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4章 要啥自行车啊!(第二更,求订阅!)

    在王知远裹挟银光飞速逃离的时候,两缕幽光从李尧袖里飞出,直接射穿王知远的膝盖,奔跑的冲势让王知远扑倒在地,甚至滑出好远……

    他迅速翻身,

    眼神狠厉且狂热的盯着李尧他们,他高呼起来:“为了更大的荣耀!”

    旋即准备咬毒自尽!

    可在他咬碎毒囊前,老河已经冲到其身边,右手探出一卡就卸掉了这货的下巴,随后指尖迸发气劲戳下去,封死这货身上的一切能量波动。做完这些,老河又震碎了王知远的肩关节。

    现在,

    王知远虽然还有四肢,却和人彘无差了。

    李尧看得浑身都毛了!

    下手可真特么狠!

    老河抱歉道:“对不起啊,根据面壁人条例: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都将不再属于你个人。”

    他拿出电话,转脸对追过来的李尧说道:“李老板,帮我看一下这个年轻人哈,我给大姐头打个电话。”

    这次兹事体大,

    他不好判断怎么做。

    李尧带着陈曦他们来到王知远身边,原本英俊挺拔的年轻人现在张大着嘴等着他们。

    情形大概这样:(Д)!

    有点滑稽。

    但是没人同情他。

    这货明显有点中二,而且是中毒不轻的那种。

    自己老子说弄死就弄死……

    虽说他老子之前给了他一巴掌,可那明显是作秀给老河看,看着打得狠,实际压根没上力气。而他老子就因为打了他一巴掌,就凉了。

    看来这货,

    还是平时挨打挨的少了。

    所以说,

    熊孩子不能惯,小时候不教他做人,长大了自然有别人教他做人。

    如果连外面的人也教不会他,那最后的报应只会落在为父母者的身上。

    ——长大的熊孩子会用顽劣去教他们的父母怎么做人。

    只是,

    等到那时候一切就都完了。

    王知远张着嘴也不闲着,蠕动着身体似乎想表达什么:“唔哈么都毋回溯,你们哈么都得苜得。”

    李尧:“……”

    他看向黑猫:“他说啥?”

    黑猫:“他说他什么都不会说,我们什么都得不到。”

    李尧:“???”

    你特么竟然听懂了?

    黑猫挪着屁股跳到陈曦肩头,

    哇!

    小姐姐身上就是又软又香!

    真棒!

    李尧不乐意了:“问你话呢!你咋听懂的!”

    黑猫傲然道:“我汉语好!”

    麻痹的,

    不服咬我来!

    李尧真准备给这死猫一棍子夯死,老河从旁边走了过来:“行了行了,大姐头让咱们给带回去,等过几天,组织上会派遣监察部的同事连同苏省鲁省进行会审调查,目前先让鲁省的同事封锁王家了。咱们回去吧。”

    早就等他这句话了!

    现在这野外弥漫着一股烧焦的肉香,一想到那都是一个个人被烧焦后散发的味道……

    李尧就觉得很膈应。

    他对老河说道:“你就不能给烧的彻底点?直接火化成灰滋养大地得了!”

    老河:“……”

    他认真考虑了一会儿说道:“不妥不妥,我控制了分寸,主要烧了他们的脑子,剩下的还要留给化验科的同事解剖化验,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李尧抿了抿嘴唇,

    特么面壁人都这么凶残的吗?

    老河笑了笑:“就是要辛苦有关部门的同志了,这么多外焦里嫩的尸体估计搬起来挺不舒服。”

    呵,

    给你说得还有点饿咋回事!

    李尧木着脸道:“可快闭嘴吧您!”

    老河:“……”

    他们带着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王知远和被解救出来的陈家老三老四,一路加急回到省城。

    等回到省城,

    天都蒙蒙亮了……

    深夜酒吧门口,封离带着一票人早就在那等着了。

    那里面有穿着黑色西装却没有特殊能力的有关部门同志,也有穿着黑色风衣一脸冷酷的面壁人。

    见到老河李尧他们从车上下来,他们敬礼道:“辛苦了!”

    老河憨厚的笑了笑:“应该的应该的。”

    李尧翻了个白眼……

    可真会装!

    那些面容冷酷的面壁人带走了王知远,对王知远身上的遭遇视而不见……看来面壁人经常这么干。

    封离则让魏大东和李尧他们一起做了一些笔录,然后这事儿就完了。

    等到有关部门的同志也离开,李尧伸着懒腰道:“没我们什么事儿了吧?”

    封离感慨道:“没想到你们接个人,竟然也能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搞出这么多幺蛾子……老弟啊,你说你……是不是有点问题?”

    你才有问题!

    你全家都有问题!

    你区区一个非难有什么资格指摘挂逼爸爸!

    李尧硬邦邦道:“你应该给你们上面说说,好好反省下眼皮子底下出了这么多幺蛾子怎么不管管!”

    这特么是我搞事吗!

    明明受害人是我才对好吧!

    封离不以为意,说道:“呵,你知道咱们的工作有多难开展吗?华夏世家门族往往是只认宗族不认当权,遇上个明事理的世家还好,要是遇上些王八蛋,你找谁说理去!”

    这个问题其实自古就有了。

    东汉末年,豪强割据,诸侯争霸——

    袁绍董卓皆是豪强门阀。

    就连刘备刘玄德都是皇室远亲。

    之后魏晋南北朝,

    乃至隋唐都是世家演绎的风起云涌。

    直到宋朝,大行科举才真正开始打断世家对朝堂的垄断,寒门才开始出贵子。可即便如此,世家仍旧更容易出进士,做宰执。

    哪怕到了科举的巅峰时期——明朝。

    朝廷和各个豪门的争斗也没停止过,而到了明朝,更是出现了一种新的利益集团争斗方式——党争。

    明实亡于党争!

    这话不是瞎说的。

    当年闯王李自成即将攻破京城,崇祯下令募捐军费,各家豪门作秀哭穷,就是不出钱,最后城破家亡,愣是给搜刮出两千万两白银!

    啧,

    真是只认宗族不认国啊。

    所谓朝堂,所谓官权哪是为国为民?不过是摄取利益的工具罢了。

    这种情况到了清朝倒是得到了巨大的改善——

    因为满清王廷为了巩固自己的王权,不断打压汉人,对汉人的提防程度达到了捕风捉影的地步,为此大兴文字狱,杀得人头滚滚,于是朝野上下只余马屁之声萦绕回荡。

    以至于,

    当西方世界风起云涌发生巨大变革的时候,

    东方这边正在上演一场场宫斗剧?

    虽然这是玩笑之语,可为了巩固王权而阉割时代进程,大清在这点上确实战绩斐然。

    到了现代,

    信息交互下民智开化,举世大兴,不管是平民还是世家子都有了同台竞技的机会。

    当然,

    在资源方面平民和世家子依旧有着很大的差距。

    很多时候,你拼搏一生的终点甚至都不如别人出生的起点……

    想想确实挺丧的。

    可最起码比封建时代好很多,你有努力和改变的机会,你有创造更好生活的环境。

    至于那些抱怨着阶级固化,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资源分配越来越失衡的人……诚然,这些问题确实存在,可努力并没有全然丧失它的作用。

    天赋,资源固然重要。

    只是,

    以很多人的努力程度来说,还远远达不到说拼资源,拼天赋的地步。

    封离舔了舔嘴唇,一脸凶狠地说道:“现在还有很多世家子觉得自己该占据更多的资源,该拥有更高的地位。他们的声音应该更有力量——”

    呵,

    好处咋都让你占了呢?

    这都啥年代了,还要啥自行车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