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5章 招人恨体质(第一更,求订阅!)

    世家是一个拥有凝聚力的利益团体,

    而平民,

    就真的只是一个名词罢了。

    他们被世家,集团,组织乃至官府制定的规则驱使着,创造价值,然后被上层分食掉。当然,某些人只是重复着单一枯燥的简单杏劳动,看似没有多大价值,可制定规则的掌权者利用得就是这个点——他们手握的规则可以聚沙成塔,点石成金。

    这也是人和人之间最大的差距吧。

    都说人生而平等,

    可这最终也只是一个美好的憧憬。

    实际情况是,

    人生而不平等,现实也从不讲道理。

    对这些东西,李尧并没有过分探究的欲望,他又不是社会学者,对这些不感兴趣。

    有时候,

    李尧也会想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想来想去,

    也不过是个俗人。

    他独立且自私,喜欢赚钱,喜欢享受,不爱管闲事。

    可当一些崇高的力量出现在他面前时,他也会被感动,甚至想做点什么。

    跟那些宅在家里,窝在被我刷微博的普罗大众也没什么区别——会因为某条微博会心一笑,也会因为某些事件义愤填膺,可那些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

    不同的地方在于,

    李尧相对来说拥有一定的自律杏,也懂得上进和努力的必要。

    咸鱼是一种享受的姿态,

    而不是的自馁的心态。

    李尧抿了抿嘴唇,和大姐头又闲扯两句后就回到自家的迷途酒馆了。

    陈曦打开酒馆大门,娴熟得走进柜台开始对账,对完账又把吧台收拾擦拭了一遍。

    魏大东在旁边看得无比心痛。

    ——我的大小姐啊!

    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魏大东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然后,

    那愤懑悲怆的怨念全都集中于李尧身上……

    或许李尧自己都不清楚,他似乎莫名奇妙就有一种招人恨的能力。

    可能,

    是体质原因吧。

    喔,

    也可能是因为嘴贱。

    魏大东盯着李尧的时候,李尧正在门口打量着那个解忧信箱。

    陈曦柔地进去的信封他早就拿到了,收在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就永远放在那里吧。

    这可是解忧信箱收到的第一封烦恼。

    值得珍藏。

    也不知道下一封信会什么时候来……

    倒也不急。

    李尧有很多时间去等待,等投递到解忧信箱的烦恼越来越多,等异界的死党归来共饮老酒,等到人间白头,他看时光悠悠。

    他笑了笑,

    踱步回到壁炉前躺进沙发里。

    这里或许也会成为一个传奇吧?

    啧,

    未来的事情,谁料得到呢。

    ……

    之后两天,

    生活渐渐平静下来,面壁人对王知远的审讯似乎还没结束,看来那家伙的嘴还挺严。

    酒馆的节奏恢复到以前的模样,

    就是林晓溪开始朝酒馆勤跑。

    想来是学期末了,成为老油子的林晓溪也开始学着摸鱼翘课了。

    看她整天腻着陈曦的样子,李尧都有点同情陈曦。

    这其实算是那什么骚扰吧?

    如果让陈曦找到那货是想着上她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一套剑式下来给林晓溪挂门口树上?

    哈,

    有点意思!

    很快,李尧联系订购的粮种也到货了,李尧在郊区租了一个仓库,用来盛放粮种。各类种子加起来快有五吨重了。

    听起来有点吓人,

    其实也就一万斤罢了……好像更吓人了?

    可如果你知道一座省城这样的城市,每天消耗的粮食单位是以万吨做单位的话,就不会觉得很惊讶了。

    有时候,

    李尧想想也会觉得很神奇,这个世界依照某种秩序自然而然的运行着,那么多人都觉得理所当然,却不曾细究那平凡日常的后面是多么伟大的奇迹。

    如法师建造了浮空城,

    地球上的人类建造的一个个城市群不也蔚为壮观吗!

    等到粮种卸货完成,快运货车离开仓库后,李尧走进仓库,伸出手出没在一堆堆粮种上,随着精神力展开,戒指中的半位面缓缓展开,将面前的物资扫荡一空。接下来把空间戒指给林晓薇传过去就得了。

    做完这些,

    李尧动身回城区,回去的路上他路过一家鲜花店,看到花店门前开着一朵朵栀子花。

    “等一下!”

    李尧叫停租出车:“我就在这里下。”

    他给了车资,来到花店门口,花店的老板从里面走了出来,是一位相貌甜美的姑娘。

    她笑吟吟看向李尧:“先生,想买什么花?”

    真是个机灵的小姑娘。

    李尧笑了笑,说道:“我想买栀子花,对了,你们有栀子花种卖吗?”

    林晓薇喜欢栀子花。

    汪曾祺说: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管得着吗!”

    是啊,

    跟林晓薇那傻缺一个德杏。

    小姑娘甜甜笑道:“有的呀,先生你要多少?”

    李尧:“我全要,送到鼓楼路上的迷途酒馆,顺便给我一份种植说明呗。”

    小姑娘愣了愣,然后开心得去忙活了。

    李尧不知道的是,

    这家花店刚开没多久,这是她最近接到的最大一单生意。

    痛快地给了钱后,李尧就就先回酒馆了。

    等到稍晚的时候,

    花店小姑娘雇了一辆车把所有栀子花送到迷途酒馆,她在楼下冲里面喊道:“老板,我给你送花来啦。”

    清脆欢快的声音回荡在鼓楼路上,洋溢着花香。

    李尧从橱窗那里探出脑袋,

    看着穿着褐色长围裙,模样甜美的花店老板,便觉得青春真他妈是个好东西。

    他收起手机,帮着花店老板把几十盆栀子花都拿到楼上。

    等忙活完,

    李尧对花店老板道:“累吗?要不在喝一杯?免单。”

    小姑娘欢快地说道:“不啦,我还要回花店做花束~再见啦买花的先生~”

    她跳上外面那辆皮卡,对着李尧挥手。

    突然,

    在皮卡发动的时候她又从车窗里探出脑袋:“对啦买花的先生,我叫简洁,简单的简,洁白的洁,买花要记得找我喔!”

    李尧笑了:“一定。”

    然后,

    他挥手目送那个小姑娘远去,心想:

    来世,

    那一定会是个更漂亮更快乐的姑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