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0章 授任仪式(第一更,二合一)

    梅芙生物制造企业的开幕式已经接近尾声。

    在咨询完大部分的代理授权事宜后,不少势力的代表都离开了这里。但也有很多势力的代表留了下来。

    比如基金会,

    比如卡塞尔学院……

    这些势力和面壁人组织都处于比较友好的合作状态。

    而他们之所以留下是为了观礼。

    等到差不多了,

    一直坐在下面不曾展现过自己存在感的钱女士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一副温和端淑的模样,仿佛邻家慈祥的老奶奶,她来到演讲台上,冲着下面微笑颔首,以示致意:“大家也都是熟人,我也就不说废话了。今天借着梅芙制造排场咱们面壁人也发布点事情。”

    伴随着钱女士的话音,

    下面那些各方势力的代表纷纷站了起来,默默的形成两排列队。

    钱女士目光落在陆行深身上,这次她没叫陆行深的别名。

    她庄严肃穆的叫道:“面壁人组织执剑人陆行深何在!”

    “在!”

    陆行深顿时站得笔挺!

    龙蛇手杖夹于腋下,踢着正步从人群后面走到两排队列中间,转向立定都十分标准,如同**升旗队的红旗手。

    钱女士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说道:“即日起你将成为面壁人组织第二位震慑者,执掌权柄,庇护汉土,佑我华夏!”

    陆行深躬身垂首:“是!”

    钱女士从高高在上的演讲台上走下来,从陆行深怀里抽出龙蛇长剑。

    伴随着清亮悠长的剑吟,那呈现厚重方正姿态的八面剑刃落在陆行深的肩头,钱女士问道:“接此任后,汝将身先士卒鞠躬尽瘁,凡战争血灾之责尽系之于你,不可推卸只可直面,汝愿持否?”

    陆行深感受到肩头的长剑一下变得很重很重。

    以往心意相通的龙蛇长剑仿佛变得陌生疏离。

    他被压得腰背更弯了一些,深吸一口气他回道:“学生愿持!”

    钱女士手上力气又重了几分,语气也更庄严:“接此任后,汝将受世人瞩目,届时有人辱你、骂你、疑你、诽你,亦会有人夸你、赞你、捧你、奉你,须汝本心不动,静虑深密,忍常人百倍之煎熬,汝愿持否?”

    陆行深觉得肩头很痛,仿佛一身通天本领都在此刻消失。

    可他还是大声回道:“学生愿持!”

    钱女士手上的力气终于松了一些,语气也缓和了许多:“接此任后,常受诱惑,有人以金钱权势诱你,有人以美色佳人诱你,有人以秘宝神物诱你,有人以宇宙奥妙诱你,如此种种皆真实不虚,汝须拒之弃之不顾之,汝愿持否?”

    轻飘飘的声音在重压之后仿佛从严寒凛冬吹拂过来的一缕春风,

    叫人舒适,惬意。

    一股懒洋洋的感觉从骨子里复苏出来。

    恍惚中,

    陆行深仿佛看到了自家老师说的那些东西,数不尽的金银财富,看不过来的美女佳人,还有成堆成堆叠放在一起的秘宝每一件都有轰杀当世最强的能力,亦或者有着扭曲改变现实的力量!

    而这些东西,

    都是属于他的。

    只要他肯点头。

    陆行深的思维顿时变得很迟钝,那些被压在骨子深处的念想在此处统统被释放出来。

    他想起刚刚参加抗战的时候部队里没钱买装备,买药,甚至都快没吃的了他们这些基层士兵就只能吃点面和草糠的窝窝头。

    那东西吃起来真硬啊,

    不就着水都咽不下去。

    就算就着水那东西吞下去也粗糙得划嗓子,吞得叫人难受。

    后来走长征,

    两万五千里的路程,其间共经过14个省,翻越18座大山,跨过24条大河,走过荒草地,翻过雪山……沿途最大的威胁不是敌人,而是粮食。

    过草地和雪山的时候他们真是什么东西都吃了!

    草地里能吃的肯定都吃了,吃完了就吃战马,到最后连皮鞋皮带都煮来吃!

    但他们没吃人!

    一个,

    都没有!

    哪怕那些战友无声无息的倒在自己面前,哪怕就是吃了战友他们也不会责怪!

    只要最后能赢,

    只要……能完成那辉煌的,灿烂的伟大目标!

    他们愿意舍弃自己的皮囊以供养战友!

