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无忧系统1.0

    随着李凤歌不断的写写画画,一个内外双圆的球体出现在本子上。

    这个系统跟阿牛那个系统的区别只是多了复合聚灵阵与引灵阵。

    复合聚灵阵,聚集灵气的效果要比阿牛那个好。

    引灵阵实际上是多重阵法组合出来的,它存在的目的就是自动化修炼《练气决》,自我解放。

    其它方面基本上一样,包括灵气洗练身体,强化肌肉等。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躺着不动就可以炼出完美身材,并综合提升自我的懒人系统。

    它没有任务模块,所以绝对实用,不坑。

    李凤歌将之命名为“无忧系统1.0”,在滴血认主后第一时间开启了复合聚灵阵与蕴神阵。

    前者聚集灵气,后者蕴养精神。

    复合聚灵阵开启,李凤歌整个人就好像一个超大号的磁铁,让周遭的灵气浓度超过其它地方两倍左右,阿牛那个初级聚灵阵只能做到一倍。

    他这个是复合版,自然要强力一些。

    “接下来就是修炼,试试自动修炼的效果怎么样先!”李凤歌自喃了一声道:“无忧!开启引灵阵,进行一档,一次自动修炼。”

    “叮!引灵阵群开启成功,一档一次开始!”一个不辨男女的机械音响起。

    首先,在阵法的作用下,微量的灵气强行摄入体内,迫使其在特定的经脉中铀行了起来。

    李凤歌有阿牛的前车之鉴,自然不想自己也经历那种生不如死的惨况,分了次不算,还把吸入灵气的量分了三个档次。

    第一档是微量,第二档是中量,第三档是大量。

    这么一来,经脉可以先从炼化微量灵气开始,让自己有个适应的过程。

    微量灵气按照《练气决》的方式,在经脉中持续不断的运行,遗憾的是尽管它运转了一个大周天,也有相当大一部分被身体吸收,却没能转化成元力。

    一缕也没有。

    “难道不能自动修炼?”李凤歌感觉系统没有问题,阵法的衔接近乎完美,能量回路或者说经脉的运转路线没有任何问题,是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的。

    “对了!运转大周天的时候,我的精神与意识没有加入进去,难道说因此没能将灵气烙上我的精神印记?”

    李凤歌拍了一下自己的头,立马分心二用再来了一次。

    果然,这次一个大周天下来,他获得了一缕元力。

    “开启引灵阵二挡,一次修炼!”

    一档微量灵气,身体的经脉完全可以承受,自然要加大功率,以最高效的方式修炼。

    “引灵阵群二档一次修炼开始!””

    系统回应了一声,复合聚灵阵吸引来的灵气钻入经脉中,开始进行大周天。

    这一次,李凤歌隐约感觉经脉有轻微的胀痛感,也就是说,他当前的身体是无法承受大量灵气在经脉中铀转的。

    强行铀转的话就不是胀痛了,一个不好就会经脉尽断。

    一个大周天下来,胀痛很快变成了舒爽,体内总共出现了两三缕元力。

    李凤歌若自己修炼是很难炼化出两缕来的,因为自身的资质实在是太差了。

    但通过‘引灵阵’控制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无视资质。

    经脉中铀转的灵气在阵法的作用下,可以无限补充,所以一个大周天下来,损耗了多少就会补充多少。

    加上引灵阵的组合阵法中有纯化灵气的小阵法,这才炼化出了几缕。

    当然,若是李凤歌的资质很好,一个大周天下来或许就不是炼化出一缕,有可能是三缕、四缕甚至更多。

    不过他当前已经知足了,只要开了头,以后可以慢慢来。

    元力是灵气的变体,也是一种能量,是能量就可以转化,若是可能。

    未来说不定可以直接倚靠符文阵法在体外炼化灵气,而后灌输给自己。

    那些小说中的系统,修为不是可以购买么,大体上应该是用了此类手段。

    “叮叮咚咚叮!”

    李凤歌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母亲。

    “大毛子!你那还……还有多少钱?”

    她叫着李凤歌的乳名,声音急促而压抑,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还有一点,怎么了?”

    “你给大毛子打什么电话,快挂掉,他打暑假工能有几个钱。”然而母亲还没来得急说什么,李父的声音便从电话那头响起。

    “你都这样了,他是你的儿……嘟嘟……”

    电话便被挂断,没头没尾。

    李凤歌见此,心中顿时不安起来,连忙重拨了过去,但这次母亲接电话后却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前面那个古怪的电话就好似一场梦。

    “不对劲!”李凤歌看着电话上的两次通话记录心中异常不安,决定回一趟老家。

    母亲不会前后变化那么大,一定出什么事了。

    他给阿牛发了一条信息,便直接去了车站。

    李家村,也就是李凤歌的老家。

    村子三面环山,空气清新,所有的人都姓李是同一个祖先。

    村中梯田一般的土地上,不少人在翻‘地瓜藤’(为了让地瓜长大个),翻土,干农活。

    “咦!三叔,你看看那人是不是李国栋家的大毛子。”一个翻着地瓜藤的妇女,看到李凤歌连忙对同样在干活的中年人李山道。

    “嗯?”李山闻言停下了动作。

    他抬眼看到水泥公路上的李凤歌,脸色一喜道:“大毛子!”

    “三哥!”李凤歌看到对方也是立马回应。

    李家村称呼上一直按辈分,所以尽管李山已有五十好几,他还是称其三哥。

    “大毛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怎么了?”李凤歌道。

    “你还不知道?”李山看了看对方,见其脸色平静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口道:“你还是先回家去看看吧!”

    “哦!那三哥你忙,有空来家里喝酒。”李凤歌客套了一声,这才快步回家。

    此刻他心里不安的感觉更加浓了,几乎是跑着回去的。

    “三叔!看样子大毛子不知道家里的情况哩!”妇女道。

    “回家就知道了,就是不知道他要怎么办了。”李山道。

    “那还能怎么办,好吃好喝过一天算一天呗,难道要因此耽误自己的儿子么?”妇女道。

    “哎!”李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手中的锄头抡起,继续翻还剩下一点点的地。

    “国栋,你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跟我说,不要舍不得。”李母刘兰兰,用复杂地目光看着自己的男人。

    “嗯!”

    李国栋轻应了一声,在床上翻过身去,眉头紧紧的皱着,双手捂在肚子上。

    眼角微微颤抖,很痛苦却没有呻吟。

    “你真的不准备告诉大毛子?”李母刘兰兰道。

    “告诉他干什么!”李国栋强撑着坐起来道。

    “医生说进行保守治疗……”

    “进行保守治疗也只能延长生命,还得躺在医院里半死不活的烧钱。家里什么情况你清楚,大毛子半工半读,手里能有几个钱。”李国栋强忍着疼痛打断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