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3章 伤残缺组合

    听到那御气十足的声音,陆老头脸当时就黑了。

    他沉着脸纠正道:“叫二哥!”

    李尧惊了,

    那姐们谁啊?辈分这么高的吗?陆老头素来都以二大爷自居,见着谁都以爷爷辈的人物自居,没想到在这却成了别人的二哥?

    李尧抬头看去,

    顿时,

    一双可玩一辈子的大腿映入眼帘。

    行吧,

    那姐们毕竟站在楼梯上,从李尧的视角率先看到一双大腿无可挑剔,哪怕这大腿多一分丰腴,减一分清瘦也不能让李尧产生什么奇怪的念头,只是随着他视线继续抬高,看到的却还是一双大腿,那就很可怕了。

    等到李尧看到那姐们,

    心底就只有一个想法:

    卧槽,

    好高的姐们!

    保守估计,这姐们得有一米七九,都快撵得上李尧了!最惊人的却是对方有着一双形态完美的大长腿,简直就是胸以下全是腿的感觉。

    哪怕是深秋,

    她也穿着一条牛仔热裤,上身裹着黑色的抹胸,一件红褐色的大衣披在身上显得落拓不羁,长长的碎发随意的扎在脑后,娟秀好看的脸上挂着笑意,眼神却很冷峻。

    这是个很潇洒的女人。

    李尧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想到了《一骑当先》里面的关于云长……

    然而,

    李尧的大部分的注意力被她的左臂吸引了。

    她的左臂肘部往下没了,断肢处裹着白色的纱布,显得分外刺眼。

    陆老头曾找自己要了三支治愈灵液,想来这就是那三人当中的一个。李尧曾想过他们的伤势会很重,却没想到会严重到残疾的程度。

    这位大姐从楼梯上下来,一边说着:“唔哟咱两辈分一样你给我装什么装”一边把陆老头挤开,凑到李尧旁边,笑眯眯道:“小哥儿年轻有为啊,长得还挺俊,有对象没?有的话介不介意多一个啊?”

    李尧:“???”

    他脸当时就黑了。

    转脸看向陆老头,却见被挤到一边的李老头伸着懒腰夸张道:“哎呀这人老了就是容易乏啊,我去小憩一下。”

    然后,

    这老小子就把龙蛇手杖夹到咯吱窝溜了……

    溜了……

    吧台上就只剩侍者嘤嘤怪,李尧和新来的大姐。

    大姐对着吧台里的嘤嘤怪道:“玲玲,给姐调杯长岛冰茶,麻溜滴啊。”

    王美玲却扭捏道:“颜姐姐你伤势没好不能喝酒的喔。”

    大姐却凑近身体一个暴栗敲在王美玲的脑门上:“我说话不好使了是吧?”

    “嘤嘤嘤!”

    王美玲疼得抱着脑袋蹲下……

    哈,

    可爱,

    李尧看着都手痒想去欺负一下。

    揉了一会儿脑门王美玲就去调酒了——颜姐姐的手段真是太酷烈啦!好可怕~嘤嘤嘤~委屈~

    等到长岛冰茶端上来,大姐用仅剩的手臂举起杯子对手里说道:“我叫封离颜,多谢你就救了我,老陆都跟我说了。”

    见李尧盯着自己的断臂,

    封离颜哈哈笑道:“想什么呢?”

    李尧抿了抿嘴唇,说道:“一定很不方便吧。”

    封离颜舔了舔嘴唇,意味深长道:“是啊……以前爽的时候还能有一只手抓床单,现在特么连床单都抓不得了。”

    李尧:“……”

    你是在暗示我你单身吗?

    这样往后爽的时候你就还能有一只手抓床单了?

    对不起,

    我是正经人,不约!

    李尧端起酒杯,黑着脸一饮而尽。

    他佩服封离颜的豁达,却也有点招架不住对方的流氓气质。

    封离颜喝了一大口调和酒,咋了咂嘴,觉得很舒坦的样子。她说道:“正巧你来了,就让咱三一起谢谢你。”

    说完,

    封离颜冲着楼上喊道:“老河,小赵,隔壁老板过来了,下来说声谢谢呗。”

    很快,

    楼上传来动静,一个脚步很重,一个脚步很虚浮,显然伤势都还没好。

    不多会儿,

    伴随着一阵咳嗽声,一位约莫三十岁的男人从楼梯上走下来,普普通通的气质,普普通通的模样,穿着各自衬衫和牛仔裤,从楼梯上下来就过来和李尧握手:“你就是隔壁老板吧?谢谢啊,真是太谢谢了。”

    李尧被对方握着手直晃,

    有点懵。

    面壁人里面还有这么接地气的?

    然后,

    楼梯上下来一个小姑娘,看起来像是高中生,模样很清秀,留着齐肩的短发,气质疏离,脸上没多少表情,她的左眼以及脑袋上缠着绷带……她左眼瞎了。

    她来到李尧面前,鞠躬道谢,声音很轻:“谢谢您。”

    莫名地,

    李尧想到了新世纪福音战士里的绫波丽。

    一样的娇柔孱弱,一样的冷清疏离,却在骨子里藏着一份坚韧,莫名的叫人心疼。

    李尧视线在三人间转换,

    心情有些复杂。

    一个失去了左臂,一个失去了左眼,唯一看起来比较健全的男人却一直病恹恹的,还不时的咳嗽几声。

    李尧从没有参与过异人之间的战斗。

    可通过这三人,

    李尧能够想象到那场战斗一定很惨烈。

    可这些,

    普通人却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功绩注定只能蒙在遮蔽之下。

    诚如陆老头所说:

    他们这群人啊,是真的身在黑暗,背负光明的战斗着。

    有点蠢,

    但值得尊敬。

    李尧从吧台椅上下来,对着三人诚恳鞠躬:“是我该向你们道谢,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在守卫在黑与白之间,

    谢谢你们背负着万家灯火前行,

    谢谢你们直面危险却沉默不言……

    谢谢。

    气氛有些沉默,老河不好意思的笑着,乐呵呵挠着后脑勺;小赵安静的坐在角落,一言不发,像是一具没有感情的木偶。

    只有封离颜喝酒的声音分外清晰:

    “其实我们还算好的啦,还有很多同僚倒在战场上起不来了,有些更惨,连遗体都被啃了,真是惨。”

    那些异类,

    是吃人的。

    被封离颜这么一说,李尧心情沉甸甸。

    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涌动着,仿佛在催促着他做点什么,说点什么……

    可在李尧开口前,封离颜就又说道:“其实你不用这么严肃。怎么说呢,这只是一份比较特殊的工作罢了。因为某些原因,我们的身份不方便公布,可我们毕竟拿着津贴,而且享有许多特权。”

    封离颜放下酒杯,指着自己大笑道:

    “我,特权阶级!开车超速都不会被开罚单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

    可是啊,

    往后开车就不是很方便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