    但是,

    他们没有。

    如果啊……如果他们当时有钱,如果他们当时可以买更多更好的装备,可以买更多更方便储存的辎重粮草!

    是不是,

    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如果,

    我有那么多钱……

    是不是,

    就不会有那么多战友活活饿死!

    倒在自己眼前?

    那些老班长,老排长……是不是都能活到现在,见一见如今这繁华的世道?

    陆行深颤巍巍向前伸出手,那璀璨迷人的金子已经不是金子了,而是一颗颗色泽金黄饱满的小麦,而是一粒粒雪白圆润的大米!

    他伸出手,

    摩挲着那些小麦和大米,感受着食物特有的干燥和芬芳,他不由得深吸一口气,笑了起来:“现在咱们国家啊,已经不缺粮食啦。”

    或许还有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上,

    可只要肯干肯挣生活!

    就不会饿着,冻着!

    于是陆行深把手里的粮食挥洒出去,脸上满足欢喜的模样仿佛看到庄稼丰收的老农。

    随着那一把粮食落地,

    眼前成山一般的粮食就这么不见了。

    如烟云般飘散。

    而在云烟的背后,是一个女人。

    模样不是特别好看,普普通通的样子,留着齐耳的短发,身上穿着草绿色的军装,脸上在荡漾着六七十年代独有的笑容。

    那笑容带着点羞涩,

    很干净,很纯朴。

    陆行深的心脏顿时像是被电击中一种抽搐起来,仿佛有谁在他心上狠狠劈了一剑,他的心脏因此出现一个巨大的豁口,鲜血哗啦啦的流淌着,巨大的疼痛如同烧红的烙铁在伤口里反复的搅拌着。

    他捂着心脏,

    止不住的难过流淌出来。

    陆行深艰涩着笑道:“心魔嘛,我懂。可没想到你会来啊……”

    不过也很好。

    这么多年啦,一直心心念念记着你,可有时候回想起你吧总觉得你的脸很模糊。

    我记得你的眉眼,也记得你的鼻梁和嘴唇。

    可渐渐的就怎么都看不清你的脸了啊。

    陆行深抹了抹眼角,然后笑着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里面藏着一封发黄发脆的信:“这是你写给我的信,你说会等我回来的……

    你这人从来不说假话,

    可怎么就在最后骗了我呢?”

    你知道不知道?

    我很难过,一直很难过。

    陆行深上前抱住那个笑得很干净的女生,这一抱跨过漫长的时光,跨过数次的变迁,于是怀里的人也开始渐渐消散。

    如梦,如幻。

    陆行深感受着渐渐空虚的怀抱,轻声道:“别了,我的爱人。”

    从今往后,

    我不想你了。

    等到怀里的人彻底消失,陆行深大步向前走去,无数秘宝蜂拥而来,无数人影也纷纷踏至,还有无穷的奥秘和知识可他都不闻不问,向前走着!

    哪怕前面一片漆黑,

    可他再无半分迟疑!

    一直走到黑暗尽头,一直走到曙光突显。

    等到眼前的光越来越大,陆行深终于回过神来,见到了脚下的地面,听到了周围众人的呼吸,感受到了微风拂过手背肌肤的触感……他回来了。

    这一次他抬起头,迎着老师的目光柔和却坚定的说道:“老师,学生愿持。”

    钱女士微笑起来:“我信你。”

    她抽回长剑,双手平举道:“震慑者陆行深,请接任。”

    陆行深挺直了腰杆,雄伟恢弘的气度冉冉升起,厚重磅礴的气势仿佛大陆板块撞击挤出的山脉,观礼众人仿佛听到了来自大地深处以及来自苍穹之上的共鸣!

    华夏气运,

    仿佛在朝着这里倾斜。

    气运一说从来都很缥缈玄乎,可此时此刻天地同力真就让人有这般感受。

    陆行深接过龙蛇长剑!

    沉重的长剑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孕育!

    他收好龙蛇长剑,先对四方行礼,又对自家老师行礼,最后对着观礼众人行礼,并说道:“感谢诸位前来,陆某不胜感激。叶羽,你上来。”

    叶羽闻言顿时身子一挺!

    终于到我了吗……

    他的执剑人授任仪式将由新晋面壁人震慑者亲自授予!

    刚才那庄严肃穆的场景令他印象深刻,所以心中也充满了期待!

    于是叶羽学着陆行深之前的姿态来到队列中间,就站在陆行深面前。

    陆行深也学着钱女士的做派抽出叶羽的长剑,看着眼前气质颓丧的年轻人,陆行深十分感慨:这小子跟着自己得有快十个年头了吧?

