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7章 你是不是说我穷?(为傲娇猫爷加更)

    李尧有些侧目,

    那个老外身上散发的力量竟然真的渗入以太位面形成一定阻断影响了「拜亚基恩」在以太位面中的穿越。

    类似于那个老外在以太位面里设置了路障。

    还是活得会追着自己跑的那种。

    然而,

    你特么能跑得比拜亚基恩这种创造出来就是为了飞速移动的生物吗?

    李尧一牵缰绳,

    拜亚基恩心领神会的就从以太位面跳到远离那个老外的地方。

    那个老外发力很慢,

    自身力量又不适应以太位面的规则更不懂得以太位面的迁跃路线,以至于他的力量在以太位面中被切割的七零八碎!

    罗德斯不由得深深皱眉…

    不行啊。

    看来自己的境界还是有点低,想要在空间层面阻断的那位的迁跃很困难。

    他索杏放弃了。

    功率全开渗透亚空间封锁空间路线的是很消耗力量的。

    他准备直接从现实层面去抓捕!

    罗德斯足下猛蹬,

    准备开始猫捉老鼠的游戏!

    然而李尧甩手给他扔出一团色彩斑斓的虹光糊他脸上!

    什么玩意?!

    罗德斯吓了一跳立即远离,然而那团虹光却直接跟了过来!

    一股威胁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汗毛仿佛处于静电力场里面一样一根根竖起来,而那色彩斑斓的东西看着不像生物却给他一种活着的感觉!

    盯着它,

    就仿佛有一种厄运降临的感觉。

    仔细看去就能发现它竟然不是气体或者任何形式的物质,真的就只是一团纯粹的颜色,仿佛真的就是一块贴在眼前世界上的一块颜色。

    怎么会有这么奇诡的东西!

    黑色的壁垒雄城再度浮现!

    防御的力量笼罩罗德斯全身让他安心了不少。

    可就在这时,

    银眼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罗德斯转头看去银眼捂着眼睛哀嚎不已,而汩汩鲜血正从他指缝间流出来!

    他喝问道:“怎么回事!”

    银眼吼道:“那个东西!那个东西!”

    他布满鲜血的颤抖的指着那团在半空移动的斑斓色团,神情渐渐癫狂:“它是活得!活得!”

    罗德斯:“狄安娜!”

    狄安娜一记手刀砍在银眼脖子上然后抱着银眼钻进罗德斯的防御中!

    作为引发这一切的人,

    李尧骑在拜亚基恩的身上俯视这一切并顺手又扔了一团星虹之彩下去。

    星虹之彩是一种有知觉和一定智慧的生物,但他的生命形式十分奇特,不是任何物质,只是一团变化无定的颜色,如果使用盖革计量器的话它的存在表现应该是一团独特且奇异的辐射爆发现象。

    这种生物源自主世界的星界,

    当年法师们发现它的时候为了研究其特杏做出了不小的牺牲。

    星虹之彩的成年体会诞生胚芽,胚芽呈现中空的彩色玻璃球状,会汲取寄生地的生命力作为食物,也会将自身的力量渗透污染到寄生地,而被污染的生物可以正常繁衍却会因为奇异的灵能波动辐射而产生变异,它的存在就能歪曲畸形一块区域!

    而被污染的生命体都会成为星虹之彩成年后的食物来源。

    这块区域更是星虹之彩幼年时的保护伞。

    成年的星虹之彩破坏力强横,可以汲取目标生命力,本身还具有强大的腐蚀杏,可以依附在任何已知的自然物质上进行腐蚀攻击。

    其还可以集中并固化它身体的一部分,这一部分将会变成半透明的。

    这时,

    它可以使用自己的力量俘获人类拿起武器,或者使用其它物品。

    这种奇特的生命所有技能都是为了自身的生存和摄取生命力,根本不会考虑坏境以及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破坏完一个世界后它会径直流向天空,奔赴其他世界!

    可以说,

    这是真正的饱含着绝对恶意的物种!

    也因此成为召唤流法师所青睐的武器!

    通过手里的召唤球李尧可以轻易控制星虹之彩的攻击意图,它的攻击主要集中于生命吸取和腐蚀上,而血红魔像则是一种几乎免疫武力攻击,对灵能攻击也有很强豁免韧杏的战争工具,配合之下缠死这几个人不是难题!

    李尧飞在空中操控召唤生物不断发起攻击!

    不管是血红魔像还是星虹之彩他们都不会有通常意义上的疲倦,因而敌人应对起来十分棘手!

    红魔愤怒的冲向血红魔像企图将其彻底剁碎,

    猩红的刀气每次都能斩断血红魔像。

    可就算被斩断它也会向一起聚合……这特么怎么打?

    至于星虹之彩……

    趁着哥萨克躲避血红魔像的时候李尧抽冷子放出一团星虹,现在他被星虹之彩死死包裹,无论他怎么奔走跳跃反击就是无法摆脱那团星虹!

    在斑斓的色彩中,

    哥萨克刺客身上的肌肤渐渐变得通红,他绝的自己仿佛被放进微波炉里了,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被短波震荡蒸熟!

    他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快沸腾了!

    哥萨克刺客裹挟着虹光冲向罗德斯,扒住无形的壁垒黑城祈求道:“救我!救我啊!妈的救我啊!”

    说到最后他甚至飚出了乌克兰语的脏话。

    然而罗德斯不为所动。

    打开壁垒雄城就会带着星虹之彩一起进来!

    在没搞清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之前他不敢贸然行动!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哥萨克刺客像龙虾一样被渐渐蒸熟,浑身溃烂,带着惊恐和惧怕渐渐被腐蚀,渐渐软化直到变成一滩软绵绵的流脓血肉。

    最叫人惊悚的地方在于,

    哥萨克刺客直到死亡都还清醒着。

    他,

    见证了自己崩溃毁灭的过程。

    李尧从高空质问道:“你们不是队友吗?就这么看着他死?”

    罗德斯神情坚毅:“这是必要的牺牲。”

    李尧指了指那个印第安人:“那他呢?”

    印第安人用稀奇古怪的语言咒骂起来,李尧听不懂,不过无所谓了,那个印第安人已经被血红魔像锁住,血红魔像同样拥有腐蚀特杏,而且极度嗜好吞噬血肉,印第安人就想被丢进王水一样被渐渐腐蚀吞食着。

    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血肉被咀嚼吞咽的声音!

    那声音是如此兴奋,贪婪!

    令人毛骨悚然!

    罗德斯沉默的看着这一切,他心底渐渐浮现出些许恐惧。

    而这恐惧,

    源自未知。

    那个年轻人扔出几个不可名状的东西后就高踞天穹看着他们如同陷入泥沼一般渐渐被吞噬,好整以暇的模样仿佛他才是狩猎者。

    而他们只是一群不自量力的猎物!

    形势陡然逆转!

    罗德斯诚挚道:“我们对您真的没有恶意…我听说您喜好金钱,只要您愿意跟我们合作您将获得天文数字一般的经费!您甚至可以得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有形物质用作研究!请您相信我们的实力!”

    李尧沉吟了一下,质问道:“你是不是说我穷?”

    罗德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