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章 我只是一个无辜的制卡师啊

    “他要死了。”

    陆鸣很肯定。

    可怜的小家伙……

    被这么多人盯上,根本不可能活着出去,更别说魅影传承这种单体秒杀能力,你以为你是谁?

    他曾经在小陆鸣的床下藏书中峪经看过的一篇《最强基因?叶蔠彤传记?精编?加料版》的野史中,讲述了一个叫叶蔠彤的故事……

    那家伙……

    啧啧。

    那才是真正的群体AOE能力!

    或许,也只有她才能从这种场面中活下去吧。

    而眼下。

    周扬肯定死透了。

    这样也好,古墓传承这件事,也算是结束了。

    “那可不一定。”

    江枫摇摇头,“你别忘了周扬什么身份。”

    “身份……。”

    陆鸣回过神来。

    毕竟是什么家族弟子……

    如果周扬直接公开自己的身份,萤火虫团队必然不敢下手,那些野生修炼者更是谁也不敢对他出手!

    毕竟。

    如果没有灵体,只有周扬的话……

    谁愿意在零收获的情况下,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当然。

    这么做的后遗症也很严重,毕竟在市区内大肆杀戮了这么多修炼者,周家估计也会有大麻烦。

    所以。

    如果有可能,周扬肯定也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

    “这家伙居然立于不败之地?”

    陆鸣瞬间觉得很没意思了。

    一个家族背景,让本该有的热血全没了……

    他原本可是打算在双方厮杀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暗中浑水摸鱼,再收集一批职业核心来着,结果居然是这样?!

    哎。

    没意思没意思。

    ……

    而此刻。

    三岔口学院。

    门口。

    执法者团队已经就位。

    甚至那位坐镇此处的六星执法者也来了,只是,他并未踏入学院,只是在学院门口静静的看着。

    “前辈,我们不需要进去么?”

    张威小心翼翼问道。

    “不需要。”

    六星执法者目光目光幽幽,“既然没有普通学生,都是灵体猎人,就随他们闹吧,看他们能闹出什么花样!”

    “是。”

    张威恭敬领命。

    不愧是六星前辈,稳得一批。

    只是。

    他不知道是,这位六星前辈也很无奈,毕竟他当初过来,接受到的任务,可是镇压那条六星大蛇的说……

    鬼知道。

    等他来了,那条大蛇已经死了,居然又出现一条母蛇?

    任务报告怎么写?

    到底算不算是那条蛇?

    他也很头疼啊!

    算了。

    估计,也没什么差别吧。

    ……

    而此刻。

    校园中。

    咻!

    咻!

    萤火虫等人顺着阴柔的气息找来。

    江枫和陆鸣在办公楼看着,看这情况,用不了多久,周扬也被发现。

    只是。

    就这么结束?

    让周扬高喊着‘我爸爸是李刚’,震慑全场,然后在无人敢对他出手的情况下,带着传承离开?

    陆鸣终究还是有些不甘心啊……

    这传承……

    一千万太亏本了!

    虽然他暗中收集了很多职业核心,但是这些都是他凭自己本事偷来的,凭什么算在这次交易之中?

    这笔生意还是亏本!

    嗯……

    陆鸣看向外面。

    此刻。

    那些人已经涌现周扬,以萤火虫为首,锁定了周扬的气息,逐渐靠近过去,周扬已经被逼到绝境。

    退无可退!

    魅影绞杀,靠的就是低调!秒杀!

    而现在……

    一旦被发现……

    尤其是被这么多人发现,只有死路一条!

    ……

    “校长,你确定周扬无法逃走吗?”

    陆鸣问道。

    “逃不掉的。”

    江枫曾经在一些古书中看过魅影的传说,“魅影如蛇,拥有的是短距离突袭缠绕的能力,速度不见得快。”

    “哦。”

    陆鸣有些失望。

    魅影……

    看来也没有自己想象中强大,还吹什么同阶无敌!

    就这还无敌?!

    “同阶无敌,也得看人数不是?”

    江枫翻个白眼,看看外面,“这种情况,只有阵法师……不,传送好像也被限制了,没有任何职业能够逃走!”

    “呵呵。”

    陆鸣只是笑笑。

    校长,那是你没见过剑卡师出手……

    “真的。”

    “别小看魅影。”

    江枫沉声道,“无论周扬是否能够逃出,你都要记住,以后看见他,离得远一些,今天的事情,最好也不要提起!”

    “魅影这个职业……”

    “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可怕。”

    “哦?”

    陆鸣心神微动。

    他第一次看见江枫如此郑重其事的提醒自己。

    “魅影……”

    “我在书上看到过它的传说。”

    江枫神色凝重,“周扬刚刚接受传承不过几个小时,不够强大很正常,可是巅峰状态的魅影……”

    “据说什么都能绞杀!”

