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4章 我真是亲生的?(第三更,求订阅!)

    李尧当时就迷了,

    世界这么大,怎么就让自己遇见了这么个逼王?喔,叫逼王抬举他了,陈大师也不能同意啊。

    还我跟你谈钱也配?

    我怎么就不配跟你谈钱了!

    埋汰谁呢!

    也就是这货不在李尧跟前,在跟前的话李尧能兑换一元硬币装成一麻袋一麻袋的给他砸死在这!

    跟谁俩呢!

    李尧气得牙根疼,他点开这货的个人页面,然后看到这货回答过的问题:

    《有钱人是怎么生活的?》、《有钱人真的快乐吗?》《月入五万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你是怎么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的?》

    通过这些回答,

    李尧渐渐侧写出了一个模糊的人格。

    一个通过摆小吃摊发家然后在一个四五线小城市开了一家酒楼的“年轻俊彦”,渐渐在生活里有了说话硬气的资本。就发家过程来说其实还挺励志的,可就是这人品……

    你有点欠捶啊老板。

    而且,

    月入二十几万很了不起吗!

    我,

    李大尧一单生意赚了四五千万,给死党放个信号弹花了三百多万我骄傲了吗?我膨胀了吗!坑了全世界超凡侧势力那么多人,把几十亿的资金流水玩弄于鼓掌之间,我骄傲了吗?我膨胀了吗!

    是的,

    他骄傲了,也膨胀了。

    李尧承认他最近有点飘,都敢不赚钱在家咸鱼了!

    可我有骄傲膨胀的资本。

    你有啥?

    李尧舔了舔嘴唇,顺手给这货点了举报,然后把这货的账号信息发给隔壁封离大姐:“姐,帮我搞个人呗?”

    封离大姐:“这人咋了?”

    李尧:“他膈应我。”

    封离大姐:“往死里搞?”

    李尧:“……”

    大姐,你这就有点过了啊!

    李尧回道:“咱不是那种人,就给他查查最近有没有什么违章违法的事情,罚点款教训下得了。”

    封离大姐教育道:“你这是属于公器私用啊,要不得。做人嘛,要有点气度,往后不许了啊。”

    意思就是:

    这次我帮你。

    要是还有下回,咱们再商量。

    半个小时后,封离大姐发回消息:“巧了,那货是湘城人,那边我说话好使,一查发现这货驾驶违章好几次,结婚了还在外面瞎搞,名下酒楼卫生条例不合格,还有使用地沟油以及非法使用POS机的嫌疑……一身屎尿啊!”

    李尧:“……”

    他都没想到这货身上事儿还挺多!

    本来就只想弄点违章条例给他罚点款,没想到拔出萝卜带出泥,竟然查出这么多事。

    那就不能怪自己了,

    谁让那货自己手脏呢。

    可毕竟是自己想搞人家,转头一寻思,那自己这算是做了好事,还是干了坏事?

    李尧陷入沉思。

    算了,

    他从来也没说自己是啥好人啊。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比较自立也自私的人,别人怼自己当然怼回去啊。

    都说以德报怨,

    那何以报德?

    所以应当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你膈应我我就搞回去,

    本来不是啥大事可你自己头上顶着个屎盆子,现在翻车了屎尿扣一身,怪谁呢?

    怪自己吧,

    这是现世报。

    反正李尧心安理得。

    剩下的事情封离那边去搞,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那位旁门正道有得忙,也不知道他这次使得旁门招数能不能趟过正道。

    另外一位用户到现在还没有回应自己。

    可能是不在线吧。

    被那位旁门正道这么一搅和,李尧也没了上网的兴致,关掉电脑,拿出手机钻研其中的魔法知识。

    快到中午的时候,

    李尧陈曦带着店里的员工正准备吃饭,隔壁封离大姐过来遛弯,见了索杏一起吃,加上筷子而已,等吃完,封离大姐一抹嘴道:“老弟你这伙食不错啊。”

    “还行吧。”李尧难道谦虚了一下。

    封离颜直奔主题,说道:“那孙子给拘起来了,这算是为民除害,得谢谢你。”

    李尧摆摆手:“应当的,应当的!”

    封离靠在壁炉边,似乎被这安逸的氛围感染,有些羡慕的说道:“……你这还真挺好,挺羡慕你这生活的。”

    没啥危机也没啥起伏,

    生活波澜不惊,可胜在安逸自得。

    李尧笑了笑,说道:“很多时候,我爸妈以为我赚得多,我朋友以为我过得好,他们以为我很快乐,可只有我自己知道……”

    封离瞥了眼李尧:“其实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李尧:“不,我赚得比我爸妈想象得还多,我过得比我朋友想象得还好,我的快乐,他们想象不到!”

    封离:“……”

    可就在这时,

    一道幽幽的声音从李尧背后传来:“是吗?”

    李尧浑身汗毛顿时一炸!

    靠,

    这谁的声音?

    再细细一品,这特么不是老妈的声音吗!

    李尧一回头,就看到张玉凤同志和老李同志在酒馆里眼神不善的盯着自己。

    这二老怎么来了!

    李尧连忙起身,招呼二老入座,一旁的封离颜毕竟身份特殊,见状笑呵呵起身,就准备告辞。不料张玉凤同志却一把拉住人家封离大姐,心疼道:“哎哟怪俊一姑娘怎么糟了这么大罪!”

    封离脸上笑容顿时僵了,

    大姨你这话让我咋接?

    李尧连忙给老妈摁下,让封离赶紧逃!

    等封离出了酒馆他才长吁一口气问道:“老爸老妈你们怎么来了?”

    哪一阵妖风给您……不对,您二老这趟来准备刮什么妖风啊!

    老妈语气怨怼,说道:“你不着家还不兴咱老两口来看看你啊?你翅膀硬了,现在连个电话微信都不发了!”

    李尧:“???”

    咱能好好说话吗!

    老李同志截过话道:“你这出来实习也不跟家里说一声,我们还是到晓溪那才知道你在这。”

    李尧更迷糊了……

    想知道我在哪您直接打电话问我不行吗?

    然后老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人晓溪不错,也成年了,你咋就不上心呢!”

    李尧:“……”

    他算明白了,二老这主要是来看晓溪的,顺带来瞧瞧自己。给老二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李尧心里有点憋得慌。

    也不怪他爱怼人啊,

    有这么一组爸妈,不在别人身上找找平衡,那日子就真不能过了。

    所以,

    李尧问道:“爸妈,我真是您俩亲生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