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8章 你要娶我呀(第二更,敬人间)

    陶胜越是四阶异人的水平,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也有四阶的战力!

    不过那女人没有异能,所以战力弱上不少。

    可即便如此也不该被那女娃子给压制了!应该是那白火的缘故……那火焰仿佛有自己的灵智一样保护着那女娃,甚至还能分化出火舌来攻击他们!

    想他陶胜越堂堂四阶高手!

    竟然被个小女娃压制了!

    欺负谁呢!

    “滚!”

    烟尘中陡然传出“轰”的一声巨响,裹在重重白火里的王美玲像是个皮球一样被陶胜越抽飞了出去。

    “吼!”

    浓郁的白火几如实质,层层白火里只能看到王美玲的面容变成了狰狞的剪影,那剪影狰狞野杏仿佛平日里的小姑娘正在变成一只没有理智的野兽,眼角和嘴角都在夸张的向后咧去。

    她四爪着地刚站稳就准备再冲进去时却被水生挡住了。

    水生伸出手按住王美玲的脑袋:“没事了没事了。”

    白色的火焰诡毒凶狠却不伤水生分毫,王美玲也渐渐平静下来。

    煊赫炽烈的白火渐渐柔和下来。

    最后,

    那些火焰仿佛几根尾巴一样在王美玲身后飘荡着,加上她头上顶着狐狸面具,这让她看起来像是一只成精的幼小白狐。

    王美玲脸上全是疲倦的神情,楚楚可怜的模样叫人见了心疼!

    她揉了揉眼:“大黑牛我好累啊。”

    水生笑了笑:“坚持一下,你盯住那个女人我对付那个老头。”

    王美玲头被摸得很舒服:“嘤嘤嘤那你要快点喔~”

    “好。”

    水生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稳。

    他看向老头,足下一踏脚下水泥地面轰然碎裂,符文大棒已然在手,炽烈如熔浆的符文迅速亮起,恐怖风压当头而来!

    陶胜越怡然不惧,手中铜棒上莲纹朵朵,渐次亮起!

    在水生攻过来的时候手中铜棒信手攻防却封挡住了水生所有的攻击!

    他甚至有闲暇说话:“那女娃咋回事?邪杏的很啊。”

    “水生你这本事长进不少啊……”

    “「捅字诀」用得很熟啊。”

    “……你要是乖乖从了我说不得现在都回去睡觉了,何必呢?”

    “这下可留不得你们了!”

    “咚!”

    双棒再度对轰,水生被掀翻出去,陶胜越则有点气喘。

    这人还真是不服老不行……他看向水生:“你这体力是不是太好了?”

    水生不说话,他深吸一口气,浑身肌肤顿时变得通红!

    符文铁棒猛地一转背负在身,水生抓住铁棒两端的铁环猛然一拉那铁棒竟然被拉弯!神灵飘带般弯在身后!

    陶胜越:“???”

    这什么路数?

    不是他教的啊!

    水生怒喝一声再度突进,拉住铁环的硕大拳头轰然捶出——这一拳不单有自身的力量,还有弯曲铁棒轰然挺直所迸发的力道!

    “铮!”

    钢铁轰鸣声中,陶胜越被猛地轰飞!

    水生乘胜追击,铁拳雨点般捶落打得陶胜越就一直没落地!

    二十七浮空连击后陶胜越终于落地,他已经被锤得失去意识,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水生仿佛一瞬间削瘦了不少,佝偻着身子大口全息,浑身冒着腾腾热气!

    那模样仿佛寒夜里凶残的神魔。

    他看向陆晓幸,陆晓幸手中短剑麻利一转朝脖子上刺去!

    一言不合就自戕!

    是个狼焱!

    小萝莉王美玲身后白火鬼魅般出击直接钻进陆晓幸眉心,于是她也干脆利落的昏死过去。

    等到尘埃落定,水生拿出手机拨通封离的电话:“大姐头这边都搞定了。”

    封离:“水生牛逼!”

    水生:“你们快点来啊,我好饿。”

    封离:“马上到!”

    特么从鼓楼路到大学城区这边就是有点远!她都已经把人家出租司机的方向盘抢过来飚到120了好吗!

    可车速再快有个dio用!

    城区公路是真他妈堵!

    封离大姐决定了!

    往后深夜酒吧要配上十辆八辆的摩托车!在城市里开车特么除了装逼能干啥啊?烧油多不说你还跑不快!遇上堵车红绿灯能憋死你!

    为啥坐车里的脾气都爆啊?

    还不是堵得吗!

    摩托车就牛逼了……就俩轮子人直接坐在发动机上飞!

    四轮的咋比?

    所以说摩托车对面壁人这种出勤的人来说更实用!

    封离大姐一巴掌捶在方向盘上,捶得出租车都震了震,一旁司机看得那叫一个心疼——捶坏了你赔啊!

    哦,

    他们确实赔得起。

    那个证件看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

    就算赔不起能咋办……征用方向盘的时候人家直接给他提溜出来了好吗!还有那根两米长的长形物体……直接探出车窗了迎风招展!那是个啥?刀吧!

    他就没见过这么暴力的女人!

    烂尾楼空地上,

    水生把那两人拖到一起,从黑色风衣里拿出绳索给两人捆好,然后和王美玲找了个干净的空地坐好。

    王美玲:“饿了吧?”

    水生摸了摸后脑勺,笑得很腼腆:“是怪饿的。”

    “给!”

    王美玲从黑色风衣后面掏出个小包,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各种高热量的零食。

    她的风衣本就小一号,也不知道是怎么藏住这么一包零食的。

    水生笑容更腼腆了,他接过小包打开,拿出巧克力和各种糖果一边吃一边问:“你也吃点呗?”

    王美玲托着双腮:“我不饿呀。”

    水生吃得声音都含糊了:“组织上当初就跟我说我精神里被种了烙印,不过他们也不准备破了它,说是留着钓鱼。说真的我就没见过比咱组织套路更多更脏的组织。”

    王美玲纠正道:“聪明人的事儿能叫余吗?这是战术!”

    水生笑了起来:“你可别跟阿尧学。”

    王美玲一锤掌心:“嗯!我就知道他不是好人!”

    水生:“???”

    不是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啊?

    他连忙道:“其实阿尧人很好的。”

    王美玲:“那他不加入咱们啊?还总跟咱收钱!书上都说了:资本来到这世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渗着鲜血!”

    水生:“……”

    他想了想,回道:“其实阿尧看得很清,也很有主见。”

    王美玲满脸疑惑:“不懂诶。”

    寒冷的冬夜里,天上没有星光,寒风阵阵吹来,不多会儿天上飘起了雪花,一朵接一朵的落下来,辽阔的夜空下仿佛突然多了无数飘落的星光。

    他们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仿佛终末废墟里相互取暖的旅人靠在一起,

    很安静,

    很温暖。

    突然,

    王美玲叫道:“大黑牛。”

    水生:“嗯?”

    王美玲:“大黑牛,”

    水生懵:“啊我在呢。”

    王美玲:“大黑牛~”

    水生慌:“咋啦我这不在呢吗?”

    王美玲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没事呀我就想叫叫你。”

    “喔喔!”水生挠着后脑勺笑得很腼腆:“那你叫吧。”

    王美玲:“大黑牛~~”

    水生:“诶!在呢!”

    王美玲托着腮帮转脸望向身旁高壮刚健的男人,月牙般的眼睛里仿佛藏着一颗颗小星星:“等我长大你要娶我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