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3章 强行自我攻略(第一更,求订阅)

    好多辆车开着远光灯气势汹汹而来。

    老河朝前走了一步,把李尧他们挡在身后,这是一种近乎本能的条件反射,在以往的岁月了,和他一样的面壁人无数次挡在了普通人的面前。

    等那些车到了近前轰然停下,

    车门打开,从上面走下来一个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他们有的年轻,有的中年,有的斯文阴沉,有的彪炳凶狠。

    然后一个梳着背头,头发夹佑着丝丝灰色的中年男人从一堆人里走出来。

    那些人为他让开道路,

    拱卫着他。

    仿佛众星捧月一般。

    李尧暗中调动魔力,燃魂之风的法术回路构筑完毕,蓄势待发!

    然后,

    就看到那个中年男人在十几米开完点头哈腰,用十分谦卑的语气说道:“想必您就是面壁人吧!失敬失敬!这里发生的冲突实非王家之愿,还请您千万不要动怒,敝人回头定将严查此事!给您方一个交代!”

    李尧:“!?”

    陈曦他们:“……”

    王家,

    这么怂的吗?

    看着他们这么疯狂的自我攻略揽责任,李尧都开始反思他们是不是做的太过了?

    河正雨也稍稍松了一口气,虽说王家的态度太谦卑了,可说到底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

    面壁人之于这些世俗家族来说,就好比明代锦衣卫对普通富户人家的威慑!

    是天子近卫!

    是枢密之臣!

    虽然隐蔽位卑却权重力强。

    以他们的体量是肯定不敢和面壁人正面硬刚的,就是华夏境内那些传承悠久的异人组织、家族,也对面壁人保持着必要的尊重。

    甚还在老玄门里面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乱世济天下,

    太平不出山!

    怕的是什么?怕得就是当权者因为他们过于招摇引来忌惮。

    现代社会比古代开明了许多,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乱搞的。

    老河平时不管在深夜酒吧还是迷途酒馆面前都是一副老实人做派,这会儿却拿起了官腔,端腔道:“我相信这不是你们王家的想法,肯定有人在这里面暗中挑拨,我回去后会和鲁省这边的面壁人守卫打招呼,协助你们进行调查。”

    为首说话那人心底陡然一凉。

    操!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协助调查……这是好听的说法,实际上那就是帮你们肃清内部纪律来的!

    在这个过程里面,以往做的那点龌龊事怕是都要被翻出来。

    当然,

    面壁人查出来也不会当场翻脸,甚至只会微笑着对你说往后咱可不能这么干啊。

    可真等将来有点什么事情,直接把你叫去约谈,点着档案袋跟你商量……你是听啊还是不听?

    这次的负责人觉得蛋很疼!

    可没招啊,

    特么哪个缺心眼的竟然下兵在这里埋伏?

    这次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王家负责人正准备咬着牙认了,就听到其身边的青年男子说道:“面壁人果然很霸道。”

    旁边的负责人差点就尿了!

    祖宗诶!

    你特娘干啥呢!

    不等老河搭腔,负责人就怒斥道:“王知远!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他既然把话都接过去了,

    老河,李尧他们也乐得看热闹。

    说实在的,

    李尧也很好奇,平时不觉得啊,怎么在这些所谓家族面前,面壁人咋这么霸道呢?

    算了,

    这都不重要,吃瓜要紧!

    就听那个叫王知远的年轻人对为首的负责人沉痛道:“爸,世家苦面壁人久矣!难道我们还要忍吗!”

    李尧诧异地看向老河,

    心道你们面壁人到底做了什么事儿啊!

    你看看把人家孩子给逼的!

    王知远神情激荡,慷慨壮烈地说着:“华夏境内历朝历代,世家门派都不曾像现在这般窝囊!我们祖上是琅琊王氏!现在看看成了什么怂样!就是一个混混起家的陈家,都能单人匹马杀了我族子弟!”

    “您看看!”

    “现在王家还有丁点往年风光吗!”

    李尧在一旁听着,觉得这里面信息量有点大啊。

    就连那个负责人都被自己儿子一通吼弄得有点懵。

    荒野里气氛有点沉默,

    还有点尴尬。

    老河咳嗽两声……他歉意地看向王知远和他老子,说道:“对不起啊,没忍住……老毛病了,你们继续?你们内部协调好了咱再聊。”

    负责人干涩的笑了笑,对着老河鞠躬道:“让您见笑了。”

    直起腰,

    他“啪”地一巴掌扇在自家儿子脸上:“我说,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自个儿几斤几两,

    没点逼数吗!

    王知远是个身材挺拔,长相还挺清秀的年轻人,打扮得很斯文,却被这一巴掌扇得发丝凌乱,有点狼狈。

    他保持着被扇到一边的姿态,语气幽幽道:“果然,王家在你们手上是没救了。”

    嗯?

    王知远他老子有点懵。

    今天这什么情况啊?

    王知远用一种诡异的语气和姿态扫视众人,最终眼神定格在自家老子身上:“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复兴所做出的必要牺牲。爸,您走好!”

    众人一愣,

    尤其是那个负责人,他看着自己的儿子愣是没明白这是啥情况。

    直到他儿子满眼狞色地朝他探出手爪!

    “唰!”

    这么近的距离加上毫无防备,负责人愣是被自己儿子秒杀了。

    王知远的手爪刺进他老子胸膛,捏爆了他的心脏,炽热的鲜血溅了他一脸,平静的面容上是充满狂热和狰狞的眸子,他把自己的手缓缓从自家老子胸膛抽出来,看向李尧他们:“你们不是第一批,也不是最后一批。”

    老河这时候也不咳嗽了,

    他扫视对面,发现王知远身后的一个个年轻人的杀气腾腾,仿佛要生撕了他们。

    老河:“没得谈咯。”

    王知远:“路上走好。”

    老河点点头,然后打了个响指。

    赤红怒焰冲天而起,在这野外犹如火柱一般煊赫炽烈,王家人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包裹进去!

    王知远:“???”

    特么这个面壁人怎么这么强!

    他错误预估了敌人的力量,可他毕竟还是有些东西的,哪怕怒焰加身,却也没被秒杀。

    其身上亮起一道道诡异的银色纹路,那纹路神秘古朴,最终汇聚在额头眉心,开裂成第三只眼……

    灿银色的火焰倾斜而出,

    竟然压制了老河的火焰之力,可彼此之间实力到底还是有差距的,王知远靠着银火护身勉强不死却也不敢停留,银光一敛就突破了火柱封锁!

    这时候,

    逃命要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