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0章 分别

    回到迷途酒馆后已经两天了。

    这两天里,

    李尧的作息又变回了以前的模样,白天解读魔法知识,锻炼炼金技术,晚上解析法术回路模型以及冥想修行……李尧喜欢这种悠闲的生活。

    这天清晨,他从冥想中醒来,下楼看到陆老头和往常一样,坐在门口的遮阳伞下指点陈曦练剑。

    李尧照例去陈曦旁边锻炼《炼体术》,完事后就躺到陆老头身边,

    然后抿一口活力药剂。

    嚯,

    美滴很呐!

    只是陆老头神情有些不对劲,李尧好奇问道:“老人家你怎么啦?怎么这么不开心?”

    陆老头随口道:“再过几天,主持完葬礼,我就要走了。”

    李尧顿了下,“哦”了一声。

    他看得挺开,

    人生嘛,没有不散的宴席。

    而且陆老头整天被自己怼啊怼的,也快受不了吧?老年人毕竟不能经常动气,

    容易……

    算了,

    陆老头都快走了,就不说这种话了。

    李尧抱着保温杯,安安静静的躺着,省城的秋天挺冷,清晨阳光未出的时候,其实躺在遮阳伞下也并不是很舒服。

    还是酒馆里的沙发好,又大又软和,躺起来贼舒服。

    等到陈曦练完剑,

    陆老头站起来说道:“陈曦啊,我这一脉的基本剑式都教给你了。用剑之术,无非抽、带、提、格、击、刺、点,崩、搅、压、劈、截、洗、云,挂、撩、斩、挑、抹、削、扎等等……”

    李尧听了顿时一愣:“不是老人家,你再说一边试试?”

    陆行深:“???”

    于是,

    陆老头又说了一遍:“抽、带、提、格、击、刺、点、崩、搅、压、劈、截、洗、云、挂、撩、斩、挑、抹、削、扎等等……怎么了?”

    李尧重新躺下:“没事呀,我就随便问问。”

    陆老头:“!”

    我特么……

    算了,

    都快走了,不值当跟这小子斗气。

    陆老头的转过脸,刚提起一口气就特么又给自己憋回去了……妈了个巴子的,我刚刚说到哪来着?

    给那小子一打岔,愣是特娘思路都不连贯了!

    陈曦好意提醒道:“用剑之术无非抽、带、提、格、击、刺、点,崩、搅、压、劈、截、洗、云,挂、撩、斩、挑、抹、削、扎……”

    李尧:“……”

    陆老头:“……”

    咱搁这讲相声呢吗?

    李尧还特意回头望了眼,这特么不是德云社门口啊!

    陆老头咳嗽两声:“是这样没错,这些我都教你了。剩下的无非是这些基本剑式的组合运用。一个人能发挥出多大的实力,不在于他掌握了什么花哨的招数,而在于对自身力道变化的掌握,不同剑式之间的组合自有不同,因而剑道变化万千,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陈曦听得若有所思。

    陆老头见状很欣慰:“那就到这里了,今天这次便是最后一节课,往后就要看你自己了。”

    陈曦倒提长剑,拱手行礼:“多谢……陆老先生。”

    啧,

    到现在都不肯叫一声老师啊。

    陆老头有些落寞,扶起陈曦后说道:“你等下。”

    说完,他转身回到隔壁酒吧,不多会儿提着一柄剑下来。

    是那天封离颜翻出来给陈曦杀敌用的剑。

    陆老头捧着剑送到陈曦面前,说道:“这本来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却被封离那丫头提前翻了出来,还让你用剑杀了敌,回来后你交还给我了,现在我再送你。”

    陈曦接过剑,郑重道谢:“谢谢。”

    陆老头:“望你以后秉持本心,如剑正直。”

    陈曦侧首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嗯啊。”

    陆老头猛呼一口气,

    好似身上卸下了什么担子,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他一挥手:“那就这样,回去了。”

    陆老头转身就走,回到隔壁就吧。

    这一走,

    可能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再见了吧。

    李尧也站起来,拍拍手道:“我们也回去吧。”

    陈曦提着剑:“嗯啊。”

    回到酒馆,陈曦用一块布把那柄剑仔细包好,然后放在吧台下面收好。

    这是杀人用的剑,

    估计自己也用不到了吧。

    那就收起来,平时练剑用那把没开锋的铁剑就好了。

    李尧在酒吧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林晓薇还没上线。

    最近几天林晓薇都会上线和自己聊一聊位面任务的情况。

    她已经到了那个位面,也到了她自己挑选的驻守位置。这几天她正在勘测汇总情报,估计还要几天才能把详细情况汇总到李尧这里。

    之后几天,

    日子波澜不惊。

    隔壁酒吧安静得仿佛关了门,偶尔才见人进出。

    然后在某天安静的清晨,楼下传来周老板的声音:“李老板,我们这就要走啦。”

    轻松的声音在街道上回响,

    李尧从冥想中醒来,带着满脸的油光从窗户上探出脑袋,他看到路边停着两辆黑色的大切诺基,黑色的玻璃遮挡了一切窥探的视线,李尧问道:“这么快?还想着请你们喝顿酒呢。”

    周离转身跳上车,从车窗里探出脑袋,嬉皮笑脸道:“往后有空再喝呗,走啦。”

    他挥着手,随着启动的的车子远去,

    轻快的不像一场分别。

    李尧趴在窗沿上望着他们远去,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然后他看到陈曦提着铁剑走出门,踩着满地金黄的银杏叶,在那颗快秃了的银杏树下练起了剑。

    认真的模样一如往昔。

    可旁边的遮阳伞下已经没了那位总是打扮的一丝不苟的老头儿。

    风一吹,

    剩下不多的叶子便又飘落几片。

    不多会儿,

    披着红褐色大衣的封离走出隔壁酒吧,手里端着一只保温杯,流里流气的躺到陆老头惯常躺的位置,她放下保温杯,冲着酒吧里面喊道:“大赵小赵,老河小王!睡你麻痹啊睡,给姐们起来嗨了!”

    然后隔壁传来一阵鸡飞狗跳的忙活声。

    连带着安静的街道都让封离这一嗓门吼出了一点烟火气。

    于是,

    这条街顿时变得生动许多。

    封离躺在遮阳伞下,一转脸对二楼的李尧笑道:“哟小老板醒啦?下来躺会呗?”

    李尧笑了笑:“得啊,我洗把脸就下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