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零五章 能有陆鸣十分之一优秀就好了。

    天都市。

    某处。

    陆鸣与白衣打手对峙。

    空中数十张原卡闪耀,充满肃杀之意!

    “叫不叫?”

    陆鸣嘴角扬起一丝弧度。

    毫无疑问,当剑卡师协会的外卖大军赶来的时候,他就是这条gai上最靓的崽!

    “……”

    对面沉默。

    刷!

    白衣打手迅速掏出一张卡牌。

    嗯……

    逃命卡。

    “咔!”

    他正要捏碎,一个原卡瞬息闪过,将他手中的卡牌直接拍飞!开什么玩笑!数十张六星原卡盯着你!

    会给你机会逃?!

    如果你是自己的能力也就算了,卡牌你还想用?

    可笑!

    嗡——

    嗡——

    原卡闪烁。

    数十张原卡再次逼近,将白衣打手包围。

    “跪下!”

    陆鸣冷声道。

    对于这种接打人任务的人,必须给一个教训,就算不是暗杀,但是在城区内,打人也是犯法的!

    “揍丝!”

    张扬也兴奋起来。

    终于……

    终于抓到一个打他的人了!

    前面几次,他被打的时候,连人都没有看到!

    但是现在……

    哼哼!

    “a爸爸!”

    张扬兴奋的喊道。

    陆鸣“……”

    你知不知道能听见的只有后面两个字的时候会很尴尬?

    算了。

    大体意思反正都知道。

    嗯……

    陆鸣看向前方。

    那里。

    被原卡包围的白衣打手一片沉默。

    许久。

    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传来,“叫、叫叔叔行么?”

    刷!

    周围瞬间安静了

    陆鸣“……”

    “小孩鸡?”

    张扬也有些错愕。

    “口罩摘下来。”

    陆鸣说道。

    “是。”

    白衣打手老老实实把口罩摘下来,露出一个略显稚嫩的面容,这打手竟然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真小毛孩?”

    陆鸣惊了。

    “我不是小毛孩!”

    白衣少年愤怒,“我十六岁了!我成年了!毛也长齐了!”

    “所以……”

    陆鸣回过神来,“为什么做这个?”

    “我为什么告诉你!”

    白衣少年扭过头。

    “因为你打不过我。”

    陆鸣笑眯眯看着他,“你的环境卡效果已经没了,我手机也有信号了,你的模样我也拍下来了,你要是不老老实实交代,我就报警,让你家长去看守所找你,不,我干脆通缉你算了……”

    “???”

    白衣少年脸一黑,这都什么人!

    通缉……

    他顿时蔫了。

    他就是挣点外快而已……

    “过来。”

    陆鸣冷声道。

    “是。”

    白衣少年老老实实过来了。

    “知道会害死人不?”

    “不会,我只打人。”

    白衣少年很委屈,“打人的单子很便宜的,暗杀的那种单子很贵的说……我要是有那本事就不做这个了。”

    陆鸣“……”

    雾草!

    还有道理!

    竟然无言以对!

    “两种单子差距很大?”

    陆鸣下意识的问道。

    “嗯。”

    白衣少年老老实实回答道,“接暗杀单子的都是真正的大佬,我们这种接打人单子的一般都是刺客实习生或者各种兼职赚外快的,挣得就是一个苦力钱,我有一个朋友,他每次接打人的单子,都是硬打……”

    “硬打?”

    陆鸣疑惑,这什么魔鬼词语?

    “呃——”

    “就是看见目标直接冲上去糊脸。”

    白衣少年解释道,“基本上,他打人家一拳,就会被打个四五拳……不过一般这样也算是任务完成。”???

    陆鸣惊了。

    雾草。

    原来你们都是这么完成任务的?!

    不过,这么说的话……

    “还真是苦力职业啊!”

    陆鸣惊叹。

    “是的!”

    白衣少年也很委屈,“我们培训的老师说,我们其实也算是蓝领行业……”

    “滚!”

    陆鸣脸一黑。

    蓝领你妹啊!

    少特么给人家蓝领抹黑!

    “知道你这个违法不?”

    陆鸣将这货撸过来。

    “知道。”

    白衣少年老老实实。

    “那你还干?”

    “他们说只要不被抓住就行……”

    “废话!”

