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0章 发生了什么?

    如果是以前,曹睿的二哈属杏肯定会被这一巴掌激发出来,嚷嚷着要和李尧分个高下了。

    可这次,

    他没动。

    保持着被抽的姿势顿了几秒钟,自问自答似的说道:“嗯,你说的也有道理。”曹睿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萨巴蒂尼的风衣在的晚秋的夜风里飘荡,有型,很酷。

    果然,

    二哈帅起来还是有点东西的。

    李尧也站起来拍拍屁股,转身回到酒馆。

    人生这种东西别人是没办法替代的,所谓感同身受也从来都是慰藉之语。李尧也不知道未来如何,他也从来不去想,他只是觉得现在很好,那就这样下去好了出,等到他觉得不适应不开心的时候再寻找变化,不就得了?

    李老板,

    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呐。

    酒馆里的卫生已经被兼职店员打扫的差不多了,李尧帮着陈曦在吧台忙完,就一起上楼去了。

    他还要锻炼炼金技巧,还要结构法术回路,并在冥想中结束这一天,很忙很忙的。

    往后几天,

    陈涛和曹睿都来了几次,商讨关于投资入股的事情,曹睿又变成了一只精力充沛的二哈,走哪都是邪魅狂狷的模样,那晚的多愁善感就好像深秋的露水,在黑暗的黎明里凝结,又在阳光下悄然蒸发。

    日子又变得波澜不惊。

    有时候,

    李尧坐在酒馆的落地窗边走神,甚至能够感受到如水的时光缓缓的从自己身上流淌过去,又慢慢浸润下来。

    温柔,

    平和,

    一如岁月。

    这天夜里,

    李尧结束对法术回路的解构,灵魂内的魔力消耗一空,正准备进入冥想时突然感受到省城不远处爆发出强烈的灵能波动!

    那灵能波动距离自己很远,李尧能感知到那灵能波动不是因为他的感知变得更远。

    而是因为那波动实在太过剧烈。

    哪怕处于酒馆这个位置,辐射过来的波动也叫李尧心惊。

    李尧快步走到窗边。

    果然,

    他看到好几道黑影从隔壁酒馆冲了出去,速度之快,几个纵跃间就消失不见了。

    李尧很好奇,

    他心底涌出强烈的冲动,想要跟随过去看看。

    现在他已经是正式法师,虽然掌握的攻击型技能只有霜亡之怒,可他有了使魔,虽然实力还是比较弱,可自保能力应该是有的……李尧有些挣扎。

    想想,

    还是算了。

    遇事不决苟一波,

    现在的他还不能莽上去,要猥琐发育,不要浪。

    毕竟翻车了,就会很尴尬。

    李尧转身回到卧室,花了一番功夫才重新入定,修炼冥想。

    远方的波动逐渐消失,想来应该是面壁人控制住了局面,可那里的情况如何,谁也不知道。

    第二天,李尧从冥想中醒来。

    这一夜他的修行效果不是很好,心气显得有些浮躁。

    他匆匆洗漱完就下楼了,吧台里没有陈曦,她也没在门口的银杏树下晨练,李尧推开深夜酒吧的门,一股肃穆沉重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李尧情绪为之一顿,然后他看到陈曦也在这里。

    见到李尧,陈曦有些诧异:“老板你怎么来了?”

    李尧摆摆手,冲陆老头问道:“出事了?”

    陆老头瞥了眼李尧,沉声道:“这是面壁人内部的事情,不方便让你知道。”

    “水生哥呢?”赵水生是李尧舍友和朋友,他关心的就是这个,陆老头扭头朝酒吧里间喊道:“水生,李尧看你来了。”

    酒吧里间和外面就隔着一道幕帘,

    听到陆老头的声音,赵水生在小女孩的搀扶下掀开帘子,从里面出来。他高壮的身形有些塌,脸色很苍白,显得很虚弱,嘤嘤怪很矮,赵水生扶着她好像拄着一根人形嘤嘤怪拐杖。

    水生哥笑了笑,说道:“我没事。”

    李尧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手伸进口袋,假意从里面掏出治愈灵液,递给赵水生:“喝下去。”

    水生哥疑惑的望向李尧。

    李尧道:“疗伤的好东西。”

    说完他就走了。

    昏暗的酒吧里再度陷入沉默。

    陈曦适时补充道:“那个疗伤确实很厉害,上次我骨裂没多久都好了。”

    陆老头稀奇道:“这么神奇?”

    组织内部其实也有疗伤的特效金疮药,也有各种用来治疗内伤的药物。可像陈曦说的那种药物却很少见。

    陆老头示意赵水生喝下去,反正李尧那小子不会坑害舍友。

    赵水生不疑有他,一仰而尽。

    然而……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古怪。

    陆行深关切问道:“怎么?”

    赵水生:“好难喝!”

    陆行深脸一板:“你这孩子!区区观感刺激就受不得了?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赵水生本来就是个腼腆的杏子,被陆老头这么一教训脸登时变得涨红,直接把治愈灵液递给陆老头:“您自己闻闻。”

    “艹!”

    这他妈是的鱼腥草混合榴莲放到屎罐子里发酵两个月又放到微波炉里“叮”了一下吗!

    什么味!

    陆老头差点给熏死。

    可一抬头却发现赵水生竟然能自己站住了……陆老头的问道:“你不用扶了?”

    被他这么一提醒,赵水生也愣了。

    是哈,

    我竟然自己走了过来!

    陆老头又问道:“你现在什么感觉?”

    赵水生仔细感知了一会儿,说道:“体内暖洋洋的,伤患处的酥麻酥麻的……唔,”水生哥脸红了,腼腆道:“滋味,还蛮奇怪的。”

    陆老头不乐意了:“什么怪滋味?”

    水生哥稍微夹紧了腿,不好意思道:“要不您找大尧再要一支,自己试试?”

    那滋味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啊!

    陆老头神色数变,点点头:“中,我去找他谈谈。”

    说干就干,

    陆老头招呼陈曦往迷途酒馆去,到了酒馆,发现李尧就在吧台里。

    陈曦乖巧跑到后厨忙活去了,不想介入到他们当中。

    李尧倒了杯威士忌给陆老头,说道:“你答应过我不把陈曦带进去的。”

    陆老头没想到李尧会说这个,老脸有点红:“……她,带她见识见识。”

    呵,

    见识见识。

    然后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是吧?

    是啊。

    他不会给陈曦强制的指令,可如果是陈曦自己做的决定,那就不算违背诺言了吧?

    这老头,

    蔫坏蔫坏的。

    可李尧也确实没有立场干涉陈曦的决定,所以他问道:“说吧,想要什么?”

    陆行深:“刚才那种药剂,你还有吗?”

    李尧“要多少?”

    这种药一定很珍贵吧?

    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干脆。

    陆老头更不好意思了,他这辈子都没这么尴尬过!

    老脸烧得跟猴屁股似的。

    “再来三支。”

    李尧弯腰,假意从柜台下面拿出三支色泽翠绿,浓稠难闻的治愈灵液放到陆老头面前:“说吧,昨晚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