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1章 教孩子要趁早(第一更,求订阅!)

    李尧现在的法师水平比之前更高了,在炼金学上的进步甚至比法术解读精进的更多。

    他在炼金学方面确实有着独到的天赋。

    而随着炼金学的进步,李尧可以制造的炼金物品也在变多。

    他现在觉得当初送出去的那些魔法饰品已经不是那么够用了。那些饰品用来对付普通人可以说是无往不利,用来对付初阶的异人也能拖延一会儿,可再强大些的异人就有些不够看了。

    所以,

    李尧准备再炼制一些魔法道具。

    他思索了一会儿,觉得「巴尔克蒙的英魂守护」不错。

    这件魔法道具通过洗礼幽魂,使幽魂克服通常意义上的弱点然后封存在器物当中,成为守护主人的魔法道具。

    这件魔法道具的威力取决于封印的幽魂,恰巧亚空间里面还有大量幽魂,让索伦抓一批过来进行改造洗礼应该没问题。

    除此之外,

    李尧还想制作一件名叫「飞萤之海」的魔法道具。

    这件道具的主要材料是一种名叫“邪火晶虫”的魔法生物,该生物具有吸收任何能量衍生分化的能力,除非使用特殊的办法,不然其余攻击不但不会杀死它们,反而会促进他们分裂繁殖,最终越来越多,而这种火虫释放的火焰威能邪杏,对血肉和灵魂的杀伤力十分可观。

    因为它们会汲取血肉以及灵魂的力量快速繁殖。

    不过这种邪火对普通物质几乎不存在杀伤力。

    种种特杏让这件魔法道具成了初阶法师比较青睐的装备。

    定下方向后,

    李尧就开始着手进行试验和制作。

    巴尔克蒙的英魂守护倒是好说,没什么危险。

    邪火晶虫的炼制倒是需要十分小心,李尧想了想就决定在处理这种晶虫的时候穿着法师武装来处理!

    当天晚上,

    李尧就开始对相关步骤进行钻研,并着手准备材料。

    之后两天李尧都沉浸在法师的日常生活里,沉默寡言,好像总是在发呆。

    这天下午,

    陈曦对李尧道:“老板你帮忙看下小桑啊,我和晓溪去进点货。”

    自从魏大东走了,这些琐事就只有陈曦在忙碌了。

    李尧点点头:“得。”

    交给我!

    等到陈曦和林晓溪出门,小桑乖巧的来到壁炉前。

    然后就剩下两人在这的大眼瞪小眼。

    气氛……

    有点尴尬。

    李尧抿了抿嘴唇,问道:“那什么你平时都玩些什么啊?”

    小桑:“晓溪姐姐平时都叫我认字读诗。”

    哟呵?

    可以嘛!

    林晓溪那货看着没个正经还挺有心。

    李尧道:“认字读诗好啊,尤其是咱们的诗歌,那可都是好东西。”

    放眼全世界,在文学底蕴方面能和华夏一较高下的文明几乎没有!

    楚辞汉赋,

    唐诗宋词哪一个不是韵味悠久,传承至今的经典?

    史家刀刻春秋大义,琴棋书画汉风隽永,哪一个单拎出来都是大有学问的!

    这些东西不单单是表面形式上的流传,其精神内核也早就刻进华夏炎黄的血脉。

    李尧在那跟小桑说着前人的辉煌和伟大……

    小孩子嘛,

    你只需要告诉他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就行了。

    孩子的世界不需要分辨太多的东西。

    只有肮脏的大人才会企图混淆对错黑白,把一切都变成最舒适的灰。

    李尧在那灌输教育小桑,小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小腿悬空晃着,脸上却满是认真的神情。

    她喜欢听这些东西~

    就觉得很惬意呀~

    李尧见小桑听得这么认真也有点自得——瞧啊!咱李老板不仅长得好看会赚钱,就连带孩子都这么棒!

    他说的有点口干,拿起保温杯抿了一口:“你晓溪姐都教了你什么诗啊?”

    小桑:“悯农啊~”

    脆脆的童音听起来真是有点舒服。

    李尧笑道:“那我考考你?”

    小桑:“好呀好呀~”

    李尧想了想,悯农原文是五言八句,但是最广为流传的其实只是后面四句,所以他说道:“我说上句你说下句,你听好了啊——锄禾日当午……”

    小桑:“汗滴禾下土~”

    李尧:“谁知盘中餐,”

    小桑顿时神情一变,学着晓溪平时的模样虎了吧唧道:“有毒!!!”

    李尧:“???”

    啥玩意?!

    有毒?

    谁知盘中餐……有毒???

    李尧当时就迷了,可一想到这是林晓溪教导的他又顿时明白了。

    这妮子是在糟蹋民粹吗?!

    李尧拳头捏得咯吱作响,等林晓溪回来就给她脑壳捶通!

    小桑懵懂道:“叔叔你怎么啦?”

    李尧纠正道:“叫哥哥!”

    小桑:“可晓溪姐姐说你是叔叔喔。”

    她,

    只听晓溪姐姐的!

    李尧:“……”

    小桑晃着小腿问道:“对啦对啦,晓溪姐姐还说写悯农的那个人是个大坏蛋,还说什么锄禾日当午好辛苦,汗和水都滴到禾苗地里了,所以盘中餐才有毒的。可是汗和水为什么会让盘中餐有毒啊?叔叔你知道嘛~”

    李尧:“……”

    找这么解读,

    那“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就脏得不能直视了!

    李尧一板一眼道:“小孩子不要问这么多,还有这首诗压根就不是这样的!”

    他把原文给小桑说了一遍,然后又翻译成白话解释了一遍,可小桑一脸不信!

    叔叔骗人!

    李尧快崩溃了……

    林晓溪你给我等着!

    小桑跑到一边的吧台上去玩了,不想搭理欺骗自己的坏叔叔,李尧捂着脸坐在咸鱼王座上心绪翻腾……他是有点闹不明白像林晓溪这样的零零后在想什么了!

    难道九零后中老年和零零后之间的代沟差距已经这么大了吗?

    不应该啊!

    一两小时后,陈曦和林晓溪带着采购的货物回来了,没进门就听见林晓溪在嚷嚷:“我靠李大尧也太抠门了吧!到现在都不知道买辆车!陈曦姐要不跟我走吧~我给你买车买包包买口红买衣服~啥都给你买好不好呀~你看看那个李大蹄子,整天躺着都不知道换个面馊干!还啥都不给你买!”

    陈曦进门:“我会自己买啊,而且老板有送我东西的喔~”

    李尧:“……”

    他坐在门里听得真切,心想这货还挺会撩哈!

    怎么着,

    这是打算“摘下星星摘下月亮”送给我家陈曦啊?

    等到他们进门,

    李尧捡起壁炉旁的烧火棍站了起来:“来林晓溪你给我过来!”

    今天就让你知道我李老板不仅会躺着,

    还会揍人!

    林晓溪见状放下东西转身就走:“我好像忘了点啥东西在外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