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7章 绝对不会的(三合一大章17/64)

    等到魏大东带着他们队员感恩戴德的走了,

    诸葛风云才问道:“他不知道你下注博彩的事情?”

    郭长师也凑过来教训道:“就是,小韩啊不是我说你,虽说赚钱是好事,可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犹不及了?”

    李尧离他们远点,

    真是的!

    咱们很熟吗?一个两个都这么说话!他想了想回道:“你们以为我这是在赚钱吗?我这是以经济手段打击敌对势力!你们也不想想,那些输了钱的都是谁!”

    郭长师:“我啊……”

    李尧:“……”

    诸葛风云:“……”

    李尧问:“诸葛啊,你知道这叫啥吗?”

    诸葛风云站起来就走:“你们聊我还有点事。”

    郭长师也一样:“我也还有点事!”

    目送他们远去,李尧翻了个白眼,他给自己算了个账——上一场挑战赛,单局比分他除去本金赢了一亿七千七百五十万,胜负比上赢了六百八十万。

    再加上今天的两场胜局!

    比分局除去本金赢了一亿七千一百六十万,胜负比除去本金赢了四千三百四十万。

    合计:

    三亿五千四百壹拾贰万!

    李尧迅速完成心算,然后瘫在沙发上有些失神。

    其实也算不上多吧。

    之前他和面壁人交易一笔就净赚差不多一亿,可那都是交易来的。虽然他也赚,可这里面终究是有不少成本投入的……魔石以及各种炼金材料都价值不菲。

    可这次……

    纯属空手套白狼吧?

    原来能力强大到突破某种限度后,赚钱真就是如同喝水吃饭一般自然而然。

    就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等人。

    对普通人来说,天才本身就是被优待的宠儿。总有人用努力,坚持等等成功学来洗脑普通人,好像努努力你也能和扎克伯格似的。

    实际情况是,

    你拼尽全力抵达的终点可能还够不上某些人的起点。

    这种情况在学校里就十分常见——你总能遇见很多勤奋刻苦却无论如何都冲不上班级前十,只能在中游徘徊的同学。

    可他们或许在绘画,手工,甚至烹饪方面有着出色的天赋。

    我们需要正视一点——

    每个人的天赋都是不同的,而你的天赋未必比我的更高贵。

    至于李尧,

    他觉得自己可能除了长得帅学习好外,赚钱也是一项十分出色的天赋呢!

    这么一想,

    我李老板还真是棒啊!

    给自己点个赞(??????)??!

    李尧回神收拾好心情,至于钱就留在韩大师的账号里,过两天还有一场挑战赛,说不得就能再赚一波!

    在回去的路上,

    李尧翻开手机给死党发信息:“我这边圣诞了,不过挺没劲的,就是赚了三亿五千多万还行。”

    就是这次林晓薇没在线,

    灰色的头像看起来分外冷清。

    他又打开微信,看到比赛前拉的群里很热闹,不少人都在后悔——可恨啊!我为什么不买10:0啊!

    还有问有没有组队去天台观光的。

    下面一票复读机在说:

    同去!

    当然,

    也有胆肥的下注十比零,还有聪明的分开下去,大比分上都下了点,输赢对冲后靠着赔率高还是赚了一波。

    现在他们正在群里商量着去哪嗨。

    这些人除去身上特殊的能力和权位后,在某些方面也和正常人一样。

    总有人把崇拜对象推向神坛,

    觉得那些存在神圣不可侵犯。

    可你想啊,

    难道刘亦菲就不挖鼻孔了?

    难道马云就不拉屎了?

    李尧回到酒店房间,刚准备研读魔法知识就听到敲门声。

    这次的敲门声比较轻,显得很有礼貌,所以肯定不是郭大爪子——那货因为常年打铁炼器,导致上肢力量和手掌都很大,力量也很大,所以他总是小心翼翼的捏着茶杯,敲门的声音虽然很克制了但是动静也还是很大。

    李尧打开房门,发现原来是陈曦。

    陈曦见到李尧,微微鞠躬道:“您好韩先生,我是来跟您道谢的。”

    李尧有点纳闷:“道谢?”

    陈曦笑道:“我听大东说了,谢谢您的在挑战赛里的关照。”

    喔,

    这事啊!

    虽然都是熟人了,可李尧要保持人设!

    没错!

    所以他矜持道:“这都是应该的!”

    不然咋赢三点五亿啊!

    陈曦又递出一张名片,说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往后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请您务必联系我。”

    李尧接过名片收好:“一定。”

    陈曦点头:“那我不打扰您休息了,再见。”

    说完她再次鞠躬,准备回去。

    李尧叫住她:“对了,跟你在一起那姑娘呢?”

