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9章 父母心 (第三更,求订阅5/43)

    李尧有点抑郁,

    没你这么玩的啊姐!

    你这样我还咋个赚钱!怎么自己想出来的妙招不是毁在敌人手里就毁在队友手里啊!好在,这次“敌人”比较给力,当场就不乐意了!

    一个年轻人站起来道:“封离姑娘,面壁人不是不参与这次竞拍吗?”

    封离想了想,指着他道:“这谁啊赵给他请出去。”

    年轻人:“???”

    李尧摁住蠢蠢欲动的小赵,对封离硬邦邦道:“别闹啊,谈正事呢。”

    封离不乐意了:“怎么着,他们的钱是钱,我的钱就不是钱了?”

    李尧指着下面道:“那你下去竞拍吧,面壁人的公款你能拿出来多少?还是你家里有矿?”

    老河小声道:“大姐头家据说真有矿。”

    然后,

    封离真就坐到了竞拍席:“听见没?药剂主人让我坐下来的啊!咱们公平竞争,都别怂!”

    李尧脸当时就黑了!

    好嘛,

    搞了半天在这里等着呢!

    其实李尧可以理解封离的想法,面壁人毕竟是长年在一线作战的特殊部门,麾下肯定有很多伤残。伤势还好说,调养治疗就行。

    可残疾怎么治?

    正常人断肢了只要救治及时,还能给接回去,虽然不好用,可总比没有强啊。

    面壁人呢?

    他们残缺的肢体往往都被怪物吞吃了。

    这还怎么治?

    所以,

    当她知道李尧有断肢重生的药剂后,她就激动了。

    甭管有多少,

    能帮一个就帮一个!

    一个健全的身体可是钱买不回来的!

    钱是什么?

    钱嘛,

    纸嘛,

    花嘛!

    钱留在手里是没有价值的,花出去才有价值!

    她封离,

    不差钱!

    各家代表脸色都有点不好看。

    不过李尧对这些所谓的异人势力感观也不咋地,一群滑不溜秋的老狐狸,世故奸猾滴很。

    相反封离这种,

    虽然胡闹,可她为了同袍可以自己出钱,就是为了多买几支断肢重生药剂帮助袍泽,这种重情重义的姑娘其实还挺招人喜欢的。

    封离大咧咧坐在竞拍席上,丝毫没有难为情的模样,各家异人势力的代表则沉默下来。

    ——他们在计算得失。

    李尧突然就有些腻歪。

    人心趋利嘛,

    可以理解。

    谁不是这样呢?不然李尧为什么费劲巴拉的搞这种拍卖?不就是想多赚点嘛。

    可正因为如此,

    像封离这种真杏情的姑娘才显得尤为可爱吧?

    封离冲着老河喊道:“愣着干嘛啊?竞拍啊!”

    老河望向李尧,有点难做。

    大姐头和李老板,

    到底听谁的啊?

    李尧沉默了一会儿,把封离从竞拍席上拉出来。

    封离不乐意了:“你放手!我叫你放手听见没有!我生气了啊!我可真生气了!”

    李尧小声安抚道:“别闹,你这样吃相就太难看了。”

    想了想,

    李尧又说道:“本来八支药剂里面就有四支是给你们的,这样,再匀一支给你们。”

    封离:“两支!”

    得得得!

    再匀两支给你!

    封离终于不闹了,美滋滋坐回自己的位置。如果陆老头知道了肯定对封离赞誉有加……说到底还是长得好看腿又长的妹子说话好使啊,你让陆老头来撒娇撒泼试试?

    别说他拉不下这个脸!

    就是真豁出去了不要那个脸了,李尧也能一波法术砸他脸上!

    你恶心谁呢!

    而在场各家听了之后神色更难看了。

    一顿胡搅蛮缠就让那姑娘要走了两支药剂的购买权……他们怎么办?谁家有妹子赶紧上啊!嘤嘤嘤走起!可环顾一周,都是大老爷们!

    有点嫉妒啊!

    这时候就有老的一巴掌扇在小的后脑勺:“你特么咋就不是个姑娘!老子生你有啥用!”

    小的一脸懵逼啊:“不是我妈生的我吗?”

    “你还犟!”

    然后又挨一巴掌……

    就在这时,药王谷的谷新亭站起来拱手问道:“敢问这位先生,这药剂效力如何?对什么样的情形适用?积年老伤是否也有效用?”

    李尧回道:“效用是全面修复躯体破损。当然,如果残缺太重,可能需要不止一支药剂。不过除非人彘,一般也用不着三支以上的药剂。积年老伤也有效,只不过断肢的生长周期会比较长,而且……新长出来的肢体会偏新嫩。”

    老躯添新肢……有点怪。

    不过众人对此表示理解。

    某些思维比较跳的,

    甚至有了一些比较大胆的想法。

    李尧又道:“伤势最好是七年以内的,治疗效果最好的时间是在三年以内。”

    谷新亭听完点点头,随后对着在场众人拱手道:“敝人小女两年前炼药时丹炉炸膛,缺了一臂,断了脊椎,瘫痪至今,为求此药,敝人将竭尽全力,诸位还请见谅。”

    这是划下道了!

    这样做确实得罪人,可每每想到女儿那万念俱丧,但求早死的模样,他就心如针锥!

    这次过来,他就想试试看那个什么治愈药剂能不能对自家女儿适用!

    不曾想,

    这些药剂的主人竟然还有更厉害的药剂!

    这时候还顾什么脸面?

    抢就是了!

    谷新亭的事情,众人或多或少有所耳闻,可这种药谁都想要啊……那就只能看钱说话了!

    空气里隐隐有火药味再酝酿。

    封离示意老河再度开始竞标,这一次大家就客气了,举牌举得那叫一个勤快。

    很快,单支药剂的价格被炒到了一百四十万。

    那毕竟是第一组的药剂啊!

    一组十二支,那就是一千六百八十万!李尧都有点诧异……断肢重生药剂的吸引力这么大吗?

    最终,

    第一组药剂以单价两百万的价格被谷新亭收走。

    这下大家知道谷新亭对断肢重生药剂的执念有多大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竞标中有些畏手畏脚。

    最终,

    五组药剂被谷新亭以五千零四十万的价格全部收入囊中!

    众人无语……

    这年头,做药的就是有钱啊!

    而且是暴利!

    你看看医院每年赚多少钱?尤其是在大城市,啥时候去挂号都人满为患!更不要说异人世界制造的各类药剂了……很多时候你是有钱都求不到!

    李尧一组药剂竞标出五千万的价格,他给面壁人每类四十支,才赚了两千多万。这里每类二十支,就赚了五千万!

    一周内,

    李尧赚了七千多万啊!

    他抬头望了望舱顶,觉得整个人都有点飘。

    谷新亭站起来对李尧道:“这位先生,办理转账我是和您对接还是和台上那位河先生对接?”

    李尧道:“跟老河对接吧。”

    能免税!

    谷新亭转身就去办理对接,不多会儿忙完又回来问道:“转账在走程序了,您看您这边什么时可以出售断肢重生的药剂?”

    李尧想了想,回复道:“一个月吧,您留个联系方式,到时候我联系您。”

    谷新亭长吸一口气,拱手弓腰,行大礼道:“那小老二多谢先生了!”

    说完,

    谷新亭留下名片,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女儿了!至于剩下的药剂……面壁人会寄给他的。

    众人望着谷新亭的背影,

    滋味有些复杂。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