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章 这就是你的极限吗?

    清明市。

    废墟。

    一个年轻人按照指示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天星阁的老头还不算坑人。”

    年轻人一声叹息。

    那么……

    走还是留?

    他清楚,眼下的废墟一片混乱,若是浑水摸鱼,或许能够得到更多,但是也要冒更大的风险!

    更何况……

    算了。

    年轻人微微摇头。

    刷!

    他摊开手,手中出现一个叠好的纸飞机。

    “走吧。”

    他对着飞机哈哈气,丢了出去。

    咻!

    纸飞机穿梭流光。

    带着年轻人一起消散在虚空之中。

    ……

    某处。

    一少年游走废墟。

    他背后的长弓闪烁着熠熠光辉。

    他清楚。

    老家伙的交代,是拿到东西,立刻离开!这叫生死之中寻找大机缘!找到了,就必须得离开!

    清明市这趟浑水,不是他可以趟的。

    “该走了。”

    少年起身。

    只是。

    嗡——

    一道气息若隐若现。

    少年停顿,目光看向藏宝阁废墟的方向,一声叹息。

    陆鸣……

    是的。

    那是陆鸣的气息。

    他犹豫了。

    他终究欠了陆鸣的人情,陆鸣当时救了他一名……

    他一直想着偿还陆鸣,只是,他从未想过,当初二星时候被陆鸣救下来的恩情,要在这满地六星的地方还!

    “陆鸣的人情,不好还啊。”

    少年一声叹息。

    刷!

    他起身,走向藏宝阁的方向。

    再难还,也得还!

    ……

    而此刻。

    废墟之中。

    重启大阵崩坏后的废墟,大概分为四个区域,藏宝阁废墟、神兵阁废墟、御兽阁废墟、清风阁废墟。

    神兵阁废墟,以执法者为首。

    清风阁废墟,以灵术师为首。

    御兽阁废墟,现在全是灵兽。

    藏宝阁废墟……

    就成了他们抢夺之地。

    陆鸣让小小剑化作幽芒,暗中引诱他们过来,在这里厮杀,将这所谓的机缘,变成了真正的战场!

    藏宝阁废墟,一片血色!

    他们或许没看出来,又或许看出来了,却根本不在乎!

    全放到一起?

    他们更高兴!

    ……

    轰!

    一声巨响。

    李渐离将一个修炼者击杀,目光冷漠,恐怖的能量将对面所有人贯穿,那些手持神兵的修炼者一个没逃过。

    噗!

    噗!

    血光四溅。

    这些人以为夺了神兵就能够反抗他们了?

    真是可笑。

    灵术师一脉的强大,远远超乎你们的想象!

    许久。

    这藏宝阁废墟只剩下他们。

    “我们赢了……”

    “是的。”

    “灵术师一脉,终于可以流传下去了……”

    李渐离欣慰。

    虽然过程艰难,但是终归结果是好的。

    他们赢了。

    只要干掉剩下的散修以及陆鸣,他们就可以顺利离开,伪装成这次修炼中获得机缘的修炼者,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

    就在这时。

    一个诡异的波动出现。

    “谁!?”

    李渐离等人骤然惊醒。

    远处。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小白?”

    “在呢。”

    “埋了。”

    “好的呢。”

    ……

    轰!

    一阵剧烈的轰鸣。

    一群群诡异的能量牛从远处崩腾而来,将附近所有区域笼罩,将一片血色的藏宝阁区域彻底淹没……

    淹没……

    轰!

    轰!

    大地震颤。

    藏宝阁区域彻底崩塌!

    咔!

    咔!

    地面崩裂。

    所有人坠落深渊,海量的废墟覆盖……

    然而。

    就在这时。

    一道道身影却在虚空中悬浮,陆鸣目光扫过,赫然发现,竟然是附身到李渐离身上的那个人!

    嗡——

    嗡——

    淡淡风力浮动。

    他竟然连带着几个人一起悬浮空中!

    风元素……

    陆鸣眼睛骤然一眯。

    想出来?

    哪有那么容易!

    刷!

    陆鸣抬手就是一翻,体内一颗饱满的五星职业核心出现在那些人上空,轰然自爆,巨大的冲击绽放。

    轰!

    刚被李渐离扶起来的人瞬间被冲入地下。

    “该死!”

    李渐离见状不妙,周身风力大作,浮空而起。

    刷!

    他飞入空中。

    这才发现方圆数百米竟都崩裂,根本无处可站,他在空中借用风之力量漂浮,这才稳住身影。

    对面……

    陆鸣和小姑娘,脚下光辉闪烁,同样在悬浮。

    “陆鸣!”

    “是你!”

