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不愧是大师弟子!

    清明市。

    店铺。

    陆鸣看看他们的讨论,有些汗颜,都是好孩子啊。

    嗯……

    最主要的是……

    有钱。

    他刚才翻到一个帖子,是赵云山开的,上面写着:关于剑卡师协会选址……是的,这货在推动剑卡师协会的实体化!

    有钱真棒。

    “我要是跟着这样的主人就好了。”

    小小剑充满羡慕。

    你瞅瞅人家赵云山!

    刚才它可是看到了赵云山的帖子,人家培养灵体,用的都是最好的东西!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

    它呢?

    唉。

    真是同灵不同命啊!

    陆鸣:“……”

    他默默在网购的小皮鞭上加了个备注#加急#。

    ……

    剑卡师协会的事情,陆鸣没有干涉,这些弟子都有了自己的道路和研究方向,或许会有更好的未来。

    “大家都在努力啊。”

    陆鸣感慨万千。

    “是啊。”

    小小剑附和。

    除了你,其他人的确都在努力。

    ……

    忽然。

    轰!

    一声巨响。

    远处能量波动逸散,又恢复平静。

    陆鸣瞅了一眼,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这样的情况,今天已经出现很多次了,那些修炼者在打架……

    是的。

    这一批等待机缘的人,跟之前完全不同。

    之前留在清明市的都是灵体猎人,几乎都是散修,一个个低调的很,也认识陆鸣,压根不过来凑热闹。

    而现在这批……

    呵。

    几乎都是家里有矿的大佬。

    因为家里有关系,所以他们才来这里争夺什么‘千年机缘’,有些人更是被溺爱的长大,脾气暴躁的一批……

    总之。

    对于清明市而言,这些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轰!

    轰!

    偶尔会有一些人争斗,过一会又停下来。

    轰!

    轰!

    轰鸣声不断。

    ……

    “陆鸣。”

    张威的电话打过来了,求助道:“这些家伙,你能管管么?”

    他是真没办法了。

    真的。

    这些家伙跟之前的人不太一样,一个执法者黑名单就让他们老实了,这些家伙根本不鸟执法者!

    尤其是张威他们。

    “让他们安静点就行。”

    张威头疼,“他们这五分钟一小架,十分钟一大架,能量波动四处逸散,一般人真扛不住啊……投诉信箱都爆满了。”

    “???”

    陆鸣惊了,“为什么你觉得我能管得了?”

    “这些人大部分都来自大城市。”

    张威很诚恳的说道,“根据不完全统计,这些人家里比较知名的六星,可能都被你姐姐打过。”

    “……”

    陆鸣狂翻白眼。

    姐姐打过什么鬼?!

    再说。

    真这样的话……

    他过去不是送死么?!

    开玩笑。

    你姐姐打了人家,人家不从你身上打回来?

    不干!

    绝对不干!

    “我就一个普通四星啊。”

    陆鸣严词拒绝,“这些大佬可都是五星,还都有背景,我真惹不起。”

    “好吧。”

    张威很遗憾的挂了电话。

    ……

    轰!

    轰!

    又是两声轰鸣。

    陆鸣目光扫过,忽然有些怀念那些灵体猎人了。

    你们也不学学人家,低调、乖巧,最关键的是,这些灵体猎人都认识陆鸣,见了他都绕着走……

    现在这群?

    根本就是瓜娃子。

    陆鸣毫不怀疑,如果让这些人跟那些灵体猎人丢到遗迹中……

    呵呵。

    虽然这些家伙背景显赫,资源丰富,实力也颇为不俗,但是最终活下来的,可能是那群灵体猎人!

    太烦人!

    “算了。”

    陆鸣懒得理会他们。

    眼下。

    他还是安安心心的研究卡牌吧,毕竟徒弟们都在努力,他也不能落下不是?他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比如……

    轰!

    又是一声轰鸣。

    一道气势凛然的能量波动在身上扫过。

    刷!

    陆鸣的思考顿时中断。

    “呀!”

    正在制卡的小白手一抖,一个刚准备完成的卡牌,就这么毁了。

    “讨厌呢!”

    小白很生气。

    “没事。”

    “乖。”

    陆鸣摸摸她的小脑袋,“一张卡而已。”

    “浪费好多能量呢。”

    小白心疼。

    她很认真的绘制了一个小时,眼看就要收尾了,被这些能量波动干扰到了,一下子全部毁掉了!

    光消耗的能量就值很多钱呢!

    真的超生气的呢。

    “没事。”

    “乖。”

    陆鸣揉揉她的小脸蛋,安慰道,“先看书吧,不要制卡了,等这些家伙折腾够了,也就安静了。”

    “好的呢。”

    小白乖巧的去看书。

    陆鸣微笑着,将目光慢慢移到店铺之外,看向波动传来的方向,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冰冷。

    这群家伙,真是找死!

    ……

    轰!

    一道光波炸开。

    隔壁街区,一个店铺的门面无意中被打掉,店主吓得当场就跑。

    “什么情况?”