    陈曦有些疑惑:“她出去玩了。您找她有事?”

    李尧:“我觉得那姑娘特别能搞事,你可要看好她啊。”

    陈曦甜甜笑道:“其实晓溪很懂事呀。”

    李尧:“……”

    你怕不是对林晓溪那货有什么误解吧!

    算了,

    反正那货是欧皇,就算世界末日大洪水估计也能冲一个筏子到她身边。

    再次回到房间,

    李尧翻开手机研读魔法知识——他现在距离可以解析三环法术还差了点火候,需要在各方面的知识里面多研读一番。

    ……

    北方的冬天又干又冷,在外面那冷肃干粝的空气仿佛能把人的脑壳冻裂。

    可林晓溪偏偏是个不安的杏子,加上第一次到首都来,那就好比哈士奇到了的泥潭边——不跳进去滚一身泥肯定是不开心的。

    所以,

    博览会这几天她都在首都城里转悠。

    不过说实在的,

    这里是真没啥好玩的,也就一些胡同有点意思。

    穿梭在各种胡同里也能见到许多有意思的人……林晓溪就像是误入狼群的哈士奇,非但没有觉得害怕,反而有种找到归属的欢腾感。所以她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把带有毛边的帽子带紧,脖子里围着大围巾,手脚也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虽然臃肿,

    但是真暖和啊!

    只有这样才能在北方的天气里欢快的蹦跶啊~

    胡同里一些老大爷或者年轻人见到这么个欢闹好看的姑娘,也往往都会露出宠溺的笑容,仿佛看到了自家孙女。

    好像也是,

    林晓溪除了在家人以及李尧面前不讨喜外,别人似乎都很容易喜欢上这妮子。

    突然,

    林晓溪停下脚步,疑惑的望向一条胡同。

    这条胡同显得有些破败,周围草木零落,墙面也十分斑驳,往来行人似乎也都会下意识的避开这里……可偏偏林晓溪觉得,那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她!

    有猫腻!

    林晓溪顿时侦探之魂上线!

    她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可手已经从手套里拿了出来,捏住手机定在拨话界面,上面则是十分醒目的数字——119!

    红色的带绳手套在雪白的羽绒服上飘荡着,

    林晓溪一步一步走进胡同深处。

    最终,

    她在一个破旧垃圾堆旁边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黑发女孩。

    那小女孩看起来大概十岁左右,就是太瘦弱了,面黄肌瘦仿佛是从哪个灾区过来的——林晓溪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简单!

    哪有人在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的衣服!

    那小姑娘只穿了一件脏脏的白色连衣裙,连衣裙的款式十分简单,说是裙子还不如说就是剪了几个洞的白布套在身上!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脸蛋被冻得通红通红的。

    小姑娘看到林晓溪过来顿时害怕的朝垃圾堆里缩了缩,抱着双膝瑟瑟发抖。

    林晓溪见状脱下自己白色的羽绒服的给小姑娘披上!

    “别怕啊,这样就不冷了!”

    小姑娘疑惑的望向林晓溪,

    她,

    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啊?

    而且……

    真的好暖和。

    白色的羽绒服还带着眼前大姐姐身上的体温,所以她也很快暖和起来。

    林晓溪搓了搓双臂,

    靠!

    好冷!

    可她还是凑到小姑娘身边笑吟吟问道:“小孩儿,你家哪的啊?你家大人呢?”

    小姑娘疑惑的想了想,说道:“我爸妈把我卖了,我也不知道家在哪。”

    是吗……

    林晓溪心底突然觉得很难过。

    这样的小女孩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些?

    她伸出手握住那双被冻得僵硬的小手,说道:“那你跟姐姐走吧,好不好呀?”

    小女孩的侧着脑袋想了想,

    “姐姐你会把我卖掉吗?”

    “绝对不会的!”

    “那你会用针扎我抽我的血吗?”

    “绝对绝对不会的!”

    “真的嘛?”

    “绝对绝对是真的!!”

    小女孩弱弱道:“拉钩钩吗?拉钩钩就不准反悔喔。”

    林晓溪仰着脸狠狠的吸着气,努力不让眼眶里的湿热滚落出来,等到再低头,脸上依旧是十分灿烂的笑容,笑得眼睛都成了月牙:“嗯啊,绝对!绝对!不会反悔的!”

    她和小女孩拉完钩,

    轻轻给她抱起来——明明是挺高挑的一个小姑娘,可体重却轻的可怕,林晓溪给她抱在怀里就好像抱了一件易碎的瓷器。

    她用羽绒服给小姑娘包紧紧,然后打车一路飞奔回到酒店!

    回到房间,

    林晓溪冲进房间对陈曦咋咋呼呼道:“陈曦姐姐你看我发现了啥(oΔo)!”

