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五章 哇,师父还懂艺术~

    天都市。

    第一学院。

    教导主任正在布置下一阶段的学校任务。

    他的工作很忙,学生、老师,活动,要把一切都协调好,还要辅助他们那个沙雕校长修行……

    头疼。

    不过,总比陆鸣当初在的时候好多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第一学院的制卡师专业已经恢复如初,陆鸣当初在这里暂住三天的影响,终于消除了

    他很欣慰。

    然而。

    就在这时。

    轰!

    一声巨响,大地震颤。

    第一学院的院墙,竟然在这个时候,塌了。

    是的!

    塌了!

    什么情况?!

    所有人惊了。

    居然有人在这个时候,攻击学校?!

    疯了?

    谁给他们胆子?!

    就算是年关将至,学校留守人数较少,也绝不是谁都可以挑衅的!这可是第一学院,地表最强学院!

    轰!

    一道道恐怖气息出现。

    七星、八星……

    教授们纷纷出现,就连教导主任都亲自赶到。

    然而。

    令人惊恐的是。

    放眼之处,只有无尽的牛……

    牛……

    还有牛。

    “???”

    教导主任一脸懵逼。

    甘梨娘!

    哪来这么多牛?!

    这是全世界的牛,都跑这里来了吗?!

    难道是……

    陆鸣?!

    教授第一反应就是陆鸣。

    然后回过神来,哦,陆鸣已经很久不在这里了,这两天好像也在清明市抓蛇,跟这里能有什么关系?

    可是不是他的话……

    哪来的牛?

    而此刻。

    那些教授也懵逼了,看着这么多牛,愣是没敢出手,倒不是害怕,主要是这个数量,未免太多了吧……

    杀到手软都杀不完吧?

    “什么情况?”

    “不知道。”

    “见鬼!”

    “老张,你追溯一下。”

    “好。”

    嗡——

    一位强者出手,追溯本源。

    轰!

    云雾破开。

    一道道虚影出现。

    他们放眼望去,竟看到了这些年,从遥远的海边,一路跑来,一路上队伍越来越庞大,才有了这种规模!

    “海、海边?”

    所有人懵了。

    这、这得多远?

    见鬼!

    他们这里可是内陆,还他娘的是北方!

    “怕是为了追寻什么而来。”

    一位修炼者沉吟,“看来,会是一场大战。”

    这一刻。

    众人神色肃然。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是牛群攻击学院,一场旷世大战已经无法避免!既如此,那就战吧!

    他们第一学院从不畏惧!

    然而。

    就在这时。

    那无尽的牛群中,一个身影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第一学院。

    墙,撞塌了。

    挡住气息的东西,没了。

    可是……

    熟悉的气息还未出现。

    哎?

    不在这里?

    又、又走了吗?

    他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思维缓慢的运转,回过神来,再次感应,哦,原来在那个方向……

    “走、走,去、去那边。”

    “找、找铁蛋。”

    他说道。

    于是。

    牛群又轰隆隆离开。

    ……

    “???”

    第一学院所有人都懵了。

    那些拿出武器准备战斗的人一脸懵逼,几个已经开始念咒语的咒术师硬生生吐口血把释放的能量憋了回去。

    干!

    什么意思?

    这些牛,浩浩荡荡的冲过来,就是为了拆掉他们院墙?!

    然后……

    又走了?!

    什么鬼?!

    所有人一脸茫然。

    他们自认为天资聪颖,头脑聪慧,阅历丰富,可是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画面,合着,你们就是来拆墙的?!

    “……”

    教导主任沉默了很久。

    忽然。

    他看向一位教授,“帮我查查,陆鸣最近在哪?”

    刷!

    教授很快查到结果。

    “清明市。”

    “他回去之后,就没有离开。”

    教授回道。

    以他如今的实力,推演陆鸣的大致位置还是很容易的。

    “……”

    教导主任充满疑惑,真不是陆鸣?

    也对。

    那孩子虽然胡闹……

    但是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不,以他现如今的实力,也做不到这种事情。

    “是我成见太深了吗?”

