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4章 这大概就是邂逅吧?(第二更,求订阅!)

    诸葛风云作为“展位解说员”反而开始自己研究起展位里的武器装备了。

    当然,

    别说趴在那儿盯着看研究了,就是真给那些东西拿出来拿去拆开化验,他也研究不出个章程,体系完全不同,缺乏基础学科的知识结构,魔纹符阵在他们眼里就是鬼画符。

    就好比普通人也很难理解超凡侧的符篆。

    这也是李尧敢于丢下展位自己出去的原因。

    而展位说明上只要阐述的还是这些武器的功用和特点的,不怕那些国外友人钻研。

    至于抢走……

    所有作品都陈列于防弹玻璃的玻璃罩内,场馆内外都有面壁人看守,首都起码还有两位六阶面壁人坐镇。

    在这个节骨眼上作死,

    那就只能佩服他们心眼大,死得快了。

    李尧挂着证件从展厅来到五楼的大落地窗前,从这里隐约可见二环内的首都古建筑,绰约可见的宫殿穹顶和连绵的内城墙在灰色的空气里若隐若现,仿佛古代仙境天阙,充满韵味。

    如果,

    雾霾不是那么呛人的话就更好了。

    这也是为什么李尧不到馆外面去,而是选择到五楼落地窗观景台前的原因。

    因为闭馆的原因,首都博物馆现在人不多,这里正僻静,是个躲清闲的好地方。

    李尧在靠墙壁的板凳上坐下,美美滴舒出一口气。

    顿时,咸鱼之气破功而出,奔腾逸散,

    恐怖如斯!

    啊~

    果然,

    上班什么的还是太累了,尤其是这种社交场合,让李尧应付起来觉得很不舒服。

    他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包烟。

    十块钱一包的红双喜,在掌心给烟丝弄敦实,抽起来分外的殷实。

    平时他是不抽烟的,

    可架不住他也会有烦躁的时候。

    人嘛,

    总要给自己找点消遣什么的。

    反正他现在有清毒药剂和活力药剂,区区焦油和尼古丁已经无法伤害到他的身体了。

    甚至他都可以尝试一下更得劲更过瘾的方式了。

    只不过那些东西不好搞,李尧也不想弄那些东西。

    每年那么多警察为此牺牲在边境,和那些东西的相关从业者斗智斗勇,拿命相博,他如果在国内玩这些东西……那实在是有点不像话了。

    或者,

    他可以学学大部分法师搞出来的精神振奋类药剂。

    有关于亢奋的,

    有关于平静心绪的,

    还有关于如何增强大脑智能的……

    总之,

    在相关类别的魔药学研究中,法师们没少下功夫。

    毕竟法师的强大就来自于他们的头脑。

    不管是理杏派还是杏灵派都需要一颗灵敏却充满活力和动力的大脑——法师也是人嘛,也会有被躯体荷尔蒙控制的时候。于是为了最方便快捷的解决这个问题,心智类魔药学应运而生。

    时至今日,

    法师在这个领域的研究还听深入的。

    李尧甚至觉得可以把某些东西的弱化版本做出来流入市场。

    绝对秒杀现如今市场上的全部药品,而且不存在强制成瘾杏,还能起到提神醒脑,小幅度开发智能的效用!

    有搞头!

    李尧翻出手机把这个点给记下。

    而且这些东西也可以适量赋能,卖给面壁人他们,这对新生代的力量培养有好处啊!

    李尧美美滴吐出一团云雾,

    法师之手在灵魂中悄然成型,控制着烟雾变换成各种形状,最后变成两尾青烟游鱼在空中相互嬉戏追逐,渐渐形成阴阳双鱼,颇具韵味。

    突然,

    观景台旁边一团阴影里面索伦探出脑袋:“啥!啥!谁找我?”

    索伦一脸懵逼的瞪着独眼四处张望。

    他刚才正打瞌睡呢就感受到一股源自秘法印记的莫名召唤,有点陌生,不像是法师那货,于是一头扎进阴影钻过来看看……

    等它看到李尧在那边一脸智障的玩烟……

    它顿时觉得乌喵王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麻痹的,

    没事你玩个烟干蛋啊!

    李尧也有点懵:“这我都能给你召唤过来?”

    索伦:“……”

    特么你用自己的本源精神力勾勒出秘法印记,还问能不能召唤我来?

    你是狗吧!

    专门克我来的?

    索伦扭头就走,真是一秒都不想和法师那货待在一起。

    关键这次小姐姐还没跟着过来……想找人蹭蹭安慰下都不得!

    难受!

    喵生艰难啊(ω)……

    李尧笑了笑,也就随着索伦去了。

    而且经过索伦这么一闹腾,李尧也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于是他伸了个懒腰准备会展厅那边去看看。

    可就在这时,

    一把清朗干净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嘿哥们儿,借根烟不?还有火。”

    李尧:“……”

    稀奇了啊。

    见过借烟的,也见过借火的,还真没见过烟火一起借了的!

    蹭烟抽还能说得这么脱俗?

    不过李尧还是把烟递了过去,出门在外嘛,谁还没个不方便的时候,就是送他一包烟又咋样?

    我,李老板,阔气!

    李尧拿出红双喜递给对方,趁着这会儿功夫顺便看了眼对方,那人一米八多的身高,身材比例极好,五官深邃,面容俊美,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一看就很容易生出好感。

    那人接过烟点燃,干脆也在李尧旁边坐下。

    他狠狠地深吸一口,好像老烟鬼八百年没见过香烟似的……直到烟雾充满了肺部才突出一口长长的烟龙!

    那人玩兴不错,开心道:“我这个是不是比你的大比你的粗?”

    李尧:“……”

    他顿了顿问道:“你刚是不是对我开车了?”

    “啊?”

    那人当时就愣了:“我咋了?”

    开车是啥?

    这么多年没出来,有点跟不上时代了啊……要放当年,他可是他们那片儿最潮最靓的仔!

    李尧正经道:“别玩这套,我直的!”

    那人更懵逼了:“啥?你说啥?”

    什么套?

    你咋就直了?

    这些话虽然他听分明了,可听不懂啊……

    李尧翻了个白眼,心道这货长得挺体面啊,怎么就听不懂自己说话呢?

    充愣子呢?

    算了,

    这都不重要。

    李尧把烟和打火机都放到他旁边说道:“送你了,我要回去了。”

    他起身就走,旁边那人也不拦着,笑吟吟对着李尧背影喊道:“我叫应缺啊,你叫什么?”

    我?

    李尧顿时笑了起来。

    他转身思忖两秒,说道:“不才,青云门徒,韩广!”

    嚯!

    那人顿时露出凝重又疑惑的表情,

    ——华夏境内什么时候出了个青云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