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8章 京都大雪时(第一更,求订阅!)

    首都下雪了。

    鹅毛大的雪从天上落下,不多会儿就把整座首都变成了京都。

    四九城覆了雪,仿佛时光也在此间扭转,

    意趣盎然。

    李尧和郭长师他们因为博览会的结束,所以就离开酒店搬到华夏异人匠师协会在首都的宅院,古老的四合院里面添加了许多现代化的设施,让居住变得宜人。

    可那些设施却又巧妙的隐藏在原建筑的角落,轻易看不到,这样就最大程度的保持了宅子的古风韵味。

    北方的四合院欺气派宽阔,庭院开朗。

    院子中央种着一棵老槐树。

    郭长师说这是前清某位贝勒的宅邸,几经转手才到了华夏异人匠师协会的手里。

    现在,

    这里成了李尧落脚的地方。

    因为“韩广”和李尧是同一师门,所以陈曦,林晓溪还有魏大东他们都被安排在了这里,原本清寂的宅邸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李尧坐在门廊下,木质的栏杆上有着雕花——花鸟嬉戏图,上面落了雪后变得更加生动。

    郭长师坐在李尧面对,身前摆着一面梨木小桌。

    梨木桌上放着红泥小火炉,

    小火炉上架着铁砂壶,里头温着十年窖藏的老黄酒。

    郭长师捏起姜丝和枸杞,又放了一些其他辅料进去!

    很快,

    铁砂壶的壶口就冒出滚滚热气,浓郁的酒香飘散出去,和这方庭院里的雪景相映成趣,别有风味。

    郭长师盯着铁砂壶,裹紧了身上的黑色大氅:“这天气就该喝这酒!”

    养身子啊!

    李尧也穿着一套灰白色的皮貂大衣,毛茸茸的领子柔软舒适,又衬得脸小——让他看起来好像古代某家贵公子。

    他没接话,问道:“小姑娘身世查出来了吗?”

    这是小姑娘到来的第三天,相关情报也该也都的调查出来了。

    郭长师把小火炉里的火调小,说道:“嗯,小姑娘是川蜀地区的人,加在一个小山村,路很崎岖,也很难找到……我们的调查员费了好些功夫才找到那里。那边倒是大大方方承认了,还说小姑娘是什么妖怪——当年他们家走水起大火,父母亲人都死了,只有她从灰烬里爬了出来。”

    后来,

    村民十分害怕,有村老说她是妖孽,要溺死她,当然失败了。

    小姑娘像是个怪物,不管他们用火烧,用水淹,用刀砍都没能杀了她……这都快把那群村民吓疯了。

    再后来,

    这件事越传越远,就被那边县城里路过的国外异人势力成员听闻,给她买走,最终又卖给了生命进化研究所。

    李尧听完沉默着。

    郭长师也低头摆弄姜丝,好像那里面藏着什么秘密。

    一时间,

    天地间一片清朗寂静,只有桌上小火炉静静燃烧着,偶尔发出炭火炸裂的噼啪声。

    “喂,出来玩呀。”

    庭院里传来林晓溪清脆的声音,她牵着小女孩颠颠地就跑出来。

    陈曦跟在他们身后,脸上带着慈祥的姨母笑……

    满地的白雪上,

    青春靓丽的少女捧着雪撒到天上,瘦弱的小女孩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干枯发黄的头发从帽子里露出来,在寒意里轻轻飘荡。

    “下雪啦~”

    “又下雪咯~”

    小女孩围在林晓溪身边跑跑蹦蹦,笑得很开心。

    林晓溪也很喜欢这姑娘,带着她又疯又闹。

    这一幕,

    看起来可真好。

    郭长师给李尧倒了杯酒:“来,喝点。”

    李尧端起酒杯慢慢抿着:“美联邦那些人走了?”

    郭长师:“嗯,连颁奖仪式和落幕仪式都等不及就走了。走的海路,从青岛那面坐邮轮到济州岛,再从济州岛周转回去。”

    李尧:“这么麻烦的?”

    郭长师:“没办法,走空路太危险了。”

    几千米的高空!

    除非是六阶的大高手,不然一旦飞机出事就是绝境!

    李尧疑惑道:“那可以乘坐民航啊,那么多人呢也没哪家敢造次吧?”

    郭长师幽幽道:“马航。”

    李尧:“……”

    得,

    他早该想到的。

    郭长师劝诫道:“你毕竟是个搞技术的,这事儿和你又没什么关系,千万不能莽撞啊!”

    李尧:“莽撞一时爽……”

    郭长师连忙点头接话:“对对对,为了一时爽给自己葬送了,等往后找到机会了咱再扌……”

    “不,”李尧打断郭长师道:“我是说莽撞一时爽,一直莽就一直爽!”

    郭长师:“……”

    他用粗粝的大手挠了挠头:“我就不明白了啊,你咋这么生气呢?”

    李尧:“他们侮辱过我,而且是用钱。”

    郭长师:“……”

    他大概有些明白了。

    说到底,

    眼前这位还不是面壁人组织的成员,也不是华夏匠师协会的成员。

    两家的规定都无法对其产生足够的约束,所以不管是面壁人组织,还是匠师协会,虽然对李尧恭恭敬敬,可终究是把他排在外面的,不可能真正信任,尤其当他还是一个财迷的时候。

    不单不会信任,

    在某些事情还面壁人还会对其进行严密的监控,以防意外。

    而“韩广”的这次行动算是一种表态——

    是的,

    他们确实拉拢过自己,可他也用实际行动和对方交恶了。

    虽说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

    可最起码有共同的利益诉求,双方相处起来能更舒服一些。

    郭长师一口引尽杯中黄酒,感慨道:“韩先生,有心了。”

    李尧:“啊?”

    郭长师:“我懂,我都懂!”

    他端起酒杯对着李尧道:“这是我敬您的!”

    说完再次一饮而尽。

    李尧:“……”

    我有说什么吗?

    不多会儿,魏大东一行人推门而入,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西装,外套一件大衣,看起来沉默肃杀。

    魏大东来到李尧跟前说道:“韩先生,您找我们?”

    李尧说道:“嗯,有件事想请你们跟我一起去办了,有很大的风险……”

    魏大东:“我懂!我们去!”

    他甚至都不问到底要去干啥。

    他们本来也都是提刀砍人的好手,现在只不过砍的对象发生了改变——可本质没变。

    这活计,

    他们熟得很!

    李尧还想说点什么,魏大东又道:“您不用多说,上次要不是您提点,说不定咱们就出现伤亡了,这恩情咱们记着!”

    “没错!”

    他身后的队员也十分慷慨激昂的喊道,那声音之大,吓到了小姑娘,也震落了屋檐上的积雪……

    魏大东又十分激动的说道:“而且今早组织上就找到我们了,说是在编制外成立了一个特别调遣队,我们是首批成员……也是首批拥有「特异武装使用权」的队员!

    韩大师,

    都是靠着您咱们才有今天啊!咱们感激不尽!”

    魏大东带着队员们九十度鞠躬,态度十分恭敬,景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一旁,

    郭长师脸都快憋青了!这特娘的……绝壁是有什么误解吧?

    这群汉子看着怪耿直的,

    可不能让姓韩的给带歪了!

    他语重心长道:“大个子你听我说,这姓韩的可不是什么好人……”

    魏大东不乐意了,

    你凭啥这么说啊!

    他充满敌意道:“要不您跟我们走一趟,去外面谈谈?”

    李尧:“……”

    我保温杯呢!保温杯哪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