    教授叹口气。

    “算了。”

    “先汇报一些吧。”

    “这么多牛在野外晃荡,也太危险了。”

    教导主任吩咐道。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一个教授哭笑不得。

    他们学院的院墙可是被直接拆了啊喂!

    “那还能怎样?”

    教导主任也很绝望啊。

    这些牛……

    不好招惹啊!

    人家都转身走了,你要是上去打一架,万一它们再回来……

    虽然这些牛不算强大,可是数量太多了,这要是全部冲到学院,损失怎么办?学生们怎么办?!

    如果因此冲击天都市呢?

    市民怎么办?

    城市吁么办?

    于是。

    作为地表最强学院。

    第一学院的一众高层领导,只能目送牛群远去……

    远去……

    ……

    清明市。

    店铺。

    陆鸣美滋滋踩着三阶色的原卡练习飞行。

    你还别说,经过属杏的增幅,原卡带他飘浮的高度又增加了,而且速度也比之前快了那么一丢丢!

    简直完美。

    咻!

    咻!

    跑马灯闪烁。

    “……”

    小白好奇的瞅了一眼,没说话。

    小小白也好奇的瞅了一眼,也没说话。

    “……”

    原卡沉默片刻,骤然泄气,正在御卡飞行的陆鸣从空中差点没掉下来,还好这里离地面只有半米,

    “什么情况?”

    陆鸣感知片刻。

    难道三阶色影响原卡本身实力了?

    唔……

    没有啊!

    “可能闹情绪了吧。”

    小白有些心疼。

    毕竟……

    原卡这模样是真的丑。

    原本帅气的原卡,现在已经涂的丑丑的,哎,师父为了剑卡师一脉研究,为了给他们开路,真的太辛苦的说。

    “师父加油呢!”

    小白给师父鼓励。

    “嗯。”

    陆鸣微微一笑。

    原卡:“……”

    受苦的,好像是它吧……

    “它只能这样么?”

    小白眨眨大眼睛。

    “我也头疼。”

    陆鸣叹息,“好好的原卡,把自己弄得跟葬爱家族似的。”

    噌!

    噌!

    跑马灯光辉闪烁。

    “师父为什么不试试调和剂?”

    小白好奇。

    “什么调和剂?”

    陆鸣茫然。

    “能量调和剂呀。”

    小白歪着小脑袋,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我记得,以前听到过,能量调和剂可以让能量变得活跃起来……”

    “嗯……”

    “对这种附着在原卡上的能量,应该有效果。”

    “不过……”

    “当时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夏令营搭积木的时候,一个学生的家长说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小白很努力的思索。

    “唔……”

    陆鸣若有所思。

    能量调和剂……

    印象中,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东西。

    他查了查,发现这玩意是调配药剂的是用的,因为要药剂中也会用到药材和血液和各种奇怪的东西搭配。

    可以试试!

    “乖。”

    陆鸣摸摸小白脑袋。

    很快。

    他买回能量调和剂,对着原卡就是那么一发……

    刷!

    原卡上的颜色骤然变成了一滩涂鸦。???

    陆鸣一脸懵逼。

    这调和的是……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娘的。

    好好的三横条,直接变成了漩涡涂鸦了,乱七八糟的颜色分布,还不如原来好看的,估计也没有迎来作用了。

    有什么用?!

    脑阔疼。

    刷!

    他把原卡从调和液中拿出来。

    原卡离开调和液,上面的颜色逐渐固定,变成了一团混乱的涂鸦,陆鸣只能再次放入调和液中……

    嗡——

    原卡上颜色顿时犹如流水一般,变得活跃。

    他尝试用手捣鼓了几下,的确画出一道道线条,这些颜色,竟然真的可以随着他挥舞而动弹……

    三种颜色!

    随意绘制!

    只是。

    陆鸣显然没有这方面天赋。

    等他画了半天,从调和液中拿出来的时候,一副完全看不懂的涂鸦之作,就这么诞生了……

    “师父,这是什么?”

    小白一脸茫然。

    “这叫艺术。”

    陆鸣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脸。

    嗯……

    他印象中,前世的大师就是这么干的,反正看不懂就是艺术就对了!