    陆鸣没好气的说道。

    不被抓住……

    你特么在市区打人,可能不被抓住么?!不过,看这货出手,明显没有前几次打张扬的人熟练。

    嗯……

    新手啊。

    “兼职?”

    陆鸣问道。

    “嗯。”

    白衣少年弱弱的说道,“高考完了,出来暑期打工。”

    陆鸣“……”

    真特么会选职业啊!

    高考生啊……

    张扬也是露出羡慕的神色。

    当年自己考完了也去打工来着!

    记得当时自己的工作是每个酒店挨个发小卡片,每日和执法者周旋,也是刺激又冒险的工作!

    真是令人怀念啊……

    好的。

    白衣少年身份实锤了,那么,问题只有一个了。

    “你这样能挣到钱?”

    陆鸣很惊奇。

    真的。

    一张六星顶级环境卡就是天价吧,你接一次一次滴滴打人才多少钱?怕是一百次都不够本吧!

    “能啊。”

    白衣少年振奋,“打一次人好多钱呢!”

    “六星卡呢?”

    陆鸣惊了。

    “那不算,那是我爸的。”

    白衣少年理所当然的说道。???

    陆鸣半天没回过神来。

    许久。

    他才理清楚这里面的关系,卡是爸爸的,所以不算钱,消耗了消耗了呗,自己挣得才算是钱……

    雾草。

    好严谨的逻辑!

    少年你这是洗钱你晓得不……你爸爸知道了会打死你的!你以为你是捉妖记啊!居然敢这么玩?

    “我还有一个问题。”

    陆鸣很是疑惑,“你为什么不直接把环境卡卖了?”

    刷!

    周围一片沉寂。

    哎?

    白衣少年明显陷入了沉思,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卖掉了以后,就说自己消耗了就可以啊!嗯……这么想的话,不光卡可以卖啊!爸爸的卡牌、爸爸的游戏、哦对,还有妈妈的化妆品也可以!

    嗯……

    就说自己女装用掉了!

    听说现在女装大佬于网上很火,不会被歧视的!反正自己只是找个借口而已!那些化妆品应该很值钱的!

    嗯……

    白衣少年开始发散思维。

    这么想的话……

    爷爷的酒柜好像也……

    咦?

    外公的书柜也吃灰很久了……

    他眼前闪起了无数小星星,感觉自己白手起家创业成功的机会就在眼前了,那么,卖给谁呢?!

    他记得书本上写过,这玩意叫渠道!

    渠道就是金钱!

    自己一个学生哪来的渠道?

    嗯……

    有了!

    收购二手的都有骑车的,自己也可以啊?

    他已经想好了,只要回到家,就雇一个小三轮,把那些东西全部放上去,然后弄一个那种大喇叭,自动循环“出售卡牌、化妆品、红酒、藏书,先到先得,暑期大促销,卖完为止。”

    完美!

    想想就好刺激!

    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创业呢!

    哼!

    那些所谓的开公司的都要几十万资金呢,自己可是真正的白手起家!

    他觉得。

    自己的创奇之路可能要开始了……

    而就在这时。

    啪!

    一声巨响。

    陆鸣一巴掌糊在他脑袋上。

    “干嘛?”

    白衣少年愤怒的抬起头,自己的美好未来就这么被打断了。

    “你想什么呢!”

    陆鸣狐疑的看着这家伙。

    十五六岁什么概念?

    初三!

    这种年纪的孩子,脑回路都异于常人,刚才这小家伙眼中闪过的光芒,让陆鸣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妙。

    “就是一点创业的东西。”

    白衣少年小声说道,不过他很快兴奋的看着陆鸣,“你也是制卡师啊!我这里有卡牌,你回收不?!”

    陆鸣“……”

    这画风他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你看!”

    白衣少年掏出几张卡,竟然清一色的六星,几乎都是那种很强大的能够增幅能力又消耗很低的卡牌。

    这一看就是亲爹准备的!

    陆鸣仅仅扫了一眼,就是心神一震。

    这些纹路……

    “制卡宗师!!!”

    小小剑也吓出来了。

    七星!

    宗师!

    这绝壁是七星以上制卡师才能做出来的!还必须通过宗师级的考核,才有可能做出这种缜密的纹路!

    这些纹路……

    “抢了!抢了!”