    她献宝一样把小女孩捧高高。

    陈曦:“……”

    小女孩:“……”

    陈曦给孩子接下来,可小女孩落地却又绕到林晓溪身后,怯生生的望着陈曦。

    酒店里开了很足的暖气,所以脱掉羽绒服也不是那么冷,陈曦诧异的看着小女孩,这是个颇为精致的女孩,骨相很美,可这小女孩却瘦弱的过分,以至于眼睛大的过分。

    有点吓人。

    陈曦十分温和的蹲下身,身上散发这异常温柔的气息。

    “你叫什么名字呀?”她问道。

    “AB9587,他们都这么叫我。”

    陈曦眼神陡然锐利起来,然后注意小姑娘的手臂上有着一块刺青——条形码状的刺青。

    她笑得愈发温和,

    抚摸着小女孩,不多会儿小女孩就甜甜的睡着了。

    给小女孩抱到床上,陈曦让林晓溪照顾好小女孩,然后出门去找郭长师。

    现在博览会这块主要是郭长师负责。

    听完陈曦的描述,郭长师顿时高度重视起来……他来到小女孩确认情况,等看到她身上的条形码,他拿出手机迅速操作起来——很快,他得到反馈。

    这是生命进化研究所的信息。

    虽然没有办法解读出更多的详细信息,可大概的信息通过匠师协会内部的模拟器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他很快把在附近的协会理事都召集过来!

    也许这就是生命进化研究所的重要研究素材!

    也许可以从这个小女孩身上研究出生命进化研究所最近的研究项目。

    因为可能涉及这次挑战赛,

    所以李尧也被叫了过来。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说是要给小女孩做一些检测发么的——虽然是匠师协会,可他们并不是单纯玩弄金属和锤子的人,在如今社会,他们的研究方向设计许多领域!

    不仅有材料学,

    还有生物学,基因工程学以及计算机工程学。

    研究这个小女孩也在协会的领域内。

    只是林晓溪不干了:“你们谁敢!”

    她已经答应过人家小女孩了!

    众多理事和干部看向林晓溪——眼神颇为不善。

    李尧不乐意了,

    咋地?!

    瞅谁呢!

    死党林晓薇可托付自己照顾家里人了,你们咋咋呼呼跟谁俩呢!

    李尧敲敲桌面:“你们不害臊吗?”

    众人顿时觉得疑惑,我们这不是给你搜罗情报呢吗?

    李尧说道:“人家小姑娘受了这么多罪,这时候难道不应该找回场子吗?至于能不能研究出生命进化研究所在搞什么……不重要。”

    他环视众人,掷地有声:“搞什么我都能给打爆。”

    林晓溪有些诧异,

    她偷偷对陈曦道:“没想到这个韩广的还挺不错的诶。”

    是吗?

    陈曦看向“韩广”的眼神愈发怀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叫韩广的,有点莫名熟悉啊。

    李尧给他们都轰出去,就只剩下诸葛风云,郭长师以及陈曦林晓溪还在。

    林晓溪挡在小女孩和他们之间,叉腰道:“你们想干啥啊(#`Д′)?!”

    李尧摁着这货的脑袋就给轴到一旁去了。

    他看向小女孩,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应该醒着吧,聊聊?”

    小女孩睡得很安静。

    李尧笑了:“真睡着了?那我们走了刚才那群叔叔爷爷可就回来了。”

    小女孩顿时睁开了眼睛!

    那双大得过分的眼睛盯着李尧,黑白分明。

    李尧笑了:“这才乖嘛,那能跟我们说说吗?”

    小女孩看了看林晓溪,然后又看了看陈曦——得到这两个姑娘的首肯后,她才开始慢慢叙说起来。

    她说得很慢,

    句子很磕绊。

    好像她并不经常说话,以至于她都快忘了说话的感觉。

    等到她说完,

    房间的气息显得十分沉重,李尧脸色铁青,郭长师握紧拳头,陈曦和林晓溪都心疼的抱着小女孩,不断的安抚着她——没事了,没事了!

    小女孩的叙说并没有带太多的感情。

    在被关押的那段时间,她遭受的事情堪称可怕——她曾被电击过,火烧过,甚至被化学物品腐蚀过,比如说硫酸。除此之外,她每月都会被定期抽取血液和骨髓。

    李尧当然也疑惑,

    经受如此遭遇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可很快就想通了。

    如果是普通人,她怎么可能被生命进化研究所这种机构研究呢?

    等小女孩说完,

    李尧和郭长师他们离开,来到了会议室。

    到了这里,

    郭长师才提出一些疑问:“以生命进化研究所的安保等级,加上这个小女孩这么重要,他们怎么可能让小女孩的走脱?”

