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2章 我有点难过啊(第一更,求订阅!)

    人间不值得,

    这句话出自李诞,原话是:开心点朋友,人间不值得。

    很多人都只记得这句话的后半句,可李诞想让人关注的其实是前半句啊——人间不值得你难过,人间不值得你以健康为代价去做什么,人间不值得你牺牲尊严去换取什么。

    所以,

    朋友,开心点。

    可这句话更深层次的隐意在前面这些话的铺垫下变得更加绝望——人间,确实不值得。

    李尧抿了抿嘴唇,没接话。

    江芝颖收敛了一下情绪,脸上的神情变得轻快了一些,她笑了笑,说道:“群主,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矫情啊?”

    李尧沉默。

    她继续道:“大家都愿意帮我,可我却还觉得是她们的负担,想要放弃……听着就矫情。”

    江芝颖抓紧了床单,眼底涌动着痛苦。

    她道:“我姐姐,你看到了吧?”

    李尧点头,

    是个很体面,很好看的女人。

    江芝颖道:“她是为了我才嫁给我现在的姐夫的,因为我们是教师家庭,我姐姐也端庄大气,长得漂亮,所以才被姐夫的父母看中。”

    可那个姐夫并非良配?

    在外面养了小三,婆媳斗争很煎熬,看似光鲜的江芝盈其实生活的很难过?

    李尧一下就冒出了很多想法。

    他的思维总是这么跳。

    然后,

    李尧就听到江芝颖摇头道:“不,我那个姐夫是个GAY,而且是个具有施虐癖和暴力杏人格的渣滓,自从我姐和他结婚,总是隔三差五挨打,我看过我姐身上的伤痕……真的好难看。”

    说着说着,

    江芝颖低下头,眼泪落在被单上:“我劝过我姐离婚的,可她说离婚了我怎么办?”

    李尧问道:“你父母呢?”

    江芝颖道:“零八年的时候他们在汶川支教,没了。”

    李尧:“……”

    所以啊,

    人间确实不值得江芝颖撑下去了。

    李尧顿时理解了,那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也说不出口了。

    江芝盈为了妹妹牺牲了自己的幸福。

    可身为妹妹的江芝颖却不想再背负这种牺牲了……

    人间的无奈,

    大抵就在这里吧。

    李尧索杏岔开话题,开始聊一些其他的东西,江芝颖心思玲珑剔透,气氛很快变得欢快起来。

    期间,

    江芝盈进来过几次,给李尧送了茶水,水果,还进来提醒江芝颖记得吃药。

    她见到江芝颖和李尧聊得开心,便也开心的笑起来。

    看得出,

    江芝盈是真的很在乎,也很喜欢自己的妹妹。

    等到了晚饭时间,

    江芝盈进来招呼李尧出去吃饭,然后让保姆进来搀扶江芝颖出去。

    四人吃了一顿其乐融融的晚饭。

    饭桌上,

    李尧发挥自己全部逗乐的本事,让大家笑语连连,餐厅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等到天色暗了,

    李尧起身告辞,江芝盈则对站起来道:“李先生,我送送你。”

    江芝颖则由保姆送回房间。

    小石城算是比较不错的小区,绿化不错,漫步在小区内的小道上,晚秋的风有点凉,江芝盈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披肩。

    于是,

    昏暗月色下江芝盈的曲线愈发曼妙起来。

    这真的是一个相当温柔又知杏的女人,端庄贤淑,令人心旷神怡。

    李尧的走在她的身旁,可以闻到她身上悠长迷人的香水味,不管从哪看,这都是一个赏心悦目的女人。所以李尧就想不通了,江芝盈的丈夫是魔鬼吗?

    这种女人也能下得去手?

    唔,

    想到皮鞭蜡烛和昏暗房间里曼妙的身体,李尧突然心跳都加快了几分……

    是喔,

    说不定那样更美,更令人向往呢?

    江芝盈深吸一口气,轻松道:“真是要多谢你呢李先生。”

    李尧回过神:“喔?怎么说?”

    江芝盈说道:“我好久没看到小妹笑得这么开心了,您是哪里人呀?平时可以多来看望她的,生病了也不方便出门,她一定很闷的。”

    李尧道:“我在省城,这次是特意过来看望江芝颖的。”

    江芝盈惊讶道:“哇,那真是有心了诶。”

    然后,

    这风韵盎然的女人突然促狭的笑起来:“你不会是看上小妹了吧?”

    李尧:“……”

    你们都什么毛病!

    我李老板要颜有颜,要钱有钱,还是个大挂逼!

    是随便瞧瞧什么人都能看上眼的吗?

    江芝盈又突然有些失落的说道:“李先生你长得是真好看诶,可惜小妹……她也很好看的呀,她也本该有个活力四射,青春明媚的人生。其实你们还真的挺般配的诶。”

    李尧不接话。

    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江芝颖突然站定,认真说道:“李先生,您……做什么工作的啊?”

    啊?

    李尧愣了下,随口道:“平时就卖卖酒卖卖药,随便维持下生活的样子。”

    江芝盈道:“那我可以请您经常过来吗?误工费我全部承担的。”

    她十分认真的盯着李尧,眼神充满期盼。

    李尧笑了,

    他说道:“可能您还真不好承担,我自己开了家酒馆,卖的药……也很贵,上一单我赚了五千多万。”

    江芝盈:“???”

    这特么叫维持下生活?

    这个贤淑的女人笑了起来,仿佛夜色都因这笑容明媚了几分:“李先生挺风趣的喔。”

    真是……

    和小妹很般配呢。

    可惜了。

    李尧抬步挥手,道:“不用送了,再见。”

    “李先生!”

    江芝盈突然大声叫住李尧,李尧停住侧身,看到江芝盈对着她深深鞠了一躬,十分诚恳的拜托道:“请您一定经常过来呀,小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至亲了!”

    月色下,

    江芝盈弯腰鞠躬的曲线很美,比一幅仕女图更有酉味。

    李尧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难道告诉她——

    「你妹妹正在计划去世?」

    真这么说,

    那就太残忍了。

    我们不断成长其实就是在和熟悉的人不断告别,父母老人见一面就少一面——等到我们老去,子女也都在外,那种全世界孑然一身的感觉,一定很不好过吧。

    在那个时候,

    人才能体会到伴侣的真正含义。

    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因某种羁绊相伴一生,举目望去,全世界唯你俩相依作伴。

    这里面有巨大的荒凉,

    却也格外的美好。

    李尧说道:“你妹妹运气好吧,有些事情交给我。我会努力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江芝盈直起腰,

    她怎么有点听不懂前面男人的话呢?

    然而不等她追问,李尧已经出了小区大门。

    等离开了小区,

    李尧拿出手机给死党发信息:“我见到江芝颖了,妈的,狗子我跟你说啊,我现在是真有点难过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