    小小剑兴奋,“研究这些纹路,能大幅度提升我们卡牌的研究!日光卡、鬼火卡、搬家卡的研究都能大幅度提升!”

    “……”

    陆鸣脸一黑。

    抢你妹啊!

    抢了不怕被宗师搞么?!

    这种跟自己一样善良单纯又脑回路惊人的少年,很明显是在家庭溺爱的环境中长大的,你敢惹?!

    “灭口!灭口!”

    小小剑兴奋异常。

    “滚!”

    陆鸣毫不客气的将这货塞起来。

    然后。

    他转过身看向白衣少年,微微一笑,“孩子,你都五星了怎么还这么弱?我四星可就打败盐酥鸭了。”

    “啊?”

    白衣少年大惊,“你就是打败严苏雅的那个人?”

    “当然。”

    陆鸣笑而不语。

    “原来是你!”

    白衣少年兴奋,“你、你怎么会这么强大!”

    “想知道吗?”

    陆鸣露出鬼父般慈祥的笑容。

    “想。”

    “来,这边走,我们深入♂交流……”

    ……

    而此时。

    某处。

    一位中年人目视苍穹,竟露出一丝笑容,“他竟然遇到了那孩子。”

    “谁?”

    他身边夫人问道。

    “陆鸣。”

    “哦?”

    夫人有些惊讶,“就那个连第一学院教导主任都夸赞他善良杏格好天赋强又颜值高的孩子?”

    “嗯。”

    中年人笑道,“不光是教导主任,我前些天与天都市作战部部长聊过,他对这孩子也是评价极高!”

    “应该的。”

    夫人莞尔一笑。

    其实想想也是。

    一个年纪轻轻就自创协会,引起一次次轰动,甚至以四星实力就击败了严苏雅的孩子,怎会是一般人?!

    勤奋!

    天赋!

    颜值!

    这孩子拥有所有人羡慕的一切,却如此低调,这样的孩子,比那些高调的明星修炼者要强大太多!

    “如此我就放心了。”

    中年人一声叹息。

    儿子思维欢脱,教育是个大问题,他一直很担心,现在遇到了一个榜样,也算是一件大好事。

    他要求不高。

    能有陆鸣十分之一优秀,他就很满足了。

    不过。

    陆鸣的话……

    “他姐姐似乎是陆颜?”

    中年人想起来了。

    上周,陆颜似乎还来过一趟。

    “那你还拒绝了人家。”

    他夫人没好气的说道。

    “无妨。”

    中年人笑笑,“应该还来得及。”

    ……

    而此时。

    某处。

    剑光闪烁。

    陆颜行走虚空,万剑跟随。

    “嗯,不错。”

    秋书仪满意的点头,“应该可以开始了,只是可惜,那位宗师的卡牌没有求到,不然的话……”

    她很是遗憾。

    这次去遗迹之中,也是充满风险。

    尤其是涉及到陆颜,她更是担心了,所以才四处游走,想要给小颜颜多争取一点保护的东西,可惜……

    最终还是失败了。

    那位宗师据说制卡任务已经排满……

    “无妨。”

    陆颜自信。

    对她而言,一把剑,足以!

    所谓卡牌、所谓辅助,终究不过是锦上添花!有或者没有,差距不大,她陆颜也从未真正怕过什么!

    而此时。

    远处又是两人走来。

    一名老者带着他的徒弟飘然而至。

    “你们没有卡牌护体?”

    他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陆颜,“那地方情况太过特殊,唯有卡牌护体,方能发挥出最强大战斗力,你……”

    旋即。

    老者看了一眼秋书仪,一声叹息,“莫要毁了人家陆颜。”

    “……”

    秋书仪顿时有些火气,年纪大了不起啊!我胸还大呢我说什么了么!

    忽然。

    一只温暖的手拉住她,陆颜走上前来,对老者说道“前辈,我不需要的。”

    “……”

    那位前辈只是摇头。

    他并无恶意,只是感觉陆颜如此惊人的天赋,却跟随秋书仪这样一个另类,未免太过可惜了。

    “……”

    秋书仪沉默。

    徒弟们有竞争力,师父自然也有。

    陆颜天赋太过耀眼,那些绝代强者也纷纷出现,一度让秋书仪自己都怀疑,是否真的耽误了陆颜……

    我……

    真的错了吗?

