这样的东西,可以卖给我,钱不是问题。”

    李凤歌接过名片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姓名:姜柏。电话:XXXX……然后就没了,异常的简单。

    “小兄弟是墨家传人吧?”老姜问道。

    “墨家?我还鲁班传人呢!”李凤歌心中吐槽了一句,知道对方误会了,但没有解释而是直接道:“钱货两讫,走了。”

    话音一落,便把布收了起来,大步离开,半点也没有迟疑。

    “难道历史传说是真的?”老姜看着对方消失在古玩一条街,心中一动就转回了家。

    在华夏历史上,墨家被赋予了神秘的色彩,他们拥有严格的学术团队,崇高的思想。

    墨家经典《墨子》一书更是战国百家中墨家的经典。提倡兼爱、非攻、尚贤、尚同、天志、明鬼、非命、非乐、节葬、节用,涉及哲学、逻辑学、军事学、工程学、力学、几何学、光学等等。

    华夏科技应该自那个时候萌芽,可惜……三教坐大,墨家后来成了九流之一……

    老姜回到家中,翻出一页泛黄的残缺竹简看了起来。

    封面上用小篆写着《机关篇》、公输……墨家……机关等等残缺不全的字迹。

    “传说是真的,木质的东西当真可以动,如同活物一般!”老姜小心翼翼的把残缺竹简卷起来珍藏进暗格,小心的把抚摸着木质斑马。

    竹简上很多地方被时间腐蚀已经无法还原,能看的地方都没有实际意义,都是写了机关术有多牛逼,至于怎么做那些机关制品,则正好残缺。

    也就是说核心的东西没有,只剩下叙述作用的文字了,就好像药品的盒子,其它地方都被撕掉了,就剩下功效。

    “这东西我应该送去老二那里,给他研究一下。”老姜自喃了一声,收拾好一切,立马开车直奔西川大学。

    那儿有一个人,叫姜宁,是一个科研工作者,也是他的弟弟。

    “老二!快过来。”老姜用了一块布,包裹这木马,到了地方,既激动又紧张。

    “什么事?”姜宁道。

    “你以前不是说那《机关篇》中都是忽悠人的吗?”

    “是啊!怎么了?”

    “不,不是忽悠人的,是真的。这天底下真的有人能做出《机关篇》里面的机关制品,如同活物一般。”老姜道。

    “我待会还要去讲课,没时间跟你开玩笑。”姜宁道。

    “我没开玩笑,走去你办公室。”老姜轻轻拍了拍胸口的东西道。

    “什么东西?”姜宁伸手就要去揭开那布。

    “别动!进你办公室再说。”老姜一马当先,去了办公室,等对方进来后,立马拉窗关门神神秘秘的。

    而后他将木马放在地上,把鞋子丢出去,示意对方去找鞋子。

    “聿聿……”木马叫了一声,“哒哒”跑过去用嘴巴咬住鞋子过来了。

    “这……这是……”

    “这就是机关制品,跟书里说的一模一样,可以跟训练过的宠物狗媲美……”老姜把李凤歌的话重复了一遍。

    “这不科学!”姜宁一把抱起木马,仔细查看了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整个人都懵圈了。

    因为里面没有任何电子配件,也没有马达发条之类的东西。

    “哥!这东西给我研究一下。”姜宁一脸狂热的道。

    “不行!这是我花了三百万买来的,金贵的很。”老姜道。

    “你听我说,这东西也是靠内部的木质齿轮驱动的,但动力源是什么我还不知道,而且它居然可以识别声音指令而且可以精确的找到东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我不管,我只知道这玩意我花了三百万。”老姜捻着手指道。

    “新型能量、人工智能……总之这东西是个大宝贝,钱你不用担心,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姜宁说完逗弄起木马来,但一点用也没有,对方并不鸟他。

    “这个我滴血认主了,它不会听你话的。”老姜道。

    “滴血认主?基因密码!”姜宁脸色一变,直接从身上拿出一张卡道:“密码是我的生日,里面有二百三十万,全给你了,其它的我后面补给你,快进行权限转移。”

    老姜转手就赚大发了,自然很高兴,连忙卡收了起来。

    他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立马问道:“什么权限转移?”

    “滴血认主在科学上也是可以做到的,只是当前的技术还不够成熟,这个对我的研究也很重要,你转移就是了,不要问。”姜宁知道跟对方说不清,便懒得说了。

    “哦!那要怎么做?”

    “走!去实验室。”姜宁抱着木马或者说机关宠物,抓着老姜的肩膀便往西川大学的实验室而去。

    机关宠物的所有权当然是可以转移的,只要现任主人与之解除关系就可以,但李凤歌没有告诉老姜要怎么转移,所以注定不会成功。

    不过这并不影响姜宁对其进行研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