    “人、兽、能力、物品、天下万物……”

    “只要被它盘上,必死无疑!”

    “从某种意义上来,魅影,最次也是单挑无敌!更重要的是,继承魅影这个职业的,都是狠人……”

    江枫眼中充满忌惮。

    “据书中记载。”

    “最早期的魅影身体是完整的,直到某一天,一位魅影在一场重要的决战中败北,因为他的对手一位修行魅惑的女子,而年轻人的血气方刚你懂得……所以,在施展魅影绝技的时候,就没有那么流畅了……”

    “一卡一卡的……”

    “速度和柔韧杏都大打折扣,因此绝技实战失败,被对方逃生……”

    “那一战,死伤无数!”

    “所以。”

    “从那之后,魅影挥刀自宫,才有了现在大成的魅影绝技。”???

    陆鸣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这剧情……

    啧啧。

    刺客信条的袖剑不也是如此?

    因为藏剑于袖中,在刺杀的时候可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但是施展的时候也会斩断自己的无名指……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而魅影呢?

    更狠!

    杀敌一人,断子绝孙!

    ……

    “所以。”

    “不要小看魅影。”

    “这周扬本身也是一个狠人,随着魅影传承的不断融合,他也会变得越发强大。所以,绝不要跟他战斗,尤其是——单挑!”

    江枫神色凝重。

    “真的假的?”

    陆鸣很怀疑。

    魅影要真的这么厉害,又怎么会失传至今?

    陆鸣提出疑惑。

    “……”

    江枫沉吟片刻,“你要知道,那个时代,大多都是子嗣传承……”

    哦。

    懂了。

    陆鸣一下子明白了。

    “总之。”

    “别惹他就对了。”

    江枫没好气说道,“不管他今天是否逃走,你都给我老实点,我可不想小白年纪轻轻就没有了……”

    “师父。”

    江枫咬牙切齿的说出最后两个字。

    “好!”

    陆鸣明白。

    他看向窗外。

    那里。

    周扬可逃走的范围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

    “在这里。”

    “它已经无路可逃了。”

    修炼者们杀来。

    “要结束了吗?”

    陆鸣眼睛一眯。

    他知道。

    接下来,无论是哪种情况,这次闹剧也该结束了。

    远处。

    陆鸣看见周扬裹上了面巾。

    看来……

    他是打算杀出去了!

    就算身份暴露,就算不是蛇灵暴露,也要从这里杀出去!

    如此。

    少不了一场大战。

    就算没有魅影绝杀,周扬本身也是五星巅峰,更何况,接受了神魂传承之后,他身体素质也有了提升……

    实力更强!

    或许。

    这会是一场硬仗!

    直到——

    周扬获胜,或者他失败了展现出‘我爸是李刚’之类的身份。

    ……

    “他居然要杀出去。”

    江枫脸色大变。

    清明市一直以来,四星最强!这种小城市,根本不会浪费太多资源,建设更高级别的抗震建筑……

    所以。

    如果这些人在这里出手……

    见鬼!

    陆鸣一群二星蛮牛都能平定操场,如果这些五星出手……

    “学校怕是要完!”

    江枫脸色难看。

    “你不是有办法么?”

    他看向陆鸣。

    他可是记得,陆鸣一直说有办法来着。

    “有是有。”

    陆鸣沉吟片刻,“只是……”

    算了。

    出手吧。

    陆鸣有些可惜。

    这些活蹦乱跳的职业核心啊……

    “你真能解决?”

    江枫有些怀疑。

    毕竟。

    陆鸣只是一个三星巅峰。

    因为床精的事情,陆鸣到现在没有突破,仍旧是三星巅峰,计算可以越级挑战,能打五星?!

    尤其是——

    下面可是一群五星外加一个周扬!

    陆鸣能有什么办法?

    对此。

    陆鸣只是微微一笑。

    他平静的走到窗户边上,看着下面即将打起来的战场,毫不犹豫的拿出通讯仪报警,“喂?执法者吗?这里有人聚众斗殴……”???!

    江枫脸上的表情一僵。

    报、报警?

    你特么仿佛在逗我?!

    这种情况,你报警能有什么用?

    “对对对!”

    “我是三岔口学院的学生……”

    “因为作业太多没写完,被困在学校中了。”

    “没有什么大蛇灵体,听说是一个叫什么周扬的五星修炼者伪装的……跟一群灵体猎人快带起来了……”

    “好可怕。”

    “呜呜呜……”

    说完。

    陆鸣淡然的挂了通讯。

    “……”

    江枫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这玩意……

    能有用?!