    忽然。

    身边传来熟悉的温暖。

    “师父。”

    “此生有你陪伴,我很开心。”

    陆颜平淡的说道。

    “谢谢。”

    秋书仪心中一股暖流涌过。

    “……”

    那位前辈只是摇头叹息,多好的徒弟啊!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先发现陆颜呢?!可惜了啊!

    然而。

    就在这时。

    一束流光破空而来。

    一张卡牌悄无声息的落到陆颜面前,最有趣的是,这卡牌之上,竟然还携带着一张极为特殊的卡牌!

    “这是……”

    众人心神一颤,竟是那位制卡宗师的卡牌!

    “哎?”

    秋书仪有点懵。

    不对啊。

    自己带着陆颜去过,根本连人都没见到……

    刷!

    卡牌悬浮落到陆颜面前。

    陆鸣有些好奇的打开,那张特殊的卡牌就这样安静的落在她手中,显然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卡牌!

    “代我向令弟问好。”

    一道意念传入陆颜意识海中。

    弟弟!?

    陆颜惊讶。

    “你竟求到了这张卡!”

    那位前辈惊叹,很认真的看了一眼秋书仪,微微点头,算是认可,“能做到这一步,你算是合格了。”

    说罢。

    他送徒弟离开。

    那地方已经开启,该是进去的时候了!

    原地。

    仅留下秋书仪和陆颜面面相觑。

    “这张卡……”

    秋书仪疑惑。

    “那位宗师说代他向陆鸣问好。”

    陆颜惊叹。

    竟是因为弟弟么?

    是啊,他如今也是堂堂协会会长了,再也不是那个光着屁股晃着追着自己跑的小毛孩了。

    “他长大了。”

    陆颜微笑。

    “……”

    秋书仪眼中闪过惊奇之色。

    陆鸣……

    竟已经成长到这一步了吗?

    她记得第一次见到陆鸣,是在月影传承之外的遗迹岛屿,小伙子看到自己还面红耳赤,那样的局促不安……

    未曾想。

    他现在竟已经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了!

    “师父,我过去了。”

    陆颜看向远处。

    那个地方已经开启了,她要走了。

    “加油!”

    秋书仪鼓励。

    “嗯。”

    陆颜飘然而去。

    秋书仪远远看着,竟有些怅然。

    七星以上的世界,也没有那么简单,大家实力都很强,你要别人帮你,就得需要维持社交……

    这次就是如此。

    那位宗师级制卡师战斗力很强吗?

    不见得。

    可是当你需要卡牌的时候,就需要主动联系人家定制,她这种咸鱼死宅修炼者,就连面都见不到!

    她是七星,可也是一个死宅,让她修炼可以,但是出去跟其他修炼者交流……

    想想就头疼。

    现在。

    陆颜修炼越来越快了,当不再自爆的时候,陆颜的修炼速度已经无人能挡,一路炸穿,直逼七星!

    而自己呢?

    到时候还如何帮助她?

    或许。

    是该改变了。

    许久。

    她深吸一口气,打开通讯仪。

    “陆鸣,在吗?”

    “秋前辈好!”

    “是这样的,你可不可以教教我,如何跟其他修炼者相处?”

    “哎?”

    “我最近听很多人,甚至是身份不俗的前辈们说起你,就连作战部部长和第一学院教导主任都跟你关系不错,所以,我想问问,如何跟其他修炼者保持不远不近又可以互相帮忙的朋友关系?”

    “哎?”

    陆鸣彻底懵逼了。

    真的。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刚回到家接到的消息,就是——如此魔鬼的问题!

    如何维持关系?

    作战部部长?

    教导主任?

    陆鸣仔细想了想,怎么也觉得他们不像是关系很好……

    →→

    秋书仪前辈在嘲讽?

    不。

    陆鸣仔细看了看,惊奇的发现,这些提问,居然是真的!

    也就是说。

    他。

    陆鸣。

    一个初入五星的修炼者,现在正式接到了我们七星以上超级天才秋书仪前辈提出的心理健康问题!

    嗯……

    陆鸣沉吟片刻。

    “秋前辈,你擅长干什么?”

    “看剧、上网。”

    “不不不,我说和修行有关的。”

    陆鸣大汗。

    “修行有关的话……”

    秋书仪想了想,很干脆的回复道,“砍人。”

    陆鸣“???”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