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8章 裂云

    李尧抿了抿嘴唇,

    陆老头最后这句话他听出了不少东西,有期盼,责任,传承……换个热血愣头青说不定早就纳头便拜了。可惜这里的人不一样。

    李尧从来都是个自立且自私的咸鱼,

    甭管啥不合理的事情只要自己觉得好就行了,某种程度上来说,他骨子里就是个疏离淡漠的人。可他依旧保有善意,也会接纳外界的温暖。

    陈曦就更不一样了,

    李尧到现在都不知道陈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族,也不知道陈曦在陈家具体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投奔来之前陈曦做了什么。她一定做了什么,不然陈家那么大的产业是怎么安置的?可她既然不想说,李尧也就不回去问。

    大家心照不宣,挺好的。

    陈曦是见过世面的,所以陆老头的话很难打动陈曦。

    所以,

    当陆老头语重心长对陈曦说出那句近乎于祈求的话时,陈曦……说没点触动是不可能的。

    可也就那样吧。

    那点触动并不能让她放弃现在的生活。

    老板刚才也说了啊,很危险的诶。

    就算了吧。

    所以她婉拒了陆老头:“谢谢您呢老先生,我不学。”

    咵!

    陆老头觉得内心仿佛有什么东西碎成了渣。

    我这么真情的流露就没有感动你分毫吗?

    姑娘你不至于这么冷血!

    可陈曦的表态很坚定。

    陆老头挺直的脊背一下就垮了,他拿起身旁的龙蛇手杖,沉默颔首,朝着酒馆外走去。

    背影,

    有些萧瑟。

    李尧撑在吧台上小声bb:“没看出来你这么坚决啊,你看把人家老陆给伤的。”

    这话咋这么不是味呢,我也没干啥啊。

    陈曦想了想:“那我就学学?”

    “好啊好啊!”磨蹭半天没磨蹭到门口的陆老头听到这话掉头就回来了,带着一阵风回到刚才的座位上:“你想学我教你啊明天就开始好不好?”

    陈曦:“……”

    李尧:“……”

    李尧以眼神示意:之前我觉得这老家伙的剑术很牛逼,可现在看来怎么跟地摊货大派送似的?

    陈曦想了想,用眼神回应:那我不学了?

    李尧有些不好意思,眯眼摇了摇头:算了算了……

    孤寡老人挺不容易的。

    陈曦点点头:那就学学吧,权当安慰孤寡老人了。

    陆老头在旁边看得一脸懵逼:???

    你们挤眉弄眼的在干嘛呢!

    李尧站直身体,想了想说道:“学就学,不过话说前头啊,有啥危险的事情别叫盂家陈曦,毕竟是我店里的人,我要对她的安全负责。”

    陆老头冷笑了下,

    就你那弱鸡实力还对我徒儿的安全负责?

    李尧当时就不乐意了,你跟谁俩呢!

    “陈曦咱不学了!”

    “好呢老板。”

    陆老头:“……”

    你是不是想死!啊?!

    他现在就有抽剑砍了李尧的冲动,可他又看了看陈曦,心里直犯嘀咕:那小子有啥好怎么你就这么听话?他叹口气直摇头,看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咯……

    陆老头道:“学我技艺,得我传承,我自然会庇护她的。对了说起来你小子啥传承啊?通常来说从契主那里得到的异能也不能以「御物」的方式呈现出来……那是只有契主才能掌握的原初异能。可是你小子都不知道契主之类的事情……说说?”

    要你管啊!

    李尧转身就走:“陈曦去打烊了!”

    “好的老板。”

    然后陆老头就被陈曦温柔得体的撵出去了。

    站在迷途酒馆的门口,

    陆老头倍感萧瑟。

    世道不古世道不古啊!

    徒弟都敢撵师父了!

    陆老头提着手杖回到隔壁深夜酒吧,朝着沙发上美美滴这么一趟,罕见的把脚都放到桌上晃着——那模样美滴很啊~

    周离穿着睡衣从楼梯上探出脑袋:“二大爷您还不睡啊?老年人熬夜不……”

    “滚!”

    二大爷抬手弹出一道无形剑罡。

    周离吓得拔腿就跑:

    二大爷今天又吃枪药了!

    等到清静下来,陆老头美美滴出了口气:

    嘘服啊~

    一桩心事终于放下了。

    如此他就能毫无负担的去下面战斗了!

    想到这里,他眯起眼睛。

    金陵之地虽是六朝古都,千古名城。可这里藏着惊天阴气,多少王朝定都这里也没能将其镇压消弭,反而被它消了许多气运。

    以往这里还有大能施法镇压,

    可自从当年惨事之后,这里的阴气就愈发的恐怖了……加上神社那边不断捣鬼,下面也愈发不安分了。这次组织上调配人手,把他派遣过来,就是为了坐镇封印,防止意外。

    有他在,

    可保无恙!

    ——无论如何!

    ……

    第二天,李尧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他从冥想中醒来,然后从窗口看到陆老头拿着龙蛇交缠的手杖敲得大门哐哐响,他抹了把脸:“你疯啦大清早死敲门!”

    “八点了!还学不学剑了!”陆老头脾气也不好。

    别人都是哭着喊着抱我大腿求我指点一二,怎么到我到你这里就反过来了?

    哭着喊着求你学!

    李尧张了张嘴,他很想说不学了!

    可学门手艺毕竟也是好事,

    而且陈曦也答应了。

    再戏弄陆老头就说不过去了,所以他道:“等着!陈曦开门去上课了。”

    陈曦:“……”

    不多会儿,穿着围裙的陈曦打开酒馆大门,轻声问好:“您好老先生。”

    陈曦说话从来都是和风细雨的,带着岁月静好的宁静。

    陆行深满意的点点头,他注意到陈曦早就穿戴整齐了,围着围裙的身上还有着葱爆鸡蛋的香味,所以陆老头问道:“你大清早就起来了怎么不去找我?”

    陈曦很自然的答道:“我要打扫卫生,又在看菜谱学着怎么做早餐。”

    陆行深:“……”

    你造了什么孽要对那小子这么好?

    他叹息一声,招呼陈曦到两家店面前面的空地,手里拿着手杖道:“陈曦,你知道我要教你的是剑术,可你知什么是剑术?”

    陈曦很诚实,

    所以她摇了摇头。

    陆老头笑了笑,用手杖指着天边的一朵云,说道:“你看那云。”

    说着,

    他握着手杖如剑劈下!

    呼!

    这片空地突地刮起一阵大风,吹得落叶缤纷,让人有些睁不开眼。在这风里,陆老头转身看向陈曦:“所谓剑术,便是这天下之物,无不可斩。”

    在他身后,

    天边那朵白云无声的分作两片,向两端飘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