    “哦哦哦好厉害。”

    小白惊叹,“师父还懂艺术!”

    “那是。”

    陆鸣神色淡然,“你师父我懂得艺术何止这些,想当初从波多到三上……咳咳,不提也罢。”

    “哦哦~”

    小白佩服。

    不愧是师父呢。

    居然懂辣么多艺术!

    不过。

    小白皱皱小鼻子,看着师父原卡上的画,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跟艺术挂钩的东西都这么丑呢~

    ……

    而此刻。

    陆鸣再次开始绘制。

    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将三种颜色更好的搭配,将不同的功能分开,从而发挥出更好的效果。

    比如……

    容易被攻击到的地方,用小晴的血液,易恢复,耐操。

    比如……

    锋利的地方,用增加强大功能的血液,提升攻击力。

    如此。

    原卡方能大成。

    可惜。

    陆鸣弄了很久,原卡上的画面是越来越丑,越来越艺术,到后面陆鸣自己都不好意思吹自己艺术了……

    因为真的太丑了!

    ㄔ亍口巴。

    陆鸣放弃了。

    看来……

    自己当真没有这个天赋。

    “……”

    小小白偷偷看了一眼,躲得更远了。

    太、太丑了。

    “……”

    小小剑心态彻底崩了。

    真的。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噌!

    噌!

    原卡疯狂冒光。

    “我尽力了。”

    陆鸣有些尴尬。

    这次他真没有打断坑原卡,就是单纯的,实验失败……

    “我自己来行不行?”

    原卡快哭了。

    “你能控制?”

    陆鸣惊奇。

    “能啊。”

    原卡一脸懵逼。

    废话啊!

    老子就是原卡本体啊!

    自己身上的东西,为什么不能控制?!这些东西附着在原卡之上,它就调整个颜色,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你不早说?”

    陆鸣哭笑不得。

    “你倒是问问我啊!”

    原卡愤怒。

    上来就是一顿胖揍,然后各种蹂躏……给、给过机会么?!

    “咳咳,你来。”

    陆鸣挥挥手。

    刷!

    原卡出手。

    只见原卡上的颜色刹那变换,犹如水面上的波纹一样荡开,那些颜色犹如水流一般流淌,变成了整齐的三色。

    这么容易?!

    陆鸣心神一颤。

    唔。

    如果这样的话……

    忽然。

    陆鸣心神微动。

    如此,三种色彩岂不是可以随意搭配?!

    根本不需要上中下各分一条啊?!只要总量都保持在三分之一,里面还不是随着自己随便调整?!

    这样的话……

    根本不用坚持如此丑陋又非主流的三色洗剪吹啊!

    刷!

    陆鸣眼前明亮。

    不过。

    他很快就遇到了难题……

    粉色……

    无法驱除。

    无论他弄什么图案,都逃不掉粉色!

    “粉色……”

    陆鸣沉吟许久。

    “来。”

    他把原卡叫过来,“你按照这个图案重新调整颜色。”

    “这是什么?”

    原卡茫然。

    陆鸣给的图案它完全看不懂啊,它自认为阅历丰富贯穿古今,也从未见过这种奇怪的东西……

    “你就这么弄就是了。”

    陆鸣挥挥手。

    “好。”

    原卡开始调整。

    嗡——

    淡淡光辉闪过。

    丑陋的三色横条变动。

    这一次。

    原卡之上,出现的是三种色彩绘制的完整图案,看上去,比三色横条顺眼多了,只是,这个图案……

    “这是什么?”

    小白好奇的凑过来,那粉色的图案竟然形成了一个动物呢。

    “佩奇。”

    陆鸣微微一笑。

    今年,毕竟是猪年。

    虽然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在这里过也是一样的。

    “哦哦哦,好可爱。”

    小白充满好奇。

    小小白也凑过来,看着身上纹着佩奇的原卡……

    而此刻。

    原卡再也无法压制心底的困惑,释放出一股强烈的意念,发出了来自灵魂的呐喊,“啥是佩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