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归来之七夕天变

    “我这是……回来了么?”

    李凤歌从床上起来,看着房中熟悉的摆设,连忙从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拿出了手机。

    按一下电源键,屏幕亮起。

    日期显示为公元2XX9年8月7日,也就农历7月7日,时间是20:20分。

    “叶娴接受罗家豪的花是十二点左右,后面我回家喝酒花了些时间,也就是说我在太瑶仙界度过了五年多,而地球只过去五个多小时!”

    他眼中透着惊喜大呼道:“太好了。”

    叶娴是李凤歌的暗恋对象,拥有黄金比例的身材,精致的五官,上身更是傲视群“雌”,是绝对的女神。

    他正是因为目睹暗恋对象牵手别人,这才借酒“消愁”,以示自己失恋。

    恋了分手叫失恋,暗恋的对象牵手别人……好吧!勉强、可能算失恋吧!

    而“消愁”的结果,自然是喝嗨,醉了。

    醒来后便成了太瑶仙界,凌霄仙宗一个机关师的儿子。

    而且在那个世界一呆就是五年。

    那五年他学基础炼器、学基础符文、学基础阵法等等,不敢让自己有半点松懈。

    因为一旦松懈,就会想家,想父母亲人、朋友……就这么生生把前身都不会的初级机关术给学会了。

    至于是怎么回来的,李凤歌当前也很疑惑。

    他唯一记得的,就是在寻找机关材料的时候,踏入了传说中的‘古源禁地’,然后被一团金光砸中回来了。

    要问金光是什么?李凤歌表示自己也很懵圈。

    “叮叮咚咚叮……”

    就在他思绪万千的时候,电话响了,来电显示为阿牛。

    刚刚回来就接到好基友的电话,心中没来由的一暖。

    “喂……”

    “凤歌!快出来看好戏。”电话才接通,阿牛就急急忙忙的说出了这么一句。

    “什么好戏?”

    “快点出来,我在老地方等你。”阿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也没有说明是什么好戏。

    “老地方!”

    李凤歌呢喃了一声,脑海中五年前的记忆涌了上来。

    阿牛说的老地方就是星桥区以北的铁桥,离他租住的地方不远。

    铁桥是一条跨越竹溪河的铁路桥梁,全桥长1970.46米。左邻江滨公园与西川大学,右邻近星桥市场,过桥则可以进入西川市中心。

    “这里!”李凤歌才到铁桥,铁桥下的水泥河堤上就有一个人在喊。

    这个人不高不瘦,眼睛很大,眉毛很浓,唯一的缺陷是长了一个塌鼻子。

    上身穿着长袖衬衫,下身却配着一条四角沙滩裤,打扮不伦不类,不是别人正是阿牛。

    “干什么啊,风风火火的。”

    “你走到这里也要几分钟,就没有抬头看过吗?”阿牛摸了摸塌鼻子,指着天空道。

    “抬头看什么?”李凤歌说着便抬起了头。

    西川市是一个重工业城市,天空一年四季都是阴沉沉的,很难看到星星。

    但是今天,夜空像刚被洗刷过一样,蓝幽幽的,点点碎金镶嵌在上面灼灼生辉。

    七夕节的代表,牵牛星与织女星之间更是出现了一道足有大腿粗的粉色线条。

    “没见过吧!”阿牛指着夜空中那道粉色线条道。

    “是什么东西?”李凤歌问道。

    “不知道。”阿牛摇了摇头,拿出手机打开新闻网页道:“网上都在说这个,那条线开始的时候只有头发粗,要通过天文望远镜才能看清,而现在已经有大腿粗了。”

    “你是说它在变大?”李凤歌连忙凑近,看起了对方的手机。

    这是逗比版的新闻。

    这是“砖家”版。

    这是有料版。

    这是官方版。

    ……

    李凤歌抢过阿牛的手机,点开官方版,遗憾的是官方版就一句话,下面……下面没有了。

    二者关注手机上的新闻,而夜空中的“鹊桥”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很快就笼罩整个世界,看起来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就在此时。

    李凤歌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突然咬破手指喝道:“天罡为引,浩瀚太虚,聚!”

    他指尖一滴鲜血散开,随着手指的挥动,空中凝聚出了一个血红色的奇异图案,持续了三秒左右才缓缓消失。

    “卧草!凤歌,你什么时候学会英叔那一套的?”阿牛是英叔忠实的粉丝,《僵尸道长》之类的电影虐他千百遍,他却待其如同“初恋”。

    自然下意识的就认为这是茅山符箓之类的手段。

    “阿牛!快,快跟我回家。”李凤歌没有管对方那一脸的惊奇,而是有些慌张的扯着对方往家里跑。

    “干什么?”阿牛道。

    “别废话,跟我走就是了。”李凤歌神色有些慌张,扯着对方往家里狂奔,

    他穿越到太瑶仙界五年,本身还是凌霄仙宗一个机关师的儿子,自然会一些特殊的手段。

    二者才刚刚到家,外面却无声无息的起雾了。

    一开始,这些雾是粉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成了原谅色(绿色)。

    “怎么可能!”李凤歌看着窗外的变化,惊讶极了。

    “怎么了?”阿牛一脸蒙圈的询问道。

    李凤歌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有没有带玉饰?”

    阿牛摸了摸胸口的玉制吊坠道:“你要干什么?”

    “给我用一下。”李凤歌不等其答应便直接开抢,而后再次挤出一点鲜血,小心翼翼的在玉制吊坠上抹出了一个奇异的符号。

    “天罡为引,浩瀚太虚,启灵!”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鲜血凝成的奇异符号隐入吊坠内,像一条红色的缩微鲤鱼在畅游一般。

    “阿牛!来,我们去外面。”

    李凤歌拿着吊坠,便一马当先走入原谅色的雾气内。

    “问什么都不说,你以为你‘英叔’附体就牛叉了。”阿牛吐槽了一句后,快步跟了上去。

    “不对,太不对了。”李凤歌持着玉坠,说着不对,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丫的!神神叨叨半天,你什么鬼都不说,你到底想咋滴?”阿牛大声道。

    “我还没弄清楚,等我弄清了再跟你解释。”李凤歌说完,再次虐待起那根受伤的手指,挤出一点鲜血,喝道:“天罡为引,浩瀚太虚,聚!”

    鲜血直接掉落在地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说不通,完全说不通。”李凤歌喃喃自语道。

    “虽然不知道你在干嘛,但穷则变,变则通。没有什么说不通的。”阿牛道。

    “变则通,对……就是变则通。”李凤歌看了看自己那已经被虐了几次的手指,盯着阿牛道:“牛哥!你能不能帮个小忙?”

    “什么忙?”阿牛下意识的就往后面一退,把菊花要害保护了起来。

    李凤歌见此,没好气的道:“你护个屁啊!我是直的,不是弯的。对你没想法。”

    “那就难说了,我听说你暗恋的‘叶娴’今天中午跟了罗家豪,谁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因此换口味,这风险不能冒。”

    “捏!”李凤歌亮出中指,表达了一下自己的问候,然后认真的道:“别闹了,我在弄正事,你借我点血,一点点就好。”

    “不行!我的处男之血只能献给老婆,我要保卫自己的贞操。”阿牛说着就毅然决然的跑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