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7章 绵绵不绝的爱

    陈曦都这么说了,李尧就把手机拿过来接通并开了外放。

    顿时,

    里面传出一把相当咸湿油腻的声音:“嘿嘿小姐姐~今天在干嘛呢?有没有起床啊,你睡觉穿不穿衣服啊~我帮你穿衣服好不好呀~”

    李尧:“???”

    陈曦:“……”

    陆老头也侧目看向李尧手里的手机。

    李尧给恶心的直接挂断电话,问道陈曦:“怎么还有人给你打这种骚扰电话?”

    这都8102年了!

    还有人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陈曦很无辜……

    她说道:“我昨天就接到过这个电话,当时就挂了,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还打过来了。”

    李尧当场就怒了!

    “我这就找个同行蛹炮平台把他电话放上去,让他也感受下被骚扰的感觉!”

    敢惹我家陈曦妹子,

    不能忍!

    他正准备打开软件,门口陆家二大爷幽幽道:“你手机里为什么会有同杏约炮平台啊?”

    李尧:“!”

    陈曦也好奇的看向自己……

    李尧沉吟两秒,说道:“老人家,要不我把您电话也给放上去?”

    陆老头:“???”

    妈了个巴子的!

    你小子是真皮啊!

    他站起来,就准备让李尧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来自老年人的关爱,然而不等他动作,李尧就把陈曦电话扔过去:“那上面就是刚才的骚扰电话,给你三分钟,我要那个人全部的信息!人家欺负你学生,你能忍?”

    不能。

    陆老头憋了口气把电话打下来发给周离:“一分钟内我要这个号码所有人的全部信息!

    迟了,

    小心你的皮!”

    周离:“……”

    我特么找谁惹谁啊了啊?

    真是人在外面浪,锅从天上来!

    不过面壁人的办事效率很快,那个人的所有信息都发送到了陆老头手机上。

    李尧和陈曦凑在陆老头身边,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个人的所有档案。

    面壁人就是溜啊,

    公民信息说扒就扒。

    不过也是那人自己作死,竟然在公安系统里面留了档案。

    去年的时候这货就因为随行猥亵幼女以及下载及传播不良音影文件被派出所拘留了两个月,没想到现在竟然玩起了复古风,打空虚寂寞冷的骚扰电话!

    陆老头盯着屏幕上那种丑陋肥腻的猪脸有些辣眼睛,放下手机揉着眼睛道:

    “转送公安局吧,给他拘起来!”

    李尧冷笑:“呵,有用吗?”

    陆老头顿时严肃起来:“你想咋地?犯法的事情咱不做。”

    这是底线!

    陆老头知道李尧不会听自己的,转脸对陈曦道:“陈曦啊你劝劝你们家老板!”

    陈曦什么人?

    人家没来酒馆之前就是隐藏在省内的大佬!

    要不是现在韬光养晦,那孙子估计已经被放在石油桶里浇上水泥直接沉到秦淮河了。

    还能留给咱三在这议论?

    所以,

    陈曦眯眼笑道:“老板还什么都没说呢,听听老板怎么说吧。”

    她看向李尧,

    神情有些期待。

    虽然她不是很在意这种渣滓的骚扰,可被骚扰终归不开心,现在有人因为这点小事要给自己出头,

    感觉意外的不错呢。

    李尧沉吟了两秒,说道:“我国好像没有针对同杏强制杏发生关系的法律吧?”

    陆老头:“……”

    确实没有。

    这还是李尧从网上学来的本事:论如何在入室行窃过程中和对女主人强制杏发生关系未遂做出最大力度的脱罪辩论?

    如果照实了说,

    那么恭喜你,入室行窃加强制杏发生关系未遂会被判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可如果你只说是入室行窃,因为女主人突然回来而发生缠斗,只是缠斗过程中撕坏了衣服,

    那么,你只会面临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可是!

    如果你说你其实不是去偷东西,而是看上了这家的男主人,在女主人回来的时候认错了人!

    那么你面临的最多也就是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且不是因为强制杏发生关系未遂,

    而是因为非法入侵民宅……

    从那之后,

    李尧就开始关注刑法以及其他法律知识了。

    他总觉得,

    想在国内活得好,法你是肯定要懂一点的!最起码你在自卫的时候可以采取更恰当的方式嘛!

    比如:

    跑!

    啥?还想打人?你想做龙哥吗!还是你关系硬?又或者家里有矿?不然你出得起医药费吗!

    见到陆老头沉默,

    李尧说道:“那就是行咯?”

    没触犯法律,同杏强制杏发生关系的时候轻柔点,不要弄出伤痕,再加上面壁人的特权,那就没事了!

    于是,

    李尧给周离发信息:“省城地界你熟,你找上十个八个同志,去慰问一下刚才调查出来的那个人。要亲密无间,坦诚而入的慰问啊,周老板。”

    周老板不愧是老司机,

    对李老板下达的指示有了高度且深刻的认识,当即就安排人手去了。

    很快,陆老板就回信息道:

    “人手已经安排过去了,都是各中好手,以朋友的名义上门慰问,并带上了足够的食物和礼品,足够一行人不出门五天吃喝,一定会给予对方和风细雨般绵绵不绝的爱。”

    李尧:“……”

    卧槽,

    这么狠的吗?

    搞定这事儿,李尧对周离说了声谢谢。

    然后迎向老陆同志的目光,问道:“您这么看着我干啥?”

    “没。”陆老头摇头道:“我突然觉得,你不加入咱们组织挺好的。”

    这他妈就是一颗老鼠屎啊!

    还是那种特能祸祸的那种!

    李老板不乐意了,

    你哪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老鼠屎!

    他站起来回屋:“陈曦今天咱有啥事啊?”

    陈曦欢快的站起来:“店里果蔬没啦,我准备去菜场买一点回来。”

    现在还是早晨,菜场那边的果蔬都还很新鲜。

    如果等到下午,

    摊位上基本都是被挑剩的果蔬了。

    李尧新奇道:“你竟然会去菜市场买菜?你会砍价吗?!”

    在他印象里,虽然陈曦现在做得事情和吧台妹也没什么区别,可他始终记得翡翠湾的那栋别墅,记得有个头很铁的大个子叫她「大小姐」。

    陈曦理所当然道:“我不会啊。”

    李尧:“……那我跟你一起去,我教你!”

    陈曦疑惑道:“不用教啊,只要跟对人就能作对事啦。”

    李尧:“???”

    买个菜咋还要跟对人呢?

    菜场啥时候变得跟商场官场一样高深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