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0章 我们的态度(第一更,求全订)

    《提剑杀人去,千里不留行!》

    ——面壁人组织执剑人陆行深晋升七阶后一夜纵横四大洲,斩获人头无数,各方势力纷纷震动!

    这条内容在全版置顶,字体被加红加粗想不看到都难!李尧点进去后,这篇内容就陆老头突破七阶之后的行为进行了描述,但对各大势力来犯阻挠的陆行深晋升这件事轻描淡写的略过,文章通篇都在描述陆老头的强大和不可抵挡,然后着重描写了那些被找上门势力的惨状。

    最后再轻轻带一笔:

    华夏地大物博,能人异士无数,面壁人身处其中不到百年就惊现两位七阶大能!

    长此以往,

    世界格局将如何?

    世界和平将如何?

    李尧稍微品了一下就觉得很有意思,这笔法是有点厉害的啊,通篇没有表明自己的确切力场,把既定事实拿出来避重就轻的这么一润色就成了一篇相当不错的抹黑面壁人势力的软文。

    当然,

    在异人论坛的也不一定都是蠢人。

    李尧翻到下面的跟帖,果不其然这篇帖子下面吵了起来,撕逼撕得那叫一个凶啊!

    有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在质问面壁人,在担忧国际格局。

    有的在职责陆老头:

    “别人就是阻挠你一下!还没成功!你竟然杀人全家!简直残忍!就是个刽子手!”

    然后引申到面壁人身上!

    斥责面壁人都是凶狠残忍的屠夫!

    这种论调竟然还挺多人支持的……

    李尧当时就笑了。

    这让他想起琼瑶阿姨和于正阿姨比下那些论调:「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啊,可品如失去的可是爱情啊!」

    嗯…

    好像有点奇怪。

    算了,

    这都不重要。

    当然也有人指出这篇帖子避重就轻:“明明就是各家势力来犯华夏,然后华夏方进行打击报复,怎么就给你说成了寻衅挑事儿?”

    然后就有人在下面回复:“面壁人行事乖张跋扈,长久以往必然势大难遏,若现在不出手制裁等到其占据霸权地位,全世界都将生活在面壁人的恐怖掌握下。”

    李尧看了特么一头雾水。

    这么回复的这位兄弟你特么脑子眼是堵了屎吗?

    谁在跟你说面壁人势大难遏的事情啊?

    我在跟你谈论A你却跟我说强调B,我真要跟你论证B你不是要站在宇宙的中心呼唤C啊?

    看来异人世界网民的素质也不咋样吗?

    当然,

    上网刷论坛的就好处之一就是你能看到很多很多的沙雕网友。

    有的是专门来逗乐讲段子娱乐大家的假沙雕。

    有的就真是脑门让屎给糊得死死了的真沙雕。

    李尧看了下那个人的ID,名叫「爱马仕牌意大利炮」,

    ID所属区域:华夏。

    李尧:“……”

    真是什么样的狗都有嘿!

    李尧突然想起前两天看到的新闻:《内地多名小动保头目应邀赴美深造,培训费用全部由美利坚国务院承担》。

    甚至于某些活跃在微勃,逼乎的知名大V的活动经费也来自美联邦的国务院或者其他基金机构。

    你说神奇不神奇?

    好吧,

    放在战略层面来看这里面很多事情其实也都无可厚非,又不是只有别人家会做。

    面壁人和国内情报部门那群坏怂也没少朝别人家泼脏水扔大粪。

    都是玩战术的有脸觉得别人家脏吗?

    当然有脸啊!

    我李老板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那群战术杏的一个个心脏得跟恒河水似的!

    噫,

    嫌弃!

    然后就有一个ID区域在北欧的名叫「索尔贴身T恤」的论坛用户回复「爱马仕牌意大利炮」:“面壁人啥时候不强了?这么久欺负谁了?”

