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7章 我们来玩个游戏(第二更,求订阅!)

    不管李尧怎么折腾,在另一边的异类就是不肯开通链接!

    这也太怂了吧……

    李尧望向身旁的罗马尼亚部党卫军头子:“你给我个解释?”

    门德上校这会儿都已经麻木了,闻言指着地上已经空壳的盔甲道:“那是皇帝。当然,这只是我们崇拜他们的称呼,他是那边的至高统帅之一。那一边的社会结构和地球这边的狼群类似,皇帝是他们当中最强大,因而也掌握最多的资讯和隐秘。”

    这种社会结构可以保证他们族群拥有足够的凝聚力,向心力和战斗力。

    当然,

    缺点也很明显。

    不说阶级固化之类的东西,单单是皇帝突然被杀死所产生的混乱就足够致命。

    虚幻大门后面剩下的异类高层在目睹了他们皇帝的死亡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为皇帝复仇,而是敌人好强大!

    可怕!

    第二个念头也不是复仇,

    而是皇帝死了我就能当皇帝了!

    所以那一边这会儿估计也挺忙的。

    这种社会结构虽然畸形,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就和蜂巢类似,

    看似是整个蜂巢在供养着蜂后,可实际上蜂后只是被囚禁起来的生殖器罢了。

    如果有一天蜂后不能继续为蜂巢生产新的工蜂,那就必然会被整个蜂巢抛弃。

    对那个异类种族来说,皇帝固然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可以摄取大量的资源用于提升自己或者享乐。

    但是相对应的,

    皇帝也必须为整个族群征战,承担起保护种族的重任。

    这么看来权利的本质是相同的,不同的只是换了个形式。

    李尧看了看那个激发装置,经过两次催动其内部涌动的力量已经削弱了很多,李尧估摸着最多也就能在催动两次。

    继续强行开启的话,材质的损耗加上能量的冲击肯定会让装置过载报废。

    所以李尧就不再催促党卫军继续“敲门”。

    他来到那个装置面前抬手一抹,就把装置收到空间戒指里。

    然后他又来到那成了空壳的盔甲前打量起来。

    这漆黑威严的盔甲沉重厚实,浑然一体,李尧用精神稍作感应后就感受到其中犹藏着强大的灵能,其如潮汐一般涌动着,其能级之高令人心惊。

    李尧估算了一下,

    不说其他的,

    单单这盔甲当中所蕴藏的能量就相当于数位六阶异人所拥有的灵能储备!

    由此可见那三米多高的巨人所属种族有着高超的灵能装备制造技术。

    在加上那个巨人本身所拥有的力量和技巧……这一身神装所能造成的破坏堪称恐怖。

    除非七阶当面,

    不然整个罗马尼亚都得跪,并在极短时间内变成亚空间异类侵入地球的前哨堡垒。

    一旦让其站稳脚跟,维持住通道,相当于七阶异人的最高统帅相继来到地球……新的势力入场必然会带来混乱,扰乱如今地球相互制衡的格局,如果某个势力因为异类而的元气大伤,一些野心勃勃的组织难道不会趁机发难?

    或者这才是这次欧陆动荡的根本原因?

    制造乱象!

    浑水摸鱼!

    当然,

    这些都是李尧的推测。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如果,目前的情况是亚空间异类被李尧用死党那边的主世界造物吓退了……

    短时间内他们都不会卷土重来了。

    毕竟激发装置已经在李尧手里了。

    想到这里,

    李尧把那副巨大的盔甲收进空间指环,然后来到天台边上向下看去。

    近卫军已经被制服了,洛萨也终于恢复过来和吉娜他们在一起,至于布加勒斯特城区中的战斗……彻底清扫怪物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剩下的问题应该不大。

    这里面应该还有许多其他的弯弯绕绕的东西,

    比如欧陆其他主要城市爆发的类似事件,比如这一切爆发的原因是什么?美联邦和欧陆超凡实力在这里面又起到了什么作用?

    这是不是多方妥协默认的结果?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这里面有很多疑点……

    但李尧不在乎。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李尧对超出自身能力之外的事情没兴趣。

    他冲着下面喊了两声,让吉娜维尔他们把党卫军残余分子押解上来,然后问谁带烟了……洛萨和阿尔丰左都不抽烟,塞尔玛和吉娜维尔更不用说了。

    最后还是门德出声道:“我身上有雪茄。”

    是那种细细的雪茄。

    李尧对这东西不是很懂,但看雪茄外面装饰精美的鎏金烟盒也知道这雪茄不便宜。

    他从门德手里接过雪茄,抽出三支点上。

    青烟袅袅里以烟代香朝着马格鲁大街方向行礼鞠躬。

    这不单是告慰蒋大金,

    也是祭奠在这场动乱里死去的普通人。

    他们做错了什么啊?

    要遭受这样的变故!

    李尧把三根雪茄放在天台的边缘,特意使用法师之手给三根雪茄稳定住,然后转身看向门德他们:“说实在的……昨天一直到刚才我都在思考着怎么报复你们。”

    门德沉默以对,

    站在他身后的汉德森则在微微颤抖着。

    他想逃,

    可天台上全是对面青年的人,己方就剩下一群研究人员,虽然也都是异人可战斗力实在堪忧。

    而那四个巨人一样的异类……

    它们在皇帝被轰杀后就被那血红色的黏稠物体和一团诡异的色块联合绞杀了。

    现在,

    那两样东西占据天台四角,封死了方向。

    他们!

    已经无路可逃了!

    天台上的风有些喧嚣,李尧突然就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他说道:“本来我想着我要尽我所能的折磨你们……”迎着门德那骄傲的神情,李尧笑道:“你还别不屑,折磨人这事我能给你玩出花来。”

    毕竟,

    他是个法师啊。

    李尧举例道:“比如把你们的灵魂囚禁在身体里,让你们亲眼看着自己日渐**,变成死灵傀儡。又或者通关请求截取一个时间片段把你们囚禁在反复循环的一天里;再或者……把你们献祭给某些疯狂混乱的邪恶,体会下什么叫最绝望最极致的扭曲。”

    “可那样对我来说就太累了。”

    “我为什么要用你们的肮脏龌龊来惩罚自己呢?所以你们干干净净的死掉就很好了。”

    李尧来到阿尔丰左身旁:“给我左轮。”

    阿尔丰左从后腰拔出一把枪递给李尧,这是一把灵能武器,其内涌动着微弱的灵能。

    李尧拿出弹鼓看了眼子弹满仓。

    于是他倒出一颗子弹接着把弹鼓一转重新合上就抬枪对准了汉德森笑道:

    “我们来玩个游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