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5章 首都欢迎您(第一更,求订阅)

    从省城坐动车前往首都,动车的话只需要三个半小时的时间。

    这速度可是真快。

    近年来,

    华夏飞速发展,动车组速度冠绝世界,港珠澳大桥克服多项世界杏建造难题,并优化多项传统建造技术,最终完工,在汪洋之上搭建出横跨港珠澳的宏伟大桥!而在这个克服难题的过程中,华夏近年来创造的专利技术以一种喷发式的速度赶超美日。

    在全世界还在使用美帝4G通信技术的时候,国内做出了高质量的5G通讯技术。

    在动车上,

    李尧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有些感慨。

    有很多人会说,发展这些有什么用啊?和咱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咱们要得是实实在在民生优惠!

    可是啊,

    欧洲不是在这么做吗?

    可眼看着他高楼入云霄,也眼看着他高楼渐塌了。

    国家国家……

    国在家前,国若不强,家何以安?

    当然,

    在发展过程中有很多不好的东西的我们也需要承认,可在聚焦那些肮脏问题的同时,也睁眼看看我们为此所迸发的力量和辉光吧。

    这大概也是面壁人一直位置奋斗的目标,

    也是郭长师这样的人奔波全国,呕心沥血寻找天才种子的原因吧。

    在过去的数千年里,

    我们一直都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最近这几百年,

    我们只是落后了一段时间。

    甚至在美帝霸权制约全球的时候,在欧洲诸国靠着掠夺强盛欺凌我们的时候,我们也都咬着牙挺了过来!

    并且!

    眼神从来不曾向下看,我们哪怕被压得跪在地上,也是抬着头,翻着眼盯着世界第一的宝座。

    那曾属于我们,

    也终将属于我们。

    李尧坐在窗边心头思绪翻腾,不知不觉就到了首都南站。

    刚下动车车厢,

    李尧就皱起眉头……

    好嘛!

    刚刚升起来的一点自豪感瞬时被首都的空气湮灭。

    李尧虽然在省城上学,可每到放假的时候都会往外跑,不是在气候之类比较宜人的地方,就是在老家窝着。

    可不过在哪,

    他都没呼吸过这么呛的空气!

    李尧扼住自己的脖子,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他又看了看同列车的到来的同行,发现他们也皱着眉头。

    果然,

    不是自己太矫情!

    北方的空气又冷又干,还有浓度不低的雾霾,天气好的时候仰望天空自然是一碧如洗,可天气不好的时候……你都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天庭!

    李尧暗搓搓给自己上了个防护系的「弱级防护伤害法术」。

    不一会儿,

    他竟然觉得呼吸都有点舒服了!

    卧槽!

    李尧当时就惊了!

    这特么已经变成一种笼罩首都的大规模界域伤害了???

    这段时间不断深挖灵魂深度和法术操控精细程度,让李尧可以察觉到「弱级防护伤害法术」的护盾能值在以一种相当缓慢却坚定的速度下降着!

    这说明啥?

    首都的空气竟然是一种长期持续的范围杏伤害……

    讲真,

    这难道真不是某位大佬设置的结界吗?

    李尧陷入沉思。

    这时候,郭长师来到李尧身边,笑道:“韩先生,感觉怎么样?”

    李尧沉吟了下,说道:“有点呛。”

    郭长师:“……”

    他噎了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习惯就好哈哈哈习惯就好!你别说,这一别数月,再回到首都我竟然还有点怀念这里的味道!”

    说完,

    郭大师竟然饱含深情对着空气大口呼吸起来……

    李尧:“???”

    大师,

    您什么毛病啊!

    只是吸霾上瘾了吗?

    李尧当时就迷了,难道首都人民都这样?长期生活在这种「仙境」里面,如果闻不到熟悉的味道——还会不习惯?

    出差在外地或者山清水秀的地方可咋办啊?

    找汽车尾气管吸两口,

    解解馋?

    李尧再次凝神看了下自己的护盾能值。

    嗯,

    还在降,嘿稳嘿稳的。

    郭大师吸过瘾了才招呼李尧和身后一拨华夏异人匠师协会的成员朝站外走去。

    因为要参加博览会,所以他们不用的跟车站里的旅人挤通道,他们有专门的通道,所以走得很轻松,很惬意。

    李尧在走进通道门的时候朝旁边望了眼。

    旁边常规通道上挤着一堆堆普通人,他们大多数面容麻木,没有神采,有些带着一点焦急和不耐,还有好看的年轻小姑娘被北方刺骨的冷意冻得脸颊通红。

    那么多面孔裹挟在浩荡的人流里,

    随着人流向前慢慢攒动着。

    他们都是各自人生里的主角,

    带着不同的想法或者梦想来到首都这座城市,希望在这座城市出人头地,或者扎根生存。

    可最终呢?

    大部分人都被吞噬了吧?

    列车上他还在感慨自豪这些年华夏的发展,可现在想想,这发展当中洇了多少血泪?

    飞速滚动的洪流里,

    穷人们,平民们的茫然四望……出路在哪啊?

    其实出路很简单,

    有钱就行。

    对穷人来说,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钱,

    可以救命。

    郭长师在前面叫道:“韩先生?”

    李尧扭过头走进通道,阴影将他吞没……

    他只是一条咸鱼,能做的有限——可即便再有限,也比什么都不做强吧?

    回去酒吧「解忧信箱」搞一搞吧。

    他已经有钱了,

    可以做点什么了。

    人间确实很冷,所以他想点一堆篝火。

    跟随郭长师他们来到站外,在停车场上了一辆车。

    「世界传承技艺博览大会」在首都博物馆的四层举行,那一层最近被面壁人征用,暂时不对外开放。而他们落脚的地方则在距离首都博物馆一千米左右的首都天佑大厦。

    匠师协会在这里包了不少套房。

    李尧因为身份特殊,

    所以被安排在单独套间里。

    在住的方面,匠师协会确实安排的挺到位。

    李尧这次出门轻装简行,只带了一个背包,里面装着一些日常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更多的东西则在他的空间戒指里面。

    为了应对各种意外状况,

    李尧特地在空间戒指里放了一个陈列架,各种杂物都摆放在上面。

    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充电宝,衣物,鞋子,饼干,食材。

    里面甚至还有调料……

    比如,

    一摞用于煎牛排的玫瑰盐转。

    李尧放下背包,足下一蹬就美美滴跳到床上,嘘嘘敷敷滴躺下——没多会儿,郭长师就敲门进来了。

    郭长师笑呵呵道:“韩先生打算晚上出去转转吗?”

    李尧摆摆手:“这个先不说,咱能先把出场费结了吗?”

    郭长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