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绝症

    李母刘兰兰眼中含着泪水,强忍着没有掉出来,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去给你做点粥吃。”

    李国栋摇了摇头道:“别做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现在能撑住就陪陪你,等撑不住了,我自己也就了断了。不拖累大毛子跟你。”

    “你这是什么话……”

    “什么不拖累?”李母刘兰兰的话刚到一半,李凤歌便踏入家中,而且刚好把二者的话听了一耳朵。

    “大毛子!你怎么回来了?”李母刘兰兰讶异的道。

    “我爸怎么了?”李凤歌看着床上的父亲道。

    “他……没……没事!”李母刘兰兰本想说实话,但自己男人的双眼就好像利剑一般瞪了过来,立马就改了口。

    “你跑回来做什么,不是说在一家西餐厅打暑假工么?不用上班了?”李国栋忍着疼痛利落的翻身起床,强自坐在一张实木椅子上。

    他似乎是一个铁人,脊梁可以扛起一切,镇压一切。

    之前李凤歌的确是在一家西餐厅打暑假工,餐厅就是叶娴家开的,因为一些事情辞工了,当前并没有新的工作。

    李凤歌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父亲,见其比记忆中消瘦了很多,眼窝内陷,一脸的病态。

    他心中心疼,眼中却闪着怒意大声道:“你都这样了还想瞒着我?”

    “兔崽子!你敢吼你老子?”李国栋也是提高了声音道。

    似乎声音大了就有了道理,就能站住脚了。

    李母刘兰兰劝道:“国栋!大毛子回都回来了,你就……就别……”

    “不用你管。”

    “妈你别管。”

    父子二人同时打断道。

    “哎!”李母刘兰兰看着这对明明相互关心,却一见面就怒怼的父子也是分外头疼。

    她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凄苦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大毛子,你爸他时间不多了,你就让着他点。”

    “闭嘴!”李国栋大声道。

    “你闭嘴,你乱喊什么,看你那样就知道半只脚已经进土了,还跟妈瞎咋呼。”李凤歌在太瑶仙界没有学炼药,但眼力远超常人,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的父亲已病入膏肓。

    但他嘴巴却没有一点软的意思,依旧硬邦邦的。

    “劳资是一只脚进土了,胃癌晚期,而且到了淋巴转移的地步……”李国栋一开始的声音很大,但说到胃癌晚期,声音便低沉了下来,口中还含着什么想说,最终吞进了肚子什么也没说。

    “胃癌晚期、淋巴转移!”李凤歌脸色一变,柔声向母亲道:“我爸他……检查了?”

    李母刘兰兰点了点头道:“在镇医院,你表叔那查了,已经确定了。”

    “兔崽子!我这病是绝症,你不用管。等差不多了我自己解决,等我死了往山上一抬,你再……再出去吧!”李国栋挺了挺胸脯,让自己看起来笔直一些。话很硬气,但怎么看都有点外强中干的意思。

    “我看看。”李凤歌直接解开了父亲的衣服,在腹部摸了一下,上手就摸到了一个硬块。

    他精神一凝,想把体内稀薄的元力注入探查一下却没能成功。

    元力稀少还不能外放,根本做不了什么。

    “表叔怎么说的?”李凤歌转身问道。

    “只能……只能进行保守治疗。”李母刘兰兰有些哽咽的道。

    李凤歌闻言,立刻拿起手机查了一下。

    胃癌晚期,发生了淋巴转移,生命一般无法超过三个月,是绝症,随时会死。

    不过在医院进行保守治疗的话,可以把生命延长。

    “收拾东西,跟我去西川市。”李凤歌确认了一下道。

    “跟你去喝西北风啊?”李国栋道。

    李凤歌没有理父亲,而是对母亲道:“妈,你先把家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我们去西川第一肿瘤医院。”

    “诶!”李母刘兰兰传统而且老派,平常一切都听老公的,如今老公病了听儿子的。

    她应了一声,麻利的把压柜子下的存折拿上。

    “大毛子!不要浪费钱了,那些钱是给你读书的。我这是绝症,治不好的。”李国栋口气软了一些,但态度很坚决,那就是不治。

    或者说,他并不是不想治,而是看不到希望,不想拖累妻子跟儿子。

    “早知你有这病,我应该把炼药也学一下的。”李凤歌呢喃一般的道。

    “什么?”

    “没什么!”李凤歌摇了摇头道:“钱的事你不用担心,病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兔崽子,几个月不回家,现在学会逗你爸了。行了!有这份心就好了,我这病是个无底洞,就算有保险分担也治不好,治不起,算了……”李国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脸上有欣慰也有无奈。

    “爸,今天怕是由不得你了。”

    “怎么,小兔崽子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就准备跟你老子来硬的?”

    “对!”李凤歌点了点头,元力暗含指尖直接点在了父亲后颈上。

    “你……”李国栋仅仅吐出了一个字,而后眼前一黑就倒了。

    李凤歌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死硬派,不将其放倒别说去医院,就是出门都不可能。

    所以直接将其点晕安放床上,准备硬扛去医院。

    李母刘兰兰出来见此情况愣住了:“大毛子,你爸他……”

    “爸没事。”李凤歌打断道。

    李母刘兰兰点了点头,手里攥着存折脸上无比纠结。

    她一方面希望治疗自己的老公,就算不能治好延长生命也是好的。

    另一方面又想把钱留下来给儿子做学费。

    “大毛子!你爸这病我已经问过医生了,保守治疗一天的费用就要一千多,是个要钱的无底洞,要不算了吧!”

    李母刘兰兰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理杏与感杏不断冲突,最后理杏占据了上峰。

    “妈!你放心,爸这病是有办法的,现在先去医院控制病情,不求治好,让他好好活着就行。”李凤歌道。

    李母刘兰兰认真的看了看儿子,眼中透出泪花道:“妈知道你爸是绝症,治不好……”

    李凤歌打断道:“不用说了,听我的,先收拾东西。”

    他的语气透着不容置疑,快刀斩乱麻。

    李母刘兰兰此刻是六神无主的状态,家里的顶梁柱要倒已经没主见了,晚期的胃癌,而且到了淋巴转移的地步,全世界公认的绝症死症。

    ……

    “大毛子,婶子,你们这是干什么?”李山翻完地回来,手里提着几斤水果进屋了,看到李凤歌与其母正收拾家里的东西,愣住了。

    “是三子啊!大毛子说要把国栋送西川市第一肿瘤医院去,我收拾一下一起去。”李母刘兰兰抹干净泪痕,装作一点事没有的模样道。

    “哦!”李山点了点头道:“那你们这是马上要走?”

    “嗯!”李凤歌点头道:“马上走。”

    “那我让媛媛送你们,她有车,全程走高速很快。”李山道。

    他口中的媛媛全名叫李媛媛,比李凤歌大几岁,嫁给了西川市一建材公司的老板,家境优渥。

    “太麻烦了吧!我包车去一样的。”李凤歌道。

    “不麻烦,都是自家人别说那话,媛媛今天正好要回西川市,顺路。”李山拿出老人机,不由分说的给自己女儿挂了个电话,并简短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事毕,父亲李国栋由母亲照顾,住进了医院的病房,存折内有三万,理论上来说可以撑一段时间,实际上撑不了多久。

    西川市第一肿瘤医院是国家级的三甲医院,医疗技术与设备不说世界顶级,起码在国内是一流的。

    费用不同于母亲刘兰兰所说,一天一千多,而是根据病情来的,多的时候几千甚至上万,那点钱支撑不了多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