    虽然自己不曾把这一脉的剑术传给他,但不传他并不是因为叶羽不配或是他藏私。

    而是他这一脉剑术对心杏要求很严苛。

    相比之下,

    根骨资质什么的能优则优,不能的话也不用强求。

    他走访华夏这么多年,靠着一颗剑心寻找传人,终于在省城遇见了陈曦,那饱经风霜却依旧活泼纯正的赤子之心十足难得!

    所以他才想方设法要把剑术传给陈曦。

    毕竟,

    这一脉剑术越是修行到后面对心杏的考验就越大。

    叶羽本杏低沉颓懒,强行修行他这一脉的剑术容易背道而驰走火入魔。

    不过,

    虽然没传剑术,可这十年里他给叶羽的指点也很多很多了。

    说是记名弟子也不为过。

    都说一个徒弟半个儿,看着叶羽到如今地步,他很欣慰。

    叶羽惯用的长剑搭在他的肩头,

    陆行深问道:“知道自己要接任执剑人了吧?”

    本来很激动的叶羽登时一愣!

    等等!

    不是这展开的方式好像有点不对吧?!我说二大爷您认真点啊!这可是我一生里的高光时刻啊啊啊

    陆老头一见叶羽愣了顿时皱眉:“问你话呢!”

    叶羽已经宕机了,愣愣道:“啊?啊!我知道……”

    陆老头撇了撇嘴:“那你知道执剑人该干些啥吧?”

    叶羽愣愣道:“执剑守汉土,强敌来犯虽远必诛,不退一步,不让寸土……”

    陆老头点点头:“还行,知道了那就要做到!要是做不到!”

    他一瞪眼:“二大爷我指定得劈你!”

    叶羽崩溃了!

    不是这样的吧!

    说好的神圣和庄严呢!

    不带您这么随便的吧!

    陆老头只当叶羽是激动的发愣,所以长剑收回平举在手推到叶羽跟前,这会儿他的语气终于深长了许多:“往后你就是执剑人了,这担子不轻啊。不过你压力也别太大,打得过咱上去劈他!打不过的……你跑回来告诉我,我去劈他。”

    你二大爷,

    从来没带怂的!

    明明是很护短很挺感人的话,可叶羽现在就只想哭!

    老子这辈子的高光时刻啊!

    毁了!

    就他妈这么毁了啊!

    也不知道能不能捱到将来自己传位给下一任执剑人的那天……到时候自己肯定也要给那孙贼一个大大的惊喜!

    艹!

    陆老头见叶羽在那儿走神,不由道:“喂你干啥呢!接任啊!你是对组织不满还咋地?”

    叶羽:“°°……”

    二大爷,

    我是对您这操杏有点不满意啊!

    可这话他不敢说不然肯定被劈!

    所以他乖乖接过剑就准备灰溜溜钻回人群,然而二大爷不放过他直接叫住他:“你去哪啊?都执剑人你站上面来!”

    叶羽:“……”

    他怪怪来到钱女士和二大爷的下首,趁着重新站位的空档他的小声bb道:“二大爷不是我说您啊,您就不能学学钱女士给我点牌面吗?你这样搞得我很没面子诶!”

    二大爷斜瞥了他一眼,冷声道:“执剑人干啥的?”

    就是出去做刽子手杀人的!

    是面壁人对外甚至对内最锋利的武器!

    担任如此职位你跟我说面子?

    二大爷教训道:“面子是我给你的吗?不,面子不是任何人给的,是自己挣的。”

    用你的手里的剑,

    用来犯敌人的血!

    给自己挣足脸面!

    叶羽被教训得一愣一愣的……他仔细品了品,发现特么二大爷说的好有道理他竟然完全没法反驳!

    所以,

    往后自己脚下铺往尊严的道路将用敌人的尸骸和鲜血铺就吗?

    而在道路的尽头,

    自有荣耀为其等待,等其加冕。

    想想,

    似乎也挺不错的。

    到这里,

    梅芙生物制造企业的开幕发布会就正式结束,剩下的各方友好代表纷纷上前恭贺新晋震慑者以及新晋执剑人的诞生!

    而在人群里面,

    不少媒体类的异人组织都在飞快思索着今晚的报道和标题!

    要足够震撼!

    轰动!

    好借助面壁人的热点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名字!

    毕竟这年头,热度就代表流量,流量就代表金钱!

    当然,

    也有一些人有着别样的心思。

    比如蔻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