    李尧浏览了一会儿就拿出手机给参谋部的王学义发信息,他俩也算是“交情甚笃”——嗯,这是王学义原话,他说大家毕竟一起坑过人打过架,那交情肯定是铁纯铁纯的。

    但李尧不这么觉得。

    他和参谋部那群心眼贼脏的坏怂不一样,他李老板只是在人间阅历的时候想到的手段有点多,

    其实真的不脏。

    脑子好使聪明总不能怪脑子吧?

    就算怪它也不同意啊!

    李尧美滋滋的想着,然后扣字给王学义:“歪歪歪是老王吧,在忙啥呢?”

    王学义:“……您能给我把那个「吧」字给去了吗?”

    李尧乐了:“你这人咋这样!咱俩这关系我能占你便宜吗?你不说我都没注意!”

    王学义:“呵。”

    你这一解释我都快感动得信了。

    他问道:“还是那句话——咱们参谋部的大门永远为您敞开,最近咱总长很想念您啊,有空过来坐坐?总长说了给您开空间门过来,省钱快捷!”

    李尧教训道:“这是公器私用!你们这样不行的啊我告诉你们!”

    那边顿了一下,

    很快王学义发了个冷笑表情过来:“钱女士在你隔壁呢?”

    李尧棋逢对手有点激动:“行啊老王怪机警的啊!”

    王学义在对面也搓着手心激动得爪子都有点麻:“咱俩能练练!”

    李尧:“行了不扯淡,异人世界论坛你看了吧?都炸翻锅了。”

    王学义:“那又怎样?”

    李尧:“你们参谋部就不怕面壁人的形象在外面的被抹黑太厉害往后不好开展工作?”这种洗脑舆论还是很可怕的,美联邦现在都有不少人把华夏当成妖魔鬼怪,隔壁日岛离得这么近,可他们的年轻人对二战发生的事情都不清楚。

    就算你给他把证据砸他们脸上他们也不想道歉。

    他们觉得那是执政党犯下的错误和他们普通人有什么关系?

    这不要脸的风范颇有周树人拒绝逮捕鲁迅的风范。

    如果说有什么缺憾的话,

    大概就是当年没能赢下那场战争。

    王学义:“有心了。陆老这事儿确实是意外,他老人家一怒冲冠血流漂杵也是意料外的事情,不过咱们这边有应对,而这事儿还和你有关。至于抹黑不抹黑的……放心吧,这会儿他们闹得有多凶翻转起来就有多打脸。”

    这种手段即便在娱乐圈也已经被玩烂了。

    只不过这次是事发意外,

    很多事情不曾提前谋划也不知道面壁人那边能不能的反转过来。

    不过看王学义这么自信,

    那应该是有高人在后面出谋划策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下午的时候,

    陆老头从外面回来了。

    李尧听见动静就走了出去,他看到陆老头身上原本得体的暗蓝色西装变得残破褴褛,里面灰白色的衬衫袖口沾染着血迹,西装下的马甲上血点更多,一头花白碎发有些凌乱,脸上挂彩,眼神看起来阴郁且疲倦。

    他脸庞本就刚毅开阔,眼睛深邃鼻梁高耸。

    加上此刻的感觉竟然有些神似《狩猎》里的麦德斯米科尔森。

    他倒提着龙蛇手杖站在那可已然发芽的银杏树下,

    脸上的神情像极了一个迷路的孩子。

    钱女士也从隔壁深夜酒吧走出来,见到陆行深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模样不由温和的笑起来,钱女士对着他招了招手:“回来就好,快回家吧,我让小凤梨给你做饭,吃完洗个澡好好休息下,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了。”

    陆老头就觉得眼窝发热,

    妈的…

    都一百来岁的人了。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对不起老师,给大伙儿添麻烦了。”

    钱女士却不甚在意,她走到陆老头身边仿佛幼儿园的老师给孩子领回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怕什么呢?是我们不顾大局吗?不是。你要知道啊——”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人都是很贱的,

    打回去不是我们的目的而是我们的态度。

    我们不想惹事期望世界和平美好。

    可面对刁难时我们也绝不怕惹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