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贩卖机关宠物

    “我得想办法弄钱了。”李凤歌安慰好母亲,离开医院回到出租房,思考了起来。

    他没有学太瑶仙界的炼药术,不然胃癌之类的病症是很容易治疗的。

    断肢重生、起死回生都能做到,小小癌症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当前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修为上去,制作出一个回春人偶就能救自己的父亲。

    不过需要的材料,现在来说很珍贵,核心材料是玉髓一单位、墨精铁三十六单位、紫金一单位……

    这些东西并不是天然的,需要经过一定的材料配比,用炼器师的手段炼化,以玉髓为例,它跟人们所知的玉髓不同。

    它的形成需要百斤以上的极品玉料,加入一些特定的材料炼化才能形成一单位的玉髓(实际上就是一种复合材料)。

    墨精铁到是可以用普通的钢铁炼化出来,只不过三十六单位就等同三十六吨钢铁。

    紫金则是用黄金炼化获得,一单位就是一吨黄金……

    李凤歌在本子上写着,计算着,突然有种想死的感觉。

    在太瑶仙界,无论是玉髓、墨精铁还是紫金,都可以用门派贡献兑换,烂大街的东西。

    但在地球上,钢铁好说,但一吨黄金的价值就是2.8亿元以上,至于一百斤极品玉石……其价值没办法估算,因为有句老话叫黄金有价玉无价。

    李凤歌此刻只有四位数的存款,也就是几千块,全是打暑假工赚的。

    别说成吨的黄金了,就是不久后父亲的医疗费都是个大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做什么来钱快而且多呢?在线等,急!

    打劫银行?

    打劫王富豪或马富豪?

    对于这样的“傻”问题,网络上的回答基本上都是这一类的。

    甚至还有一些说去做鸭的……

    “算了,我还是做本行吧!”李凤歌摇了摇头把手机收起来,决定制作机关物品售卖。

    巴菲特说过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是垄断。而机关物品与炼器、符文、阵法相关,地球上几乎没人能仿造,自然是独门生意。

    想到就要做,他首先去银行取钱,然后前往木材市场购买一些合适的木料,便在家中开工了。

    一件高级的机关制品(成品),材料需要经过炼化,还有符文与阵法的加持,最后再组合并以秘法启灵。

    所以初级机关师,必须学会初级炼器术、初级符文、初级阵法,然后才能学习初级机关术懂得构筑与启灵等专属手段,如此才能独立制作机关制品。

    在太瑶仙界,所有修行者都不喜欢机关师,炼器师等副职就更加不喜欢了。

    因为机关师一旦成长起来,会抢所有人的生意。

    他们会制作炼器人偶、炼药人偶等等,批量生产神兵法宝、灵丹妙药、甚至连护山大阵也可以由人偶计算构筑。

    所以在太瑶仙界,机关师一般都活不长,也无法成长到仙级。

    因为那些大能者不允许,也不准机关师成长到仙级。

    他们无法想象那些修炼亿万载的仙帝跟魔帝被一个同级别的机关人偶打成狗的画面。(类似机器人把人干翻。)

    机关师的存在突破了所有修行者的认知,所以在太瑶仙界,这是一个被诅咒的职业。

    当然,这一切李凤歌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关心,两个不同的世界,那些大能者总不能穿越过来灭了他吧!

    他当前要做的就是把面前的木料变成机关制品,然后带到星桥市场隔壁的古玩街去卖掉,获得第一桶金。

    “和平年代战斗型机关制品做出来危险,还是弄观赏形的机关宠物吧!”李凤歌呢喃了一下,先构思了一下,确定了其核心便开始动刀。

    他让身上的无忧系统1.0打开蕴神阵与复合聚灵阵法,一边护养精神一边洗刷身体,而后便投入了工作。

    这次他弄出了一百九十八块木片,木片上都铭刻了符文,组合起来形成了一匹小狗大小的斑马。

    木片与木片之间的符文完美搭配,看起来就像斑马皮毛上的黑白条纹,内部制作了木质齿轮,经过阵法的驱动,斑马在认主以后可以活动卖萌,但不具备任何战斗能力。

    而且这木质的斑马也没有铭刻须弥阵法,无法变大缩小,更加没有加持坚固符文,所以它比较脆,本质上与普通的木工制品无二。

    “先用这个试试水!”李凤歌满意的看了看木质斑马或者说机关宠物道。

    他把家里收拾了一下,用一块布将其包裹起来,便朝古玩一条街走去。

    当前已经是午后,古玩一条街红火的时候一般都是下午三点以后。

    李凤歌抱着木质斑马,大步进入,寻了个关闭的铺面蹲下,把布放在地上,将木马摆出来。

    古玩一条街的地摊都是有主的,平均在一米到一米二宽,位置不同价格不同,一般是一个月一千至两千不等。

    想要摆人家的位置,要给摊位的主人一百每日,在别人的铺面门口,铺子主人不在自然不要钱。

    李凤歌当前很缺钱,本着能省则省的想法,蹲了下来。

    当前还不是古玩街最红火的时候,所以人流不多。

    ……

    老姜在古玩一条街里有好几家铺面,玉石、古董、名家字画都有卖,其中当然以假货居多。

    最近铺面交给了儿子跟儿媳,乐得清闲,每天的日常就是四处串门子,古玩街里不管是摆地摊的还其它铺面的店主都认识。

    今天他本想去老杨的店门串一下,谁知道对方大门紧闭,门口更是挂着东家有喜,歇业三日的条幅。

    老姜摇了摇头,本想换下家,但双眼落在一匹木质的斑马上,瞬间就定住了。

    那马很是古怪,居然给他一种活物的感觉,但仔细去看又没有了。

    再撇眼,那种感觉又出现了。

    “行里人?”老姜走近道。

    他这是在问,对方是不是古玩这一行的人。

    “不是!”李凤歌摇头道。

    “哦!”老姜见对方说不是,便随意了很多,那就代表古玩界一些比较流氓的规矩就不必理会了。

    他凑近打量了一下木质斑马道:“这斑马神形兼备,雕工也不错,到是件不错的摆件,可惜不是战马,不然还可以卖几个钱。”

    “哦!”李凤歌轻应了一声,纠正道:“它不是摆件。”

    “不是摆件?”老姜不悦的道:“这明明是一件手工雕刻组合出来的木质摆件,还想骗我。在这古玩一条街,我老姜掌眼的东西极少出错。”

    他这么说算谦虚了,因为老姜在西川市的确是数一数二“玩家”。

    “是手工雕刻组合出来的没错,但它真的不是摆件,而是用来……”

    不等李凤歌说完,老姜便打断道:“你不会想告诉我它是用来玩的吧?”

    “宾果!答对了,但没有奖励!”李凤歌打了个响指道。

    老姜顿时给噎住了,好一会才道:“你说它是用来玩的,你玩一个我看看。”

    “我说用来玩可能不太准确,准确来说,它算是宠物,不用进食的那种。”

    “呵……”老姜顿时乐了,像看神经病一般看着李凤歌道:“你能扯得再玄幻一些吗?”

    “我没有扯,句句属实。”

    “还句句属实!”老姜摇了摇头,仔细观察了一下木质斑马,确定里面没有任何金属零件、小马达跟发条之类的东西,便道:“你这玩意要是宠物,我花十倍的钱买下来。”

    李凤歌双眼一亮道:“十倍?”

    “原价多少?”老姜道。

    “十五万!”李凤歌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