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8章 江芝盈的打算(第二更,求订阅!)

    李尧陷入沉思,

    自己上次对江芝盈做的事情,

    是不是给她开发出了什么奇怪的属杏?

    他看向江芝盈,她面色红润,眼角含春……等等,这眼角含春是咋回事?

    李尧是真有点怕了。

    他抿了抿嘴唇,问道:“你还好吧?”

    难不成是因为长期压抑,突然被解放后导致觉醒了什么特殊的癖好?如果真在某种道路上越跑越骗,那自己要怎么跟江芝颖交代?

    江芝盈浅笑道:“你放心,我有数的。我这么做就是希望那个男人可以了解到我当初的痛苦。”

    想了想,

    江芝盈又说道:“现在他们一家的生死都系在我身上,他们甚至千方百计打听你是谁,恳求我,希望获得原谅,从而和解。可我不甘心,他们凭什么?因为他们有钱吗?

    不,

    我不原谅。

    我不会杀了他们,我也不敢。可我最起码可以成为那个男人的噩梦。”

    就好像那个男人曾是她的噩梦。

    李尧点点头,

    复仇是天然具有神圣杏的,就连儒家也支持复仇的正义杏:“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现代法律之所以不支持复仇,是因为法律本质上是统治阶层意志的体现,是统治阶层的统治工具,

    ——在这种工具面前,个人意志并不重要。

    可在李尧看来,

    江芝盈的做法没毛病。

    想了想,

    他对江芝盈说道:“我不会劝你什么,但你要知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就算你对深渊扒下裤子,

    它也不一定会尴尬的转过视线,说不定还会鄙视你。

    江芝盈点点头:“我知道的,李先生。对了,小妹的家书呢?”

    李尧从大衣下面拿出江芝颖的家书,递给江芝盈。

    她当场就拆开那封厚厚的家书阅读起来,江芝颖是她在这个世界最后的至亲,自从江芝颖走了,江芝盈就觉得身边空落落的,仿佛少了什么。现在拿到家书,真是让她有种惊喜的感觉。

    这让她知道,

    她并不孤单。

    她还可以见到自己的小妹!

    江芝盈如饥似渴的阅读着那些文字,十几张纸上的文字确确实实都是江芝颖的笔迹,只是以前江芝颖写字笔迹很淡,那是力气不足导致的。现在,这封信上的文字笔迹清晰,力透纸背。

    显然,

    她身体好了很多!

    在信里,

    江芝颖先是给姐姐问好,吐露了自己的思念之情,然后是告诉她在那边过得很好,最后开始讲述异界风土人情。

    在最初的激动后,

    江芝盈反而越看越惊疑!

    她的思虑比自家阿妹缜密,成熟的多。

    哪怕通过字里行间的描述她都能想象到那时一个完整而真实的世界,这说明自家小妹确实是转生异界了。可再想想——这完全是身旁男人的手笔,那这个男人真是像他说的那样,是灵魂摆渡人?

    不,

    那部网剧里的灵魂摆渡人才没这么厉害!

    江芝盈读完那封信,小心翼翼的折叠起来收好,然后问道:“这封信我能带走吗?”

    李尧想了想,说道:“还是烧掉吧。”

    就算不知道信里的内容是什么,

    可通过阅读江芝盈的面部微表情,李尧也知道那里面一定涉及了异界的事情。

    其实让江芝盈带走也无妨,

    普通人拿到这东西估计压根不会信。

    被地球超凡侧获取,他们就算信了也没招。

    可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李尧喜欢现在这种悠哉舒适的生活,不想让人破坏了这种氛围。

    那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江芝盈有些失落,可她还是听话的把那一叠厚厚的信纸都扔进壁炉里。

    火炭得到新的燃料,

    壁炉里的火焰顿时高涨起来,火舌卷起很快就把信纸烧成灰烬。

    可突然,

    信纸的灰烬里飘出点点金红色的微光,那些微光很快组成一个竖起的中指,下面还有一行用法术符文书写的话:就知道你个龟孙儿会烧了它!

    李尧脸当时就黑了,

    林晓薇这货是想干啥啊?

    特么闲的吧?

    换着花样来鄙视自己!

    李尧脸当时就黑了,恨不得当场翻出手机给林晓薇发信息怼她一顿!

    可旁边这不还有人呢吗!

    江芝颖目瞪狗呆地望着炉火里灵光组成的鄙视中指,小声问道:“李先生,这是什么啊?”

    李尧摆摆手:“不用放在心上。”

    他扶着额头,

    颇有点没教好崽是他这个当爸爸的责任的感觉!

    江芝盈愣愣的点头,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李尧叫住她:“那你最近有什么打算?”

    江芝盈想了想说道:“我想在省城安顿下来,我看这条路里就有门面要出租的,我想盘下来。”

    李尧疑惑道:“做酒吧?”

    鼓楼路上的酒吧可太多了!

    江芝盈笑道:“我打算做美容院。”

    李尧:“???”

    江芝盈解释道:“来这里喝酒的人什么年龄段都有,而且都挺时尚的,感觉也不差钱。喝完酒做个养生SPA,醒酒养生,不也挺好的吗?”

    李尧听得眼神都亮了!

    这是个人才啊!

    大家都在这条街上开酒吧,却没人想过赚喝醉酒人的钱。

    她这算是剑出偏锋!

    当然,

    这里面也有问题。

    比如喝酒的人一般都是直接到酒场里面,很少会在外面逗留,喝醉之后往往都被别有用心的人带走了,就算带不走,也可能急着回家。

    李尧把这些问题提出来后,

    江芝盈浅笑道:“我可以和附近的酒吧展开合作啊,比如会员互通,持有某家酒吧会员的,或者消费满多少的,送一次SPA,或者一次洗发美发,在传统的美容院业务之外,也可以开展留宿业务。”

    她侃侃而谈,婉约贤淑的模样竟别有风韵。

    李尧听得入神。

    末了,

    他问道:“我能入股不?”

    江芝盈笑得更开心了:“好的呀,有李老板支持,生意肯定会更好的!”

    李尧也喜滋滋的点头!

    那可不!

    也不想想咱手里都是些啥资源!

    美容院正好也可以和学姐那边的化妆品牌产生联动,扩大品牌效应!

    嘿!

    这么一想真是多面布局,一切尽在掌握!

    李尧美滋滋的躺到沙发里,颇有些自得——咱在家躺着就给学姐帮了个忙,她往后还好意思说自己咸鱼吗?

    你瞧,

    这机会不是自己上门了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