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公历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

    农历戊戌年腊月十八,

    凌晨三点半。

    我在昆明。

    早在公历新年的时候就想和大家聊一聊,那时候心情还是挺激动,因为这本书入精了。感谢大家这一路风雨同程,得以聚甲三千成一人所梦。

    ——提莫拜谢。

    那时候激动地我直接在群里发红包了……还不少!

    当然也不是很多。

    毕竟我穷嘛。

    那时候意气风发,似乎觉得自己终于有所成一样。

    可我知道生活从来不会给我好脸色。

    我用七年披星戴月日夜煎熬换来今天,接下来等着我的是什么?我不敢想,我就只是码字。然后一拖再拖,拖到现在。

    最近连水群都少了,可码字的数量却没上去。

    不是我偷懒。

    而是……

    我确实有点疲了。

    越是入行久就越是能够体会到十年笔耕不辍的厉害,虽然那位被戏称「网文入门必读系列」,也有人说都是工作室出品——可在人家出名之前呢?

    我才连续更新一百三十多天就已经觉得每天需要更多时间去推敲,构思,模仿书里每个人的杏格和应该说的话应该做的事,

    以及,

    每个人的相杏和这本书的基调是否相符。

    也要想着节奏是不是拖沓了,布局是不是有错漏的地方,跳脱的地方跳的好不好?

    严肃的时候我写得满意吗?

    出现在《死党》这本书里的人、物越来越多……

    形形色色的人、物每天都在我脑子里开小剧场。

    我这人发散思维比较厉害,

    于是就经常有某些角色想跳出来搞事。

    比如应缺。

    这货跳的最凶,可如果我写他就真的成了支线。

    我说这些不是说我有多辛苦。

    多辛苦都是应该的,

    因为我是职业的。

    职业选手就要有职业选手的素养。

    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稍微宽容一些,毕竟这是一本要写好几百万字的书,每个人我都想着给安排一个结局,一个巅峰的光辉时刻——用最恰当的笔触和方式。

    藏在心底的那些个故事,

    那些个人,

    我想他们更好一点,更丰满一点。

    这本书推进到现在,收到了许多评价,当然有许多喜欢的,也还有许多不喜欢的。

    不管哪一种评论我都仔仔细细看了。

    甚至每章的本章说我都回头去看了……某天早晨六点没睡,去翻看本章说,发现本章说又堆积了好多,于是开始翻,三个小时才看了四十几章……

    我的天。

    果然章评区都是人才。

    其中有很皮的,有争执,还有批评的……我都看了,也思索了。

    那时候就觉得:

    哇!

    我不是一个人诶!

    有很多人都在跟我一起,跟着《死党》一起前进。

    这种不孤单的感觉真好。

    虽然这一路以来我饱受摧残,可我一直没放弃果然也是有迎因的。都说写作的人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孤独也最热闹的灵魂,

    ——现在看来,似乎没错。

    好,让我来着重感谢一下我的萌主们~

    「绚什」(我到现在没弄明白这货后面那个字怎么读……不过我们是微信好友,也可以叫他橙子~别误会,这是个爷们。)

    「啊ze泽」(这是死党的第一位萌主,人狠话不多,我想表白都没得表白。)

    「小学生什么的真是太棒了」(这位貌似是我同乡,利索果断的很~)

    「乌龙铁观音」(这位大佬连群都没加……弱弱问一句,大佬,加群吗?杏感提莫,在线撩骚。)

    「潇湘夜羽」(叶羽政委真是很棒很棒哒~从帮死党要章推到我的生活心情都在关心……而且有钱!家庭成分还好!地主阶级!单身可撩!所以有妹子动心的请联系我,我给你们介绍!)

    「守望竞彩」(这位大佬不在榜上,因为我囊中羞涩所以直接私人赞助我了……拜谢)

    剩下的书友还有好多好多~

    傲娇猫爷会因为被点名而开心,

    陈思王最近出现的少了我有点想他。

    莲枫同学最近疯狂吐槽,我注意你好久了。

    七海风是懂得真多。

    我都说了我超可爱的啦是不是妹子啊?还有艾米莉亚婷,泽泽纳~谁说提莫没有女粉的?

    站出来!

    看我捶不爆你!

    我是个知感恩的人,感谢你们一路相随,不离不弃。一八年可以说是我以往收获最多的一年了。

    真好。

    说了那么多开心的事,再说点不开心的事吧。

    比如:

    之前订了飞泰国的机票,本意是不想在家过年,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退票,总价四千三的机票扣了我三千四,只能退我九百。

    我一年理财的赚得钱都没这么多!

    当时就气哭了。(不是修辞。)

    妈的……

    我怎么这么作啊,这些钱留给家里过个好年也好啊。

    再然后,

    出来散心。

    本来丽江的朋友说最近淡季,等我都到昆明了又告诉我——过年最旺。

    我特么……

    原本一两百的客栈价格会涨价到五六百。

    我特么……

    我现在好累好迷茫。

    我该去哪我能去哪……

    更不要说一九年才刚开头就给了我多重「惊喜」,我也好想有个汤师爷给我翻译翻译***到底什么叫做***惊喜!

    艹!

    这些事情发生有点时间了。

    我都压着,

    慢慢把情绪都消化得差不多了才敢说出来,像是饭桌上大家拿出来自嘲的玩笑。

    可我知道,

    这里面每一句话都是刀子划过之后血淋淋的伤疤。

    现在人的崩溃是一种默不作声的崩溃,不想活也不敢死,每天在深夜里歇斯底里又在每一个白天扮演好一个成熟庄重的成年人。或许谁都不是很容易,可我们这一代似乎格外艰难。

    后来归根结底想了想:

    到底是我太穷了。

    如果我有钱,这些苦恼就不会发生了。

    有钱人虽然获得了想象不到的快乐,可也失去了那么多的烦恼。

    羡慕到质壁分离。

    ***说: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可我看了看我的赛道,

    又看了看别人的赛道,

    我看了看身旁的啦啦队,

    又看了看别人的啦啦队,

    没什么话想说了。

    就做吧。

    我改变不了赛道但是我可以给自己穿上鞋,啦啦队不是那么豪华最起码我还有……

    我还有所爱之人及爱我之人,我还有一路汇聚过来灵魂那么有趣的你们!

    不止三千!

    所以,

    大家晚安。

    我看能不能睡着,睡不着就更新。

    我,提莫,码字机器!

    么得感情!(说这话我是真心虚……可不管你们信不信,没更新的时候我是真的在憋更新。就像母鸡没下蛋的时候是在等蛋熟。)

    爱你们?′?‵??。

    我是提莫,

    我们每天都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