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4章 你是魔鬼吗?(第二更,求订阅!)

    省城就很魔杏。

    夏天的时候能热到你怀疑人生,呼吸仿佛都在吞吐炎阳热气,淬炼肺腑。

    冬天又贼鸡儿冷,哪哪都不嘘服!

    李尧起床洗漱收拾好下楼,他穿着睡衣朝门外看去。那棵银杏树终于是秃了,啧,看我家桂花树多好,移栽成功后就展现出了顽强的生命力!哪怕在冬天——

    也绿油油的!

    银杏树下,陈曦和封离在对练。

    现在有封离给陈曦喂招,陈曦的战斗力呈直线上升。

    陆老头确实眼毒,

    陈曦在剑道上的天赋强得似乎有点过分。

    李尧穿着宽松的厚绒睡衣,手里端着保温杯,看了一会儿就去锻炼《练气术》了。

    别说,

    颇有一种《功夫》里元华耍功夫的感觉。

    当然,

    李尧比元华好看多了!

    等锻炼完,再抿一口活力药剂,随着电流的酥麻感涌遍全身,李尧顿时觉得浑身火力旺盛!

    随着他的体质越来越好,

    世俗的寒暑已经不是那么可怕了。

    封离和陈曦一边对练,一边问道:“你说你每天早晨做那么奇怪的早操干啥啊?我瞅着还不如第九套全国广播体操好看啊!”

    李尧:“……”

    来自封离颜的暴击伤害+666……

    封离格挡开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的陈曦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

    陈曦点点头,

    然后朝的李尧打声招呼就会楼上去洗澡了。

    封离扛着朴刀走进迷途酒馆:“请我吃饭哈。”

    说完,

    已经大咧咧坐到李尧平时和陈曦吃饭的地方了。

    你这够自来熟的啊姐!

    算了,

    这都不重要。

    李尧钻进厨房,没多会儿陈曦也洗完澡下来了,她身上带着沐浴露的清香,还挺好闻的。

    只不过那股清香很快就被油爆葱香遮掩了……

    有时候,

    李尧都替陈曦感到可惜。

    多好看身材多爆炸一个姑娘啊,怎么就在自己这当起厨娘和吧台妹了?

    不过感慨归感慨,

    能有这么能干的帮手,李尧还是很开心的。

    不多会儿,

    几份简单的早餐的端上桌,众人洗了手,开始吃早餐。

    封离单手拿着一份陈曦做的三明治,咬两口又凑到豆浆杯前面吸溜……看来她已经快习惯独臂的生活了。

    等吃完,

    封离一腿盘子打着饱嗝儿道:“昨晚郭长师联系我了,妈的神经病,大半夜夺命连环call!”

    李尧也放下手里的油饼,擦了擦手问道:“怎么说?”

    封离道:“肯定没问题啊,报上去上面也批。”

    面壁人组织和华夏异人匠师协会本来就是常年的合作关系。

    匠师协会又不少产品和项目的的测试都会找面壁人借人,面壁人在装备或者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也会咨询匠师协会。

    这次的博览会上下都憋着劲摩擦巴掌,

    好给外宾们的脸上来一个漂亮的击掌。

    李尧抿了抿嘴唇,

    行吧。

    那剩下的无非就是出场费的问题了。

    李尧想了想,说道:“也行吧,到时候你给我弄点身份,咱们……苟一点。”

    封离:“???”

    这是让你去参展,

    又不是让你去当间谍!

    在首都那种地方还能出事咋地?就露个脸装个逼的事儿,

    你怕个啥!?

    李尧沉吟了两秒,说道:“因为我是**?”

    事了拂衣去,

    深藏功与名。

    不用谢,

    反正都是拿钱办事。

    封离:“……”

    来自李尧的戳心伤害+748……

    封离望了望靠在门口的两米大朴刀,正想着要不要砍死面前这个小老弟的时候……一道魁梧敦实的身影挡住了门口的光,以至酒馆里面顿时为之一暗。

    郭长师来了。

    他身上还带着不远处早餐铺上的油条味和包子味……

    贼接地气!

    郭长师笑道:“都在呢,李先生,封离姑娘昨晚就答应这事儿会上报了,批文指示估计很快就能办好,来商量商量出场费的事儿?”

    封离顿时诧异了!

    卧槽!

    小老弟你这操作有点骚啊。

    刚刚还说自己是**来着,咋地,**同志欠你钱啊?

    跑这收账来了!

    李尧脸不红心不跳道:“陈曦啊,姐累了,给她请回去休息。”

    封离:“凭啥啊我不累!”

    李尧:“早餐收她五十,支付宝微信现金都行。”

    封离:“不是大妹子你别拦我,放开,你给我放开听见没有!我今天非弄死他!”

    陈曦哪敢撒手啊……

    从后面架住封离俩胳膊给封离大姐架出去了。

    郭大师在一旁看得眼睛都直了。

    这都一群什么神仙啊!

    他也终于意识到,这家酒馆的老板和隔壁的关系好得有点过分。

    于是,

    他愈发谨慎起来。

    李尧请郭长师入座,想了想说道:“面壁人既然都同意了,那咱谈谈出场费的问题…二十万,没问题吧?吃住行可都算你们的。”

    只是去露个脸撑个场面,

    又没什么才艺表演。

    李尧觉得二十万算是一个比较公道的价格。

    虽然他才刚刚赚了七千万,加上之前的存款,他资产都近亿了……可该要的钱还是得要的!

    这是原则。

    郭长师听完愣了:“二十万?”

    李尧有点心虚:“贵了?”

    郭长师笑了笑,颇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摇头道:“没有,我就知道李先生你心怀大义,这点钱我自己出都行,本来我怕钱不够,还和协会上面申请了挺大一笔款项额度,现在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二十万对他来说,

    那叫个什么事啊!

    一个普通的中产,一个月也就赚上来了。

    郭长师觉得李尧其实就是给自己的原则找个台阶。

    其实也挺好。

    美剧《疑犯追踪》里,哈罗德为了给国家做贡献,用一美元就卖了机器宝宝……可惜他将真心对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唔,

    那是题外话。

    反正李尧现在这事儿办得就有那么点意思。

    郭长师对李尧顿时大为改观,捏起陈曦倒出来的茶水美滋滋喝起来。

    而对面,

    李尧陷入了沉思。

    他沉吟了两秒,说道:“我是说——每天。”

    “噗!”

    郭长师当场就喷了。

    他捏着茶杯目瞪狗呆地看向李尧,眼神仿佛再问:

    兄dei,

    你特娘是魔鬼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