    李渐离杀意大盛。

    “你好。”

    陆鸣微微一笑。

    “幼稚!”

    李渐离愤怒,“你以为这种手段能杀的了他们?!你就算拆了清明市,他们也不过是被你困在里面而已!”

    太幼稚了!

    这种愚蠢的战斗方式……

    真的是……

    他肯定,那些坠入地下的六星,没有一个会死!

    一会他们就爬出来了!

    这样有什么意义?

    怎会有人战斗如此幼稚!

    这一刻。

    他感觉自己被羞辱了……

    “困住就够了。”

    陆鸣耸耸肩。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能战胜所有人,眼下,既然李渐离他们获胜了,那么,他只需要战胜李渐离就够了。

    “你在找死!”

    李渐离眼中寒光闪过。

    很好。

    既然只剩下陆鸣和他,就由他来结束这一切吧……

    轰!

    他体内恐怖的元素之力凝聚。

    他身为灵术师,自然不仅仅只会风元素一种,哪怕维持这悬浮的力量,也能让陆鸣身死魂灭!

    “区区一个四星……”

    他杀意凛然。

    轰!

    一股滔天之力涌现。

    六星高阶!

    这就是李渐离如今的实力!

    而身为灵术师的特殊身份,又让他战斗力更强!单单他现在展现出来的威能,就已经超过寻常六星高阶!

    这是……

    六星巅峰!

    完全状态的李渐离,竟如此强大!

    轰!

    恐怖的气息绽放,在堪比六星巅峰的威能之下,陆鸣犹如大海中的一页小舟,羸弱而又渺茫……

    “这家伙居然这么强?”

    陆鸣心神凛然。

    如此,看来要拼命了!

    刷!

    他掏出了一些卡牌。

    “死吧!”

    李渐离抬起手,森冷的气息伴随着灵术师的强大力量砸来。

    然而。

    就在这时。

    一抹流光骤然穿梭虚空。

    咔!

    一声脆响。

    李渐离的能量护盾出现裂痕。

    “什么人?!”

    李渐离震怒。

    他能感觉到这股力量并不强大,没想到,除了陆鸣这个蝼蚁之外,还有人敢如此羞辱自己!

    刷!

    他刹那将修复裂痕。

    咻!

    咻!

    一支利箭骤然射向脚下的能量盾。

    他挥挥手,冷漠的挡住,看向那不远处出现的少年,刚要出手,却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危机感袭来。

    咻!

    那射向能量盾的利箭依然没有伤害。

    可是。

    就在那利箭袭来的瞬间,轰然炸裂开来,将周围的所有能量崩乱,尤其是——风元素的力量……

    “不好!”

    李渐离身子一歪,竟掉入坑中。

    隐约中。

    他似乎听到少年的声音。

    “射鸟,我可是专业的!”

    ……

    “夏宇?”

    陆鸣有些惊喜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你怎么来了?”

    “机缘。”

    夏宇只是拍拍长弓。

    “不错。”

    陆鸣惊叹,这长弓一看就是那种强14的牛逼装备,跟那些修炼者争夺的妖艳贱货完全不同。

    想了想,他又将卡牌收起来。

    “走吧。”

    “这几个家伙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出来了,我们先离开。”

    陆鸣说道。

    “好。”

    夏宇微微点头。

    这地方太过危险,还是先离开微妙。

    只是。

    他们刚准备离开。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陆鸣心神猛然一阵,看向脚下的缝隙之中,那声音,竟然是刚刚掉落下去的李渐离的声音

    摔死了?

    这怎么可能?

    虽然夏宇临时崩坏元素之力,让他失控,但是李渐离终究是六星灵术师,照理来说,根本不可能受到伤害!

    除非……

    “小心!”

    陆鸣拉着小白迅速后退。

    咻!

    咻!

    寒光闪烁。

    那坠落的地下坑洞,一道道黑色身影爬出。

    他们手持神兵,插在地裂的岩壁上,身影矫健,宛若猿猴,连续数次,不断穿梭,回到地面之上。

    执法者……

    “竟然是你们!”

    陆鸣心中微沉。

    “这话该我说才对。”

    那手持长枪的年轻人也很意外,“我在等着幕后真凶现身,在等着策划这一切的人,未曾想……”

    “竟然会是你”

    “很有趣,不是吗?”

    年轻人露出残忍的笑容,“你不会以为,我们跟这些睡了一千年,脑子都瓦特的人一样什么都看不出来吧?”

