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6章 结契(第二更,求订阅!)

    李尧见江芝盈在走神,喊道:“江女士?”

    江芝盈有点茫然:“啊?”

    “把手给我。”

    江芝盈下意识的就把手伸了出去,李尧则从大衣里面掏出一支钢笔,拔掉笔帽甩了甩——这也算是李尧的一点小创新吧,钢笔里面装得是魔法药水,本来魔法药水应该装在魔法羽笔中,但是羽笔难用啊。

    而且,

    你能想象一个男人从衣服里掏出一根毛的场景吗?

    李尧拿过江芝盈的手,在她掌心细致的刻画着,冰冷的金属笔尖在掌心游走,酥酥麻麻的触感于心头逐渐荡开。

    感觉……

    有点奇怪。

    江芝盈忍不住想把手缩回来,

    可手却被李尧死死拿住,动惮不得。

    她抬头偷偷看了眼李尧,发现他的神情好专注,仿佛一位匠人在雕刻珍宝。

    哇,

    从这个角度看,李先生是很好看诶。

    她已经好久没有和一个男人这么近的接触过了,自己的“丈夫”虽然是个同杏恋,却有着极其强大的控制欲占有欲,是绝不允许别的男人靠近自己的。

    他把她当成一件精致私密的玩物,

    不准他人染指。

    很快,

    一个契约魔法阵就画完了。

    李尧指尖点在魔纹阵图中央,魔力注入其中,江芝盈只觉得掌心好似有电流一闪,画在掌心的图纹一下就干了,好似刺青一样印在上面。

    江芝盈抽回手,

    仔细看着掌心的魔法图纹感慨道:“你的手好稳,画得好工整!”

    李尧笑了笑:“只是基本操作。”

    “这里面这些符号是什么意思啊?”

    “还有这些扭扭曲曲的……是文字吗?”

    江芝盈的好奇心简直有点旺盛,李尧抿了抿嘴唇,问道:“你丈夫什么时候回来?”

    江芝盈摇头:“我也不知道。”

    李尧有点不耐烦,他不想在客厅等人,于是朝楼上望了望,发现从楼梯上去后的走道里有座椅,于是说道:“我去上面等,顺便看点东西打发时间,那里可以去的吧?”

    江芝盈笑道:“您随意。”

    李尧找地方坐好,翻出手机研究魔法知识,江芝盈则乖巧的把茶点都拿到楼上的茶几上。

    而她就坐在李尧对面,

    手里也拿着一本书翻阅着,实际上却在用眼角的余光,好奇得打量着李尧。

    时间缓慢流逝,

    直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别墅大门那里传来密码锁解锁的声音,一个衣装体面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长相一般,气势却颇为不俗,有种龙精虎猛的感觉,看体魄也是经常健身的人。他走到门口附近的衣帽间,放下手里的公文包,摘掉领带,袖口等装饰,然后觉得有点不对劲……平时这个时候,那个女人不应该来服侍自己吗?

    他走出衣帽间,不满的喊道:“江芝盈!”

    楼上,

    坐在李尧对面的江芝盈突然抖了一下!

    那是畏惧的表现。

    楼下再度传来叫唤:“出来!”

    李尧安抚道:“没事,下去吧。”

    江芝盈深吸一口气,走下楼梯。

    到了楼下大厅,

    江芝盈像是鹌鹑一样,低眉顺眼道:“你回来了。”

    男人侧了侧脑袋,桀骜凶狠的盯着江芝盈:“你在干嘛?”

    江芝盈刚想张嘴说点什么,却被那个男人强横的打断:“还不滚过来。”

    她被一声吼吓得差点习惯杏跪下……

    就在这时,

    楼梯上传来李尧声音:“哇,你脾气好大。”

    那个男人霍然抬头:“他是谁!好哇,我不在家你都敢领男人回家了,他是谁!”

    那个男人指着李尧大声质问着,

    江芝盈已经完全懵了。

    在对方的怒容下,她的身体不听使唤了,就连大脑也几乎失去了思考的功能……李尧见状抿了抿嘴唇。

    这是「创伤后应激障碍」!

    这得经受多少折磨才能把人变成这样啊?!

    那个男人得多禽兽才能对这么好看贤淑的女人下得去手啊?!

    男人见江芝盈完全懵了也不再质问,

    他四处看了看,冲进衣帽间拿出一根高尔夫球杆,气势汹汹的向李尧走去。

    敢私闯我的府邸……

    谁给你的胆!

    看我今天,

    打不死你!

    李尧平静的看他走近,等他走过江芝盈身边的时候悍然发动一记法术——恐惧凝视!

    这是死灵系的一环法术,

    通过调用负能量打击目标心灵,随着注视时间的持续不断施加恐惧,威压,受术者除非精神意志强于施术者,不然会一直处于恐惧威压中,直至心灵崩溃。即便经过意志检定豁免成功,也会产生战栗情绪。

    ——也就是被吓一哆嗦。

    这个法术效果有些鸡肋,可用来对付弱者简直无往不利,杀人不见血!

    李尧眼眸深处暗光流转,

    一双眸子变得十分妖异,那个男人只觉得心底不断冒冷气,原本沸沸扬扬的怒气好似气球一般被戳破,漏得干干净净!

    一同流失的,

    还有他的勇气。

    李尧保持着法术效果走下楼梯——距离越近,法术效果越强!那个男人感受到的恐惧和的威压就越严重。

    他,

    很快就跪在地上,

    就在江芝盈旁边。

    李尧到了跟前,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这个男人,说道:“黄德壮,是吧?”

    男人连忙点头。

    李尧又问:“那你承认你对江女士做出过许多伤害杏的行为,并且是在江女士不愿意的情况下实施的吗?”

    “我认!我认!”

    黄德壮吓得眼泪鼻涕横流,丝毫没有刚进门时的体面和硬气。

    李尧笑了:“那就好。”

    他蹲下身,拿起黄德壮的手,按照陆老头传授的法门运转精神魔力,指尖很快冒出一缕剑气,他轻轻一划,黄德壮右手拇指顿时冒出鲜血。

    李尧又拿起江芝盈那只刻画着契约魔纹的手摊开,将黄德壮冒血的拇指按在魔纹中央!

    很快,

    受到鲜血的刺激,那魔纹亮起猩红的光芒!

    原本的图纹在魔法灵光的辉耀下竟然缓缓旋转起来,脱离了江芝盈掌心的皮层,飘在半空!

    处于「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江芝盈也被眼前奇异的镜像吸引,

    黄德壮也一样。

    魔纹灵光渐渐包裹住黄德壮的鲜血,等到完全烙印到鲜血中后,陡然钻进黄德壮眉心!

    “啊!!!”

    黄德壮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呼,抱着脑袋翻滚不已……

    李尧站起身来说道:“这是血契——从今往后,江女士受到的任何伤害都将十倍的呈现在你的身上,如果江女士死去,那么不单你会死去,就连你的直系亲属也会一同死去。可反过来,你们所遭受的任何痛苦伤害,都不会对江女士产生影响。”

    这就是血契,

    霸道,

    不讲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