    他这边想法还没落下,就听到一声暴喝,紧接着,一道惊人的气息从学院门口绽放,六星执法者,出手了!

    轰!

    恐怖的气息席卷整个三岔口学院!

    “优先救学生!”

    “任何人阻拦,杀无赦!”

    “所有人,都他娘的给老子停手!”

    执法者团队出动。

    本该爆发的大战,竟然生生被逼停。

    萤火虫团队懵了……

    执法者从来不会参与灵体之争,这次又是什么情况?!

    某处。

    周扬也懵了,他这边做了好几套计划,准备隐匿身份从学院杀出去,没想到执法者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搞什么?!

    轰!

    恐怖的气息震荡。

    六星出手,这些人竟无一人敢动弹!

    “周扬?”

    六星执法者踏破黑暗,竟直接出现在周扬面前,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丢给他一个电话。

    “你爸的电话。”

    “啊?”

    周扬懵了。

    还、还特么有打小报告告家长的?!

    “……”

    他接过电话,挨了一通骂。

    “准备跟我走吧。”

    六星执法者神色淡漠,“至少安全一些。”

    “……”

    周扬恍惚。

    真的。

    自从幼儿园毕业,他已经很久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了……打小报告什么的,让他到现在都是懵的……

    还、还能这么玩?

    这时。

    执法者出现,将周扬带走。

    市区内大规模杀戮,估计周家要大出血了……

    至于那些死者的家属什么的,就交给周家去谈判吧,反正他们执法者是不会管这些破事的……

    “学生呢?”

    “已经派人救援了,应该没有危险。”

    “那就好。”

    六星执法者松了口气。

    终究……

    学生没事就好。

    虽然这个世界很残酷,但是他们终究在努力。

    那些学生……

    那些孩子……

    要给他们更多的未来。

    今天这事,死一堆四星、五星修炼者都没事,但是如果有一个学生出事,他们恐怕要内疚一辈子……

    这就是他们的职责——守护!

    只是。

    当‘受害学生’被带来的时候,他表情就变得很怪异。

    受害……

    见鬼!

    这两个人是受害者?!

    “您好。”

    “感谢前辈相救。”

    陆鸣激动的说道,“我、我是这里的二星制卡师,谢谢各位前辈相救,真的太感激你们了……”

    他旁边,江枫也很激动。

    “谢谢各位前辈。”

    “我是这里的校长,四星制卡师,只是一个辅助职业,想去救这个学生,没想到也被困在这里……”

    “惭愧啊。”

    江枫很是愧疚的说道。

    然而。

    对面。

    那位六星执法者沉默了很久。

    许久。

    “陆鸣?”

    他深深叹口气。

    “您认识我?”

    陆鸣有些意外。

    “我……”

    六星执法者顿了顿,“被你姐姐打过。”

    “呵呵。”

    “好巧。”

    陆鸣干笑两声,“我小时候也被打过。”

    “……”

    六星执法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今天这事,跟你没关系吧?”

    他来这里自然也看过陆鸣的资料。

    嗯……

    很吸引人。

    “当然没有!”

    陆鸣神色肃然,“您也看到了,是有人伪装灵体大开杀戒啊,太可怕了!现实中吁会有如此可恶的人……”

    “我只是一个无辜的制卡师啊……”

    陆鸣愤恨。

    “希望如此。”

    六星执法者不置可否。

    而这时。

    张威带着人已经调查完一批死亡的尸体,汇报道:“很奇怪,有些能量战士虽然被绞杀,但是某些部位却……”

    “哦,对了。”

    陆鸣忽然开口打断他的话,“我看到一些能量战士试图用职业核心自爆,攻击周扬,可惜最后都没有成功……”

    “哎。”

    陆鸣唏嘘不已。

    “……”

    张威顿了顿,“就是陆鸣说的这种情况。”

    “自作孽!”

    六星执法者只是冷笑一声。

    贪欲和野心,永远是修炼者死亡的根源。

    “你就是江枫吗?”

    六星执法者问完陆鸣话,又看向了江枫。

    “您听过我?”

    江枫惊喜。

    “当然认识。”

    六星执法者眉毛一挑,“我曾经被一位五星杀手追杀过,几乎死掉,后来突破六星,打算回去报仇。”

    “然后特意去调查一番,才知道。”

    “那个当初几乎杀掉我的五星修炼者,早已经死了……”

    “死在了追杀你的任务中。”

    “而且……”

    “是好几年前。”

    ……

    “哎。”

    江枫一脸茫然。

    “您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呢。”

    “你肯定搞错人。”

    “我只是一个无辜的制卡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