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5章 水生哥的故事(第二更,求订阅)

    李尧诧异的望向水生哥,他一如既往的稳,刚健质朴的脸上神情纹丝不动。

    他又迅速瞥了眼测谎仪上指示灯——

    绿灯!

    这是真话!

    或许是受民国时谍战片的影响,又或者是受到香江电影的影响,李尧对这种事情有点敏感,毕竟二五仔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李尧惴惴不安的看向外面的封离和老河他们,却发现他们一个个面色如常!

    嗯?

    李尧问:“你们都知道?”

    封离道:“知道啊,你这玩意还挺准,小赵你上!”

    等到小赵坐到李尧对面封离又道:“小赵受过专业的反刑讯训练,是这方面的专家,如果连她也可以搞定那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李尧定了定心,看向面无表情的赵樱落:“等待十秒我们开始。”

    小赵点头。

    时间一到,李尧开始对小赵进行问题询问。

    和水生哥实话照说不同,小赵在回答问题的时候真真假假,所以表示侦测到谎言的红灯亮了好几次。

    等到测试完毕李尧看向封离。

    封离大姐道:“行啊老弟,一点毛病没有!行了大家伙忙去吧。”

    等到众人都走了,封离大姐才坐到李尧对面:“问吧。”

    李尧想了想,回道:“小赵那个就不说了。”

    那是她在测试李尧的机器。

    对小赵真实情况最了解的是封离,所以封离最有资格评定李尧的测谎仪好不好使。

    封离点点头:“小赵说的谎言都是她自己设计的,也确实没能瞒得过你的仪器,至于水生……他确实有故事。”

    李尧:“没关系我有时间。”

    这里是酒吧也不会缺酒。

    封离撇了撇嘴,索杏拿了瓶酒和两个杯子过来……李尧劈手给封离自己的酒杯夺走:“你喝啥酒!”

    自己多点酒量没点…数吗!

    封离翻了个白眼,我口渴不行啊!

    她说道:“是这样啊……我也只是看档案知道的,当初水生家里出了变故,爷爷奶奶都被村里恶霸逼死,父母也被打成重伤撵了出去。后来水生气不过直接就提刀给那户恶霸家全捅死了。然后就去警局自首了。”

    自首?

    水生哥这觉悟……

    封离继续道:“可还没等上法庭呢水生就被劫走了……”

    劫走他的是一群启示派的极端反人类分子,他们是一个组织,名叫:「莲宗」。

    他们对水生进行游说,洗脑,并传授各种技能。

    水生也确实很厉害——十二三岁就能挥刀屠杀的人怎么可能是一般人?

    在莲宗那段日子,水生的训练成绩很优秀,也得到了莲宗上层的欣赏,甚至开始准备给他物色“契奴”——和契主正好相反,那些人使用各种方式限制先天异人的生命,让其作为提供异能的工具为契约者服务。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训练成杀手的。

    所以把能力给出色的人选才是对资源的最大化利用。

    水生无疑很出色。

    可在缔结契约之前,莲宗的训练基地中发生了一起叛乱,起因是一名同时期训练的少年发现了自己悲惨遭遇的真正原因!

    那少年的妹妹被一群未成年轮流杏发生关系,而那群未成年在法律和家人的运作下,竟然只是批评教育了事,而那少年的妹妹却因此受刺激患上了抑郁症,加上家人对这件事的羞耻感和对抑郁症不理解直接导致那少年的妹妹自杀了。

    然后莲宗找到了那少年,游说他加入莲宗并开始训练。

    直到少年某天无意中发现了真相:原来这都是莲宗当地主事设计的。

    于是,

    那少年疯了。

    他在莲宗的训练基地大开杀戒,可最终寡不敌众被活活打死。

    那少年和水生是一个队的,关系不错,是个有血杏也很义气的少年,很爱笑,笑的时候总是露出一口白得过分的大白牙,他们相互依靠,彼此扶持,在艰苦的训练中为受伤的水生寻找食物,带他走出死局。

    说到这里,

    封离忍不住起身翻出一包烟幽幽抽了一口,吐出袅袅青烟:“你受过饿吗?”

    那种仿佛胃袋活了过来从里面一点点啃噬着你,仿佛自己正在被缓慢吃掉的感觉……

    那种源自最本能的饥饿感摧残着你的神经,足以让人发疯。莲宗控制着他们的食物供给,让他们不至于饿死却一定吃不饱,所以那些受训的学员为了吃的可以做任何事情。

    就在那种情况下,那少年把自己拼死夺回来的口粮喂给水生。

    其实这也是莲宗训练的手段之一。

    在最后,

    曾经是队友的两人需要自相残杀,两人之中只能活一个才能通过试炼。

    莲宗认为只有这样受训者才能真正戒绝人杏,成为最出色的利刃。

    那少年被活活打死的时候水生就在不远处。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少年满脸是血的对他笑,嘴唇龛合仿佛在说什么……可他喉咙已经被割断了,所以只有“呲呲”的漏气声。

    少年最终死了,

    水生什么也没做。

    莲宗训练基地的主管因此对水生更满意,认为水生是为启示派而生的天选之刃。

    因而莲宗高层没有淤给水生安排搭档队友,也因此互相残杀的试炼水生不需要再参加,他直接和那些从自相残杀环节中胜出的少年们参加最后一场试炼。

    这场试炼里,

    莲宗训练基地的教官会下场追杀受训学员,直到剩下最后十人!

    他们可以选择杀死教官,也可以选择杀死同伴。

    当然,

    选择和教官正面硬钢往往死的更快。

    因为教官们一个个都是全副武装手持枪械的屠夫,而受训学员只有一把匕首。

    就在那场试炼中,水生哥靠着强大的作战本能大肆杀戮,杀掉所有的教官,拿上那些教官的物资开始反攻,所有企图杀死水生的受训学员被杀死,训练基地内所有的主管,教官,战士和安保人员也被杀死。

    那一天,

    水生仿佛成了第一滴血里的兰博,化身死神毫不留情的收割着生命。

    直到所有可移动目标都死亡后,水生看到了被关押在铁笼里的许多少年少女。

    他找到基地里的卫星电话,报警了。

    封离手里的烟快烧尽了,长长的烟灰仿佛倔强的缀着不肯散落,她说道:“莲宗在组织上是挂了名的,接到报警后当局里面出动,找到了拿出秘密训练基地,也把水生看押了起来。

    根据水生后来说,那被活活打死的少年在发疯反攻前其实是找过他的,水生劝过他,可他忍不了,不听。

    水生说,

    他死的时候他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烟灰最终还是断落了,

    掉在桌面上碎成了渣。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