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3章 葬礼

    李尧就纳闷了,

    怎么大家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在群里问道:“不能问吗?”

    执剑人陆行深:“也不是不能……就是大家平时都是私聊,像你这么坦诚的比较少见。”

    赚钱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李尧有点疑惑,

    可很快就恍然了。

    面壁人说到底也还是官面下的组织,虽然没有编制,官府籍册上更不可能有面壁人这个组织的名字,可他们内部也肯定是有风纪监察机构的。

    毕竟这是一个特权很大的机构。

    难保有些人公器私用,中饱私囊。

    当然,

    只要不是太过分,其实大家往往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就像上次,其实上次在某些方面已经算得上是触犯纪律了,可搞一搞对大家都有好处,那就搞一搞呗。

    陆老头不习惯这么直接,于是私聊李尧:

    “我们给您搭渠道也是可以的,不过李小子你要答应我,这些药剂要优先供应给我们面壁人,而且,交易成功我们要抽成!行吗?”

    面壁人不能白出力不是!

    价格嘛,

    可以虚抬一些,反正坑别人家陆老头没什么心理负担。

    这么做其实也可以。

    可在商言商,这样一来李尧能赚的钱其实就不是很多了,而且会很累!

    想了想,

    李尧回复道:“药剂的产量其实并不会很多,这次我是挪用了不少个人时间才给你们配置了那么多药剂。”

    三百支药剂啊!

    就算有李施施的现代化培育基地和流水生产线做支撑,也把李尧累得够呛。

    所以,

    往后肯定不能这么搞的。

    李尧卖药剂是为了赚钱,而赚钱是为了让自己以及身边的人过的更好,为了林晓薇有点什么事的时候他能帮得上忙。

    不是为了赚钱沦为苦工。

    毕竟,

    人努力是为了好好活着,而不是为了更好地努力。

    听到李尧这么说,

    陆老头当时就乐了:“那我们组织直接给你包了,有多少我们要多少,还是上次的价格?”

    呵,

    李尧冷笑回复:“我准备搞个竞拍,价高者得,您老看怎么样?”

    陆老头:“???”

    妈了个巴子,

    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啊!

    不等陆老头说什么,李尧就回道:“这主意真特么好,我一定是个天才!”

    还是很帅的那种!

    然后就屏蔽陆老头收起了手机。

    他要寻思寻思,

    这个竞拍要怎么弄!

    隔壁,深夜酒吧。

    陆老头躁的不行,差点就把手机捏碎了!

    周离隔得远远的问道:“二大爷您咋了那么大气呢?”

    陆老头把刚才的事儿说了出来,

    周离听完是真想给李尧跪下去啊……这是个什么样的神仙啊!

    竞拍销售都搞出来了?

    限量销售,价高者得。

    说到底,

    这不就是饥饿营销吗?

    人才!

    是个人才啊!

    虽然周老板刚赚了一千多万,家里还有二十多套房,可这段时间给阵亡袍泽的追加抚恤就花了不少……现在这物价是越来越贵,钱倒是越来越不值钱了。

    陆老头拿龙蛇手杖戳着地面,咚咚作响:“你们说咋搞!”

    面壁人虽然厉害,经费也算比较充足。

    可如果跟一些异人势力竞拍……

    那就有点蛋疼了!

    毕竟,

    某些异人组织在捞钱上还是很有一套的,是真的富成咸鸭蛋了!

    周离想了想,说道:“也没啥大事啊,到时候竞拍,谁敢抬价咱打谁!咱们不用怕谁啊!”

    陆行深:“……”

    虽然话混账了些,可道理是这个道理。

    震慑外交嘛,

    多少了解一下。

    陆老头拍板:“那就这样,他想竞拍就竞拍,联系各家,我看看谁敢跟咱叫板!”真不懂事老夫能给他脑浆子捶出来!

    其后两天,

    省城似乎一下安分下来。

    隔壁酒吧成员似乎都回来了,虽然刚回来的时候气色不是很好,可修整两天后也都恢复过来了。

    大家都恢复了以往的作息。

    陆老头照常指导陈曦练剑,周老板他们各忙各的。李尧依旧钻研着魔法知识,虽然他的精神修为还不足以构建二环法术,可得益于长期解读练习炼金学理论,他对二环法术模型的回路构筑已经有了一些心得。

    而在原本的作息上,

    李尧又多了一个每天熟悉阿兹维克法师武装的工作。

    就是省城似乎一下进入了秋雨连绵的季节。

    淅沥沥的秋雨下了好几天,

    空气里泛着一股潮气。

    李尧有些怀念清晨和煦的阳光……

    这天早晨,

    陆老头来到迷途酒馆门口,喊道:“陈曦,李小子,出门了!”

    很快,

    李尧和陈曦一同出门。

    昨天的时候陆老头就跟他们说了今天是葬礼举行的日子,所以李尧和陈曦昨晚就备好了出行俞礼穿的衣服。

    李尧一袭黑色西装,挺拔干练,严肃庄重。

    陈曦一身黑裙,映衬她肌肤愈发白皙,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带着黑丝手套的她看起来竟然意外的有些俏……

    果然,

    要想俏,一身孝……

    李尧收回视线,看向深夜酒吧门口。

    而后,

    他倒吸一口凉气。

    深夜酒吧和迷途酒吧门口的空地其实还是挺大的,空到种了两棵树都觉得有点空旷。可现在这里站满了人,他们穿着飘逸潇洒的黑色风衣,身形高矮不一,肥瘦壮弱,男女老少都有……可无一例外,他们都满脸肃穆。

    屋外飘着小雨,

    一堆黑衣人的悄然无声的站立在那里,神情肃穆,潮湿的空气里仿佛弥漫着肃杀的冷意。

    尤其是当那些人一同望向你的时候,

    压迫力十足!

    李尧有些不自在,陈曦倒是淡然自若。

    陆老头站在队伍的前列,和周离交代着什么,见到李尧和陈曦杵在门口,大声道:“愣着干啥?过来啊!”

    他把这两个年轻人招到自己身边站好。

    这让后面那一排排黑衣肃穆的面壁人有些诧异……

    执剑人前辈竟然把那两个年轻人叫到身边?

    他们甚至都不是面壁人好不好!

    大家都是统一的制服,

    就他们两个野路子……

    不过这里两人是真好看,男俊女俏,站在一起还挺般配……即便和面壁人站在一起也不会显得很违和。甚至还有种高出一等的感觉。

    因为,

    执剑人前辈也是一袭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打扮得十分骚包。

    他们在这里集合,等车前来一同前往墓园。

    等待时,

    李尧注意到面壁人腰间都挂着一张面具,而且各不相同。

    唯独陆老头连制服都没穿。

    于是李尧戳了戳陆老头,问道:

    “你们这个面具和制服,是有什么讲究吗?”

    “制服就是料子结实,看着好看。”

    “那面具呢?”

    “很多异类是吃人的,但是不吃面具。”

    李尧默然,

    那面具,是对他们身份的遮掩,也是他们个杏的彰显,更是他们的——

    墓志铭。

    当他们死去,

    摆在墓碑前的面具总比一个名字,或者一枚狗牌更鲜活些。

    大概,

    是这样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