    小女孩本身应该有些特异,

    可她展现出来的能力并不足以让她走出生命进化研究所的封锁,哪怕是生命进化研究所为了在首都参与博览会临时设置的驻地!

    所以,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诸葛风云补充道:“很有可能这个小女孩是被某些组织营救出来特意放到我们眼皮子底下的?”

    李尧却摇摇头。

    你们是不了解林晓溪那货……

    只有把货撞破别人计划的,却不存在别人算计她什么。

    因为针对林晓溪的算计往往都会莫名其妙的失败。

    所以,

    李尧说道:“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不应该做点什么吗?”

    郭长师有些诧异。

    一向不正经的“韩广”竟然这么认真……

    这些事情他都有些习以为常了。

    很多研究所都会招募一些志愿者参与实验,有危险杏的甚至还会提前告知,并给予大额补偿和抚恤金。所以,哪怕是有危险杏的人体试验,往往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捱。

    某些过分的研究所就不讲究这一套了。

    他们直接绑架流浪汉作为自己的试验素材。

    或者直接从人贩子手里购买。

    都说人命是高贵无价的,可对某些人某些组织来说,人命连可能也就比草值点钱。他们的价格甚至都不如一辆平民车值钱!

    在战乱地区,

    在落后地区,

    在灾难地区……

    人们为了活命会遭受许许多多的恶意。

    这几乎都快成了约定俗成的潜规则。

    所以华夏才竖起壁垒,将很多东西隔绝在外……如今华夏的安定和稳定虽然还没有做到尽善尽美,可哪怕是午夜你行走在街头,目光所及的往往也是川流不息的繁华街景,而不是触目惊心的荒凉。

    李尧道:“下次挑战神情递交上来了吗?”

    郭长师:“还没有。”

    李尧:“安排下吧。”

    看老子不打爆他们!

    郭长师点头。

    “韩广”能这么有斗志,他当然很开心!

    他迅速离开,去打探消息。

    可是很快,他就接到了不好的信息——美系阵营麾下的生命进化研究所的毫无动静,美联邦国土防御与反击安全部也默不作声。

    他们似乎准备放弃这次挑战赛了。

    郭长师把这个消息发给李尧,李尧想了想回到:“我听说基金会打算对生命进化研究所出手?”

    “这是搞事!”

    郭长师当时就急了!

    李尧:“我只是说基金会打算对生命进化研究所出手,有问题吗?”

    郭大爪子都快疯了:“我们这次展现的力量已经有点过于强势了,为了藏拙我们都撤了你的药剂展位,现在你还要在这个风口搞事?”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这个道理你不懂?

    李尧对此并不认同。

    法师就很秀啊,深渊,地狱还有上层神国都想弄死法师们,可法师们还不是活得好好的,甚至把所谓的魔鬼,恶魔和神明搞来做研究?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那也得看看木是什么木,风是什么风!

    生命进化研究所和美系阵营的沉默在这次展会上引起巨大议论,而在这里发生的情况又迅速反馈到各个组织的总部那里。

    在信息交流愈发迅速的今天,

    地球变得越来越小了!

    根据这次博览会的结果,世界各地的异人组织都有了自己的思量。

    华夏的强大和美系阵营的避让,让他们看到一场风波正在酝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以及结束后,作为军火商的美联邦迅速崛起,只不过那时候他们还不是真正的霸主,作为同样瓜分了德意志科研成果的北俄也同样是个巨无霸!

    可惜后来因为重重原因,他们败了。

    于是美联邦一家独大至今!

    以至于在超凡领域他们也表现得十分强势,并强势掠夺世界各地组织的机密资源。

    这都让他们变得愈发强大,

    甚至不把世界杏组织放在眼里。

    可他们没料到,在他们对面的华夏也在悄然崛起——毕竟有着的那么多年的底蕴和传承,加上曾经老一辈的咬牙坚持和抓住机遇的果敢决心,华夏乘势崛起!

    如今已然成了一股十足强势的力量!

    包括超凡侧!

    不同的地方在于,华夏似乎更会做人,更明白「以德御不以威服」的道理。

    李尧守住守住擂主之位,

    匠师协会和组委会挨个询问这次的与会组织,是否要递交挑战申请。

    经过前两次战斗,

    与会组织都明白华夏作品所武装的战士有着怎样可怕的战斗力……攻防兼备,威力强大!

    都这样了还怎么挑战?洗洗睡吧!

    他们都很明智的选择了放弃挑战权,而美系阵营那边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也放弃了挑战权。

    这就意味着,

    李尧已然成为擂主!

    接下来还有颁奖仪式和晚宴,光是这些还要持续几天时间,可美系阵营的相关势力已经准备离开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