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9章 不同(第二更,求订阅)

    陆老头身为面壁人的「震慑者」是很忙的。

    所以最近这一段时间他都没怎么了解这些老英雄们的生活情况,不了解他们和现代生活融入的咋么样。

    这次他刚忙完,本来打算和老哥几个好好叙叙旧,没想到李尧他们的考察团在刚金果遇刺。

    于是他又要忙了!

    所以就赶忙过来和老班长他们聊一聊,一起吃个饭。

    从老锅头这里,

    陆行深了解到大家最近似乎都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这挺好的。

    不过这些人就只是一部分,

    陆老头一生征战所藏的军魂可不止这么多,所以也想问问其他人都过得怎么样了。

    老锅头想了想道:“那五花八门的可多了……你都不知道那些家伙有多野,除了正常训练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折腾的要命。和我一样伙夫出身的现在说什么要精进手艺,搞了个厨艺进修班;还有一批实际年龄很小的野娃子在捣鼓摩托和汽车,说是要成为什么汽修大师;二军五旅四团的冲锋营就更狂了,说什么真男人就要玩能打炮的车!整天钻在坦克上不下来。”

    除此之外,

    还有去钻研无线电的;还有研究怎么种地的;还有的已经在生活区那边盖起小卖部给老伙计们卖日常用品的。

    整个营地因为这些老英雄们变得十分热闹。

    活生生把一个军区变成了小区!

    陆老头之前看到那些还以为是营地负责人为了方便战士们生活特意搞的建设。

    没想到竟然是这些老英雄们自发弄的……

    不过他们也并没有耽误训练,更没有影响其余凤凰军团战士们的训练。

    陆老头听这些就觉得很好。

    他们就该这么折腾!

    也不枉这一番辛苦。

    就是怎么感觉这些老英雄硬生生把好好一军区变成了「加强版技工学校」?

    还是蓝翔和新东方的合体加强版!

    等到了食堂,老锅头亲自给陆老头打了一份饭后就去忙了。

    等到打完饭他才自己端了个铝制的餐盘过来坐到陆老头对面,他一边吃一边说道:“其实这么长时间的下来我有点事儿闹不明白。”

    陆行深端端正正坐好:“您说。”

    老锅头咬了口白花花的大馒头:“我最近一直都在学上网,我还注册了个微勃,我看上面怎么都乱七八糟的?还有那个什么热度……怎么都是些戏子家事啊?”

    他就很不明白。

    那个什么冰冰什么爽的是谁?

    还有那什么仲基的不是高丽棒子吗?

    怎么都还关心他们分不分手,离不离婚的?

    之前在营地里还听说哪位大科学家研究的青蒿素又取得了突破杏进展,可以治疗一种绝症了。

    他还听说袁老的团队在恶劣环境下种植可使用大米的技术也取得了极大的进展。

    等等等等……

    怎么就没在那个什么网上看见这些消息排名那么高呢?

    现在戏子的地位已经这么高了?

    面对老锅头的疑问,

    陆行深一时语塞。

    老锅头又继续道:“我还听说现在房价很高很高……就咱们这个省城都好几万,一平!我滴个乖乖!那一套房子得多少钱?一栋捏?听说咱们的房价比老美都高,咱们都这么发达啦?”

    陆行深:“……”

    这些问题陆行深其实可以解答。

    他可以从民生,从众心理,民众泛娱乐化发展需求,经济学发展规律以及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等等方面解答这些问题。

    可他明白,

    老锅头他们想要的答案并不是这些。

    他们也听不明白。

    不然他不会用这种方式问。

    他其实就只是想知道这些是不是对的,是不是好的。

    如果是,

    他不需要说那么多。

    可偏偏它不是。

    所以扯那么多就显得欲盖弥彰,哪怕给老班长忽悠了,他也没办法把自己给忽悠了。

    见陆行深沉默,

    老锅头一下愣住,他把馒头放回到餐盘上,小心翼翼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偷瞧陆行深:“额,额似不似问了不该问滴东西啊?”

    陆老头就觉得更戳心了。

    他深吸一口气,回道:“现在有很多现象不好,但我们在积极改正。不管是舆论还是经济,我们都在寻求更好的解决办法。”

    只是在寻求解决办法的过程中,

    会有曲折,

    也会有代价。

    想到那些成为代价的人,陆行深心头更沉重。

    当然这里面也有些投机倒把的人伺机发财,然后被突然转弯的形势甩下车弄得无比凄惨。

    这些人没做错,

    只是做得不恰当。

    所以他并不在乎。

    可还有很多人是因为盲目跟风——又或者,是某些方面的故意纵容。

    这就让陆行深很难受了。

    然而他在漫长的时光里终究是学会了如何去做一个大人物,所以他对这些事情也愈发习惯。

    今天老锅头的话就好像一记警棍“砰”的敲在他心头。

    震得他心神晕眩。

    有些事情,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可随着经历的事情愈来愈多,

    他,

    也变得麻木了。

    老锅头其实听得云里雾里,就听出好像现在国家也很困难,形势还很严峻;不过他见陆行深神色凝重也不敢再问,只是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他重新抓起馒头咬了口,嚼得慢,没了一开始的随意。

    等嚼了两口后他才豁然想通似的笑道:“陆娃子你知道的,咱们都是很信任组织的!”

    说话的时候老锅头笑着,

    一口白牙分外醒目。

    陆行深也笑了起来,这一刻他只觉得肩头更沉重了几分。

    ——有些人的信任是不能辜负的。

    随后他又和老锅头聊了聊,老锅头吃完在食堂又忙了会儿,没等他们出食堂陆行深就接到了叶羽那边的电话。

    专案组行动干员的申请已经递交上来一部分了,

    作为专案组内位阶最高的行动干员,主要人员的构成是需要给陆行深过目并审核的。

    见陆行深要忙,

    老锅头就赶紧给他撵走了。

    陆娃子出息了!

    现在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哪能把时间耗费在他们这些人身上啊!

    而在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

    陆行深心底也是十分感慨。

    当初把这些老英雄留在营地一方面是为了方便管理,通过教导方便他们融入现代化的新生活。

    另一方面,

    他们也有控制这些老英雄接受外界舆论的想法。

    这些老英雄和时代脱节太久了,他们以前那些成熟的思想放在如今世界就显得太不成熟了。短时间内接收太多信息容易影响他们的判断。

    就像《钢的琴》中里王千源饰演的陈桂林对前妻发出的疑问:

    “这时代怎么了?”

    “怎么一个卖假药的也能发财了?”

    而他的前妻也“终于过上了她梦寐以求的不劳而获的生活”。

    人间或许很值得,

    可她真的不那么美好,也真的太辛苦了。

    有的人因为那些坏的东西,就甘愿要连同那些美好一同毁去。

    而他们,

    愿意为了那些美好的事物去和坏东西做斗争!

    这,

    就是我们和他们的不同。

    嗯,

    不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