    “你的计划很幼稚。”

    “真的。”

    “无非就是想渔翁得利。”

    “可惜,你忽略了一件事,我们执法者,每一个人,我都安排了任务,每一个人都有编号!甚至,还有人埋伏在那群修炼者中,懂了吗?你所谓的计划,在我眼中,就跟幼儿园的笑话差不多……”

    “所以。”

    “我安排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让伪装成修炼者的人,跟我们的人自相残杀,装死,然后看看,幕后真凶到底是谁……直到你的出现。”

    “还有……”

    “你这埋人的战斗方式,更幼稚!对我们而言,更像是一场笑话。”

    年轻人玩味的看着陆鸣。

    是的。

    计划很幼稚。

    埋人更幼稚。

    可是当他看到只有陆鸣一个人策划的时候,就不会这么想了,一个四星,算计一群五星六星……

    这家伙……

    年轻人竟有些忌惮。

    尤其是,此人还是陆颜的弟弟。

    起身。

    他抬起手中长枪,对准陆鸣,“臣服或者死。”

    “我还有臣服的机会?”

    陆鸣惊了。

    “当然。”

    年轻人神色沉稳,“执法者也需要新鲜血液,尤其是我们这些人。你的阴险、你的狡诈、你的无耻,我很欣赏。”

    “……”

    陆鸣沉默。

    甘梨娘!

    有你们这么招人的吗?

    “我以为你会说,你的颜值、你的天赋、你的杏格,我很欣赏。”

    陆鸣叹口气。

    “……”

    年轻人顿了顿,赞叹的看了陆鸣一眼,“你看,我就欣赏你这份无耻。”

    陆鸣:“……”

    彳亍口巴。

    你们这样是招不到人的……

    刷!

    陆鸣掏出了卡牌。

    “呵。”

    年轻人并不意外,既如此,那就去死吧。

    轰!

    他周身气息骤然爆发。

    恐怖的威严瞬间席卷周围所有人!

    六星巅峰!

    又一个六星巅峰!

    刷!

    他眼中寒光闪过。

    对于陆鸣这样的人,他从来不会小觑,所以出手就是全力,那恐怖的威能,伴随着那惊天的一枪捅出!

    轰!

    虚空震颤。

    陆鸣感觉到一股森冷的寒意扑面而来。

    这就是六星巅峰么?!

    那么……

    战吧!

    陆鸣浑身火热。

    他也想看看,如今的自己,极限战斗力到底在哪里?!

    “夏宇,保护小白。”

    陆鸣沉声说道。

    “小小剑。”

    他心中默念。

    刷!

    小小剑回归。

    两张月光卡瞬间增幅,涌入自身提升!

    光盘意念叠加!

    十万能量引爆!

    陆鸣瞬间进入人剑合一的状态,将自身的能力和小小剑都推到了巅峰,毫不犹豫的释放出了最强杀招!

    刷!

    金芒闪烁。

    嗡——

    周围的时间似乎定格。

    嗖!

    嗖!

    金色卡牌后来居上。

    它从陆鸣手中释放,在周围的那些冲过来的修炼者身上扫过,又从眼前刺过来的长枪之上掠过……

    嗯?

    年轻人敏锐的感觉不妙。

    刷!

    长枪挑起。

    他想要强行拦住原卡,然而……

    嗖!

    原卡划出Z字形轨迹闪过长枪的攻击,宛若一道闪电,在虚空闪烁,又出现在年轻人的身边。

    刷!

    金色光辉闪烁。

    原卡回归!

    “结束了……”

    陆鸣脸色有些苍白。

    这已经是他现阶段所能使用的最强威能了!小小剑优化十万能量释放双层月光卡叠层人剑合一意念增幅闪电斩!

    如此……

    该结束了吧?

    不远处。

    那些修炼者袭击的身影骤然僵硬,一些修炼者脖子间骤然闪过一丝血线,血液喷涌,当场死亡……

    是的。

    神兵加强了他们的实力!

    哦。

    或许加强了整整一个境界!

    可是,他们自身仍旧只是五星,面对陆鸣这种无视防御的闪电斩……神兵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躲不过,只有死!

    噗!

    噗!

    血液喷涌。

    陆鸣下意识的看向那名六星巅峰,那个最强的年轻人,他实力最为强大,堂堂六星巅峰,他才是陆鸣最担心的人!

    那家伙……

    陆鸣目光凝聚,他清晰的看到,那年轻人挡不住自己的闪电斩,脖子上的血痕开始喷涌鲜血!

    赢了!

    陆鸣心神一颤。

    他居然赢了!

    他居然打过了六星巅峰!

    他居然走到了这一步。

    陆鸣心中狂喜。

    然后。

    下一秒。

    他就看到那年轻人无视了自己正在喷血的脖子,反而饶有兴趣的看向陆鸣,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陆鸣……”

    “这就是你的极限吗?”

    咯噔!

    陆鸣心中一沉。

    这家伙……

    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