    “这几位又打起来了……”

    “哎,听说是有旧怨,每次见面都打……”

    “没人管?”

    “谁能管啊,这些可都是五星!”

    “不光如此,听说他哥哥是……那个对手也了不起,他父亲可是天都市的一位大佬级人物……”

    人们有些惊恐。

    ……

    陆鸣没插手。

    他找了一个位置,静静的看着。

    这些人虽然混账,但是并不伤人,毕竟是经受过良好教育的修炼者,只是行为有些肆无忌惮而言。

    陆鸣很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些人的作风,从他们的眼神中……

    看到的只有无视。

    是的。

    只有无视!

    他们看向那些本地人的眼神,像是在看NPC。

    “呵。”

    陆鸣有些明白了。

    对于这些人而言,来到这种五六线的边缘城市,一个平均实力只有二星、三星的地方,那就真的只是来下副本。

    下完副本,他们就回去了。

    其他呢?

    需要在乎?

    所以他们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只是。

    陆鸣微微一笑,小家伙们,你们要知道,NPC也会坑人啊!

    ……

    某处。

    一位剑修追杀对头,一剑横飞,剑光涌动,眼看就要把死对头打残的时候,忽然,一抹幽光闪过。

    然后……

    没有然后了。

    “???”

    那位剑修懵了,剑呢?!

    老子的剑呢?!

    “怎么可能……”

    他充满惊恐。

    他感受体内力量,发现剑胎竟真的毫无征兆的消失,不仅仅如此,无论如何感知、催动,剑胎也没有反应!

    这、这怎么可能?!

    “你用什么的底牌?”

    他死死盯着被追杀的人。

    “???”

    那位先是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忽然兴奋起来,老子管你剑哪里去了?哈哈,你的剑胎没了,那我……

    咻!

    他同样施展剑胎攻击!

    嗡——

    一抹幽光闪过。

    然后……

    他的剑胎也没了。

    “???”

    他一脸惊恐。

    两个剑修的战斗就这样停下来了,两人对视一眼,只觉得浑身发凉,该死,到底发生了什么?!

    ……

    某处。

    一位能量战士正在战斗。

    咻!

    右拳骤然脱离手臂,将敌人击中。

    “哈哈!”

    “想不到吧?”

    那位得意。

    虽然能量战士经历了一场风波,但是好处就是,现在他们也可以一定程度上,拥有佣程能力了!

    虽然效果不强,但是偷袭的话……

    哈哈。

    轰!

    他右拳犹如炮弹一样轰出。

    然而。

    刷!

    一抹幽光闪过。

    他的右拳毫无征兆的消失!

    ……

    类似的情况,不断出现。

    人们惊恐的发现,只要出手打架,那些人就会出事,而且是毫无征兆的消失,像极了曾经出现的卡牌!

    “又是那张卡?”

    “不,不一样,那张卡我见过……只能对能量战士使用,而且,只是单纯的转移,没有什么效果,而这个……”

    “就是直接消失,太可怕了!”

    “我的剑胎……”

    “我的左肾……”

    “这是诅咒的能力!!!”

    诅咒……

    那些修炼者更是惊恐不已。

    难道。

    有一位主修诅咒的大佬,出现在了清明市?

    如果这样的话……

    他们心寒。

    诅咒,这是一个可怕的能力!

    虽然咒术师们身体都很弱,战斗力也一般,可是一个无视距离的诅咒,足以让所有人胆寒!

    如果真是这样的人……

    “我要回家!”

    “我让我爸来看看。”

    很多人下意识的就想联系家人。

    他们职业核心丢失,如果不能解决,只能重修,从此被同届的所有人踩在脚下,这如何甘心?!

    然而。

    就在这时。

    有人将目前清明市唯一的一个牧师抓了过来。

    “你!”

    “对,就你!”

    “你就是四星牧师对吧?”

    一个没有右手的粗狂汉子说道。

    “是。”

    吴鸿飞战战兢兢。

    “你看看这是什么诅咒?”

    那人说道。

    “我,我看看。”

    吴鸿飞小心翼翼过去,给大汉咨询片刻,露出凝重的神色,“奇怪……我竟然看到了重启大阵的影子……”

    “什么?!”

    所有人心神一震。

    重启大阵?

    “是的。”

    吴鸿飞神色凝重,“重启大阵覆盖整个清明市,你们也都知道,这种情况下,如果出手,就会影响大阵……”

    “为了让大阵如期开启,当感受到阵法出动的时候……”

    “重启诅咒会直接降临!”

    “目的……”

    “就是灭掉一切阻碍者!”

    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竟然如此严重?!

    该死!

    若早知如此,他们谁还敢乱来?

    “不过。”

    “我看了一下。”

    “你们还好,没有杀人,没有引起重启大阵的反击,只是单纯的被诅咒屏蔽了力量,倒是有办法解决。”

    吴鸿飞沉吟。

    “有办法?”

    众人狂喜。

    “不过……”

    吴鸿飞叹息,“想要移除重启大阵的影响,需要无数材料准备,怕是一笔不菲的消耗,我根本支付不起!”

