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4章 英魂曲

    雨哗啦啦的下,天地间一片乌濛。

    一大群人站在酒馆门前的空地上,呼吸声都被雨水打在伞上的声音遮盖了。

    李尧好奇的望了望街道,

    街道四下无人。

    就算是下雨天,鼓楼路作为还算比较繁华的一条街道,也总该有些车辆经过的,怎么今天一辆车都没有?

    似乎看出了李尧的疑惑,

    陆行深解释道:“我们和上面申请,封了一条路用于出行。”

    行吧,

    这下李尧才体会到什么叫做特权阶级。

    很快,

    一辆漆黑的大切诺基撞破雨幕,在来到深夜酒吧门前道路上骤然刹车,而在其后,则是二十多辆一模一样,连车牌都被遮盖住的大切诺基。

    短暂的停顿后,

    驾驶位上的司机们撑伞来到车辆左侧,依次打开车门。

    他们都是普通人,

    可他们动作划一,训练有素,显示出非凡的军事素养。

    陆行深对那些人行军礼:“辛苦了。”

    那些人向在场的所有人面壁人颔首,仿佛再说:

    不辛苦。

    陆行深下令道:“上车。”

    于是面壁人们很自觉得三两成群,依次上车。

    陈曦和李尧,

    则被陆行深带在身边。

    就这样,

    漆黑沉默的车队行事在车辆全无的道路上,哗啦啦的雨幕和翻卷的阴云放到都在悼念那些死去的英灵。

    车队绕过紫金山,来到紫金山背后某处。

    这里用围栏隔离起来,表示闲人勿进。李尧虽然在省城好几年了,却不知道这是哪里。

    随着车辆向内驶入,

    一片庄园出现在这荒山野岭。

    车队停下,陆行深下车,后方的面壁人也下车自发排成两列,陆行深就站在这两列队伍的前方,神色凝重复杂。

    “进去吧。”

    他说着,然后走进这庄园的大堂。

    荒山野岭里的庄园很干净,显然经常有人打扫,可荒僻的气息渗透在每一个角落,仿佛有丝丝缕缕的阴气,从那些门缝砖缝里渗透出来。

    当陆行深他们走进大堂的时候,

    一位老者从内堂走出来,他佝偻着腰,眼神浑浊,手里提着一串钥匙,见到陆行深颔首行礼,说道:“诸位随我来吧。”

    沙哑难听的声音仿佛两片锈铁相互刮擦,

    李尧凝神看去,

    才发现老人的喉咙上有一道又长又大的狰狞伤疤。

    陆行深跟着老人走进内堂,

    这里摆放着密密麻麻的灵牌,一盏又一盏长明灯静静燃烧着。

    这里就是灵堂吗?

    陆行深带着众人对那层层叠叠的令牌上香行礼,随后退到一边。他身后,周离柒七等人一次上前,上香行礼。整个过程沉默肃然。

    等到所有面壁人上完香,

    陆行深才对周离道:“入陵寝吧。”

    周离点头,

    叫上赵水生走入旁边厢房,不多会儿抬着一个黑色的铁箱走了出来。

    他们抬着那箱子,

    仿佛抬着灵柩,手稳得仿佛铁铸一般。

    然后,

    陆行深来到那摆放排位的桌前,身上灵力涌动灌入那香炉,随后向右拧了一圈。

    轰隆隆的声响传来,

    众人后面的黑金石地板突然向下一缩,向两边打开。

    一条黑洞洞的地道出现在那里。

    李尧向里面望去,隐约可见暗金色的光芒透露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

    陆行深率先走下去,

    李尧和陈曦紧随其后,其他面壁人鱼贯而入,那入口狭窄昏暗,走了数十步便霍然开朗!

    在那地下,

    赫然是一片辽阔宽广的空间,这片地下空间密密麻麻排满了一座座坟墓,每一座坟墓的墓碑前,都摆放着一张面具。

    周离和水生哥打开黑铁箱,里面躺着的,

    也是一张张面具。

    一位位面壁人上前,沉默的拿过一张面具,辨明后放在一座座新立的坟墓前。

    一共五十二张面具,

    也就是五十二位面壁人战死于外。

    等到面具归位,

    陆行深从周离手里接过一碗酒,他将酒碗平举过眉头,随后深深鞠躬,将酒水泼洒在地面上。

    “诸位英魂,敬请安息。”

    陆行深说完,

    其余面壁人也跟着行礼:

    “诸位英魂,敬请安息。”

    礼毕,

    陆行深将酒碗交给周离,众人则把各种东西放到一处,那佝偻着腰的老人默默出现,把这些东西带走放好。

    然后,

    陆行深问道:“谁来起唱英魂曲儿?”

    兴许是礼毕的缘故,陆老头的语气轻松了许多。

    战死的同僚已经回家了,

    剩下的无非就是唱曲儿再送他们一程。

    他们是面壁人,

    加入组织的时候他们就知道——面壁人,鲜有善终。

    所以他们豁达,

    也信奉及时行乐。

    送他们入陵寝安息自然要庄重些,可既然都回家了,那大家伙就轻松些吧。

    所以,

    有面壁人笑道:“唱的最好的刘青山自己也躺进去啦。”

    于是有人接道:“下面的兄弟有福了,老刘的英灵曲是真地道儿。”

    众人的低声笑了起来。

    陆行深也带着笑意道:“别贫了,谁来唱。”

    “我来!”

    那是个黝黑高壮的汉子,身材魁梧得仿佛横向发展的钢墩子,那人来到队伍前面,清了清嗓子,随后秦腔如刀枪铁骑悍然飚出,高亢激越,明朗刚健!

    若神虎啸风,雄浑且壮!

    “长夜征战灯火尽诶!

    多少尸骨裹马革,

    莫哀叹,功名利禄杯酒中,

    且再来,江湖夜雨十年灯……”

    那汉子唱着,便有人一同和唱起来:

    “我与袍泽修甲戈诶,

    奔腾万里气如虎

    何所惧?妖魔鬼怪又如何

    剑在手,杀得乾坤清朗朗……”

    领唱那汉子音腔一转,依旧激越深沉,却变得苍凉悲壮!

    “只是一朝回首后啊,

    身旁同僚剩几人,

    大笑中,刀弩收鞘在身侧,

    滚滚头颅铺成路!

    好男儿,莫说前路无知己啊……”

    到最后,所有人,连同陆老头一同发出嘶声力竭的怒吼:

    “人间阴司同作歌!”

    人间阴司同作歌,

    今生做袍泽,入土是英灵,生死两不散,还是华夏魂!

    李尧不会英灵曲,他只能默默的听着。

    激荡人心的秦腔仿佛让他的灵魂产生了共鸣,那热血从心底慢慢涌上来,仿佛要把他点燃,整个沸腾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

    眼神低垂,压制下所有的悸动。

    陆老头转身:“行了,回去吧。”

    面壁人们鱼贯而出,像是一股黑色的浪潮。

    到了大堂外,

    天色不知何时放晴了,一缕金光从阴云后照射出来,照得天清气朗,

    山河瑰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