    “没关系。”

    那大汉拍拍胸膛,“老子最不缺的就是钱,多少?!”

    “大约耗资一百万。”

    吴鸿飞计算片刻,“当然,如果可以,大佬们多给我一万辛苦费最好……”

    “倒也不贵。”

    那大汉想了想,“一百万的话,我们一人出……”

    “是一人一百万。”

    吴鸿飞弱弱的说道。

    刷!

    众人骤然沉寂下来。

    一百万……

    一人……

    他们甚至怀疑吴鸿飞是骗子,可是,人是他们抓来的,也是他们逼着这家伙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再说,一百万,他们好像也不是支付不起。

    这个价格,正好卡在他们的最大限度上。

    主要是的是,他们没得选!

    仅仅这一会的功夫,他们已经感觉到能量的流失,如果继续下去……或者等他们家人赶到清明市……

    可能就凉了!

    “我给!”

    “现在就帮我弄!”

    那没手的大汉紧张道。

    “好。”

    “钱先给我。”

    吴鸿飞擦擦汗,“我需要准备下,还需要几个帮手,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找个店铺采购一些东西。”

    “好。”

    那大汉跟着吴鸿飞。

    许久。

    吴鸿飞采购完毕,在一家店铺门口,将东西弄好,带着一群年轻人,弄了一个阵法出来,准备消除。

    “来!”

    吴鸿飞让他走到中心。

    刷!

    他有感觉到一股风吹过,忽然,一道刺眼的光辉闪过,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就在这时,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右手!!!

    刷!

    光影消逝。

    他睁开眼睛,欣喜的发现,自己右手竟然真的回归了!

    “好样的。”

    他拍拍脸色惨白的吴鸿飞,“不错!”

    “没关系。”

    吴鸿飞擦擦汗,“记得多给我一万,还有,千万不要再乱闹了,如果再沾染重启大阵的东西,我不见得能解决诅咒。”

    “明白。”

    大汉神色肃然。

    果然。

    千年阵法,名不虚传!

    而此刻。

    其余人见状,也纷纷凑过来。

    于是。

    那些失去核心的修炼者们一个个上去进行阵法恢复,最终竟然全部恢复过来了!只是,不知道为啥……

    他们总感觉那里怪怪的?

    ……

    某处。

    一位刚刚找回自己肾脏的年轻人眼中闪过寒光。

    虽然这个牧师和阵法都没什么问题,可是他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于是他特意询问了一位阵法大师。

    结果大师告诉他,根本没有这种阵法!

    这么说……

    被人耍了?!

    他跟那几个人一说,大家都是很愤怒。

    “居然敢耍我们?”

    “呵呵,你说会不会是六星修炼者搞事情?”

    “六星算个球,我叫我爹弄死他!”

    “这件事,必须有个交代!”

    “对!那位大师说,他弟子也来到了清明市,我刚才已经联系好了,一会他就过来,帮我们检查阵法。”

    “记住!”

    “一会都给我准备好了!”

    “只要拆穿了……”

    “弄死他们!”

    几个人杀意凛然。

    他们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这么耍过!

    一百万的损失都是小事儿,主要是那种被人糊弄的感觉,让他们感觉到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于是。

    等那位顶级阵法大师的弟子过来的时候,他们又找了回去。

    “就这个阵法!”

    他们愤怒的指着还没有移除的所谓“阵法”。

    “哎?”

    那大师的弟子先是茫然的看了一眼,仔细研究了片刻,“咦,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诅咒驱逐阵法?”

    刷!

    那些叫嚣的修炼者骤然安静下来。???

    什么叫诅咒驱逐阵法?

    真有这个?

    不对啊!

    你师父没说过啊!

    “有的。”

    阵法大师的弟子说道,“这是一本古籍上看到的,师父古籍也不知道,我可是把藏经阁的阵法书全部看完了。”

    “原来如此。”

    几人恍然。

    他们没想到,竟真的有这种阵法。

    哎……

    “差点误会了吴鸿飞兄弟!”

    “小兄弟,以后有事儿,随时联系我!”

    “我也是。”

    “没想到大师自己都不知道的阵法,小晴姑娘竟然一眼看穿,果然是阵法天才!”

    “就是,小晴姑娘果然博学……”

    人们惊叹不已。

    “……”

    小晴脸蛋红扑扑的。

    她心脏也跳的很厉害,绝对不是因为又看到了陆鸣,她只是在想,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可是。

    这是陆鸣第一次发给她的请求哎……

    再说。

    她、她也没说谎。

    阵法协会那边好像和师父合作编写新版本的《阵法大全》教科书,干脆悄悄的把这个阵法也一起编进去就对了!

    嗯……

    可以!

    这样就不算说谎了!

    毕竟教科书都有了!

    解决了!

    小晴姑娘默默的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

    PS:有点小感冒,迷迷糊糊的,状态不太好,删删减减,到现在才写完,今天可能就这一更了,见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