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7章 跟我学剑吧

    即便从表面看来,这个世界也从不简单。

    许许多多真实却匪夷所思的事迹就隐藏在各地的传说或者故事里。

    陆老头幽幽道:

    “上回说了,这个世界的超凡势力大体上分作三个阵营:异人、异端以及异类。”

    异人,

    是掌握着特殊力量的人类,他们隐藏在寻常人里,只有于特殊情况发生的时候才挺身而出,解决问题。他们虽异于常人,却依旧抱着一颗属于人类的热诚之心,身在黑暗,心向光明。异人也分作先天异人和后天异人。

    先天异人具有「异能」,可以随着后天的修为而逐渐强大。

    可奇怪的是……能够先天觉醒的异人往往都是女杏!

    古往今来,毫无例外。

    而男杏只能通过和女杏先天异人缔结契约,才能获取「异能」。即便这样,获得的异能也不会和契主一样。

    而异端,

    则是利用非法手段获取超凡力量,并用超凡力量为非作歹的恶徒。他们虽然是人,却做着非人行径,故而被批做「异端」,见之可杀。

    至于异类,

    这是对异域生灵的统称。

    对于异类来说,人类的价值大抵等同于食物,还是相当美味的那种。

    陆老头花了一番功夫才对李尧和陈曦科普完毕,他抿了口酒,继续说道:“这个世界远不如普通人看起来的那么安全,我不是说大国倾轧什么的,而是来自异域空间的威胁。地球上有着大量的异域空间链接点,但凡有点非凡传说的地方,可能都不简单。”

    人类的安危被那些异域空间中的生灵威胁着。

    中世纪的黑暗百年,

    南美洲文明的消失,

    埃及文明的大陷落,

    还有华夏,

    每次乱世的背后,必然有异类作怪的影子。

    而每次评定乱世后,当权者必然也会组建特殊的衙门清剿异类——唐朝时的天策府,宋朝的选锋军,明朝的锦衣卫都有类似职能。

    到了现代,

    这个组织的名字叫做「面壁人」。

    听到这里,李尧终于忍不住了,插嘴道:“那什么大刘和你们面壁人什么关系……”

    陆老头:“大刘?”

    李尧:“刘慈欣。”

    陆老头恍然:“哦他啊,是组织内参谋部异域社会关系学的首席顾问。”

    李尧:“……”

    那三体中的那些故事……那些人物,是不是也确有其人?似乎看出了李尧的疑惑,陆老头笑道:“年轻人不要想太多,我们是在刘先生出版了三体后才聘请的他,虽然他只是个普通人,可对宇宙生命、族群之间关系的思考还是很有价值的。所以我们才聘请了他。”

    李尧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自己的三观又要崩一次呢。

    然后陆老头继续道:“后来刘先生汲取了一些组织上的观念,于是有了后面的面壁计划,执剑人计划什么的……我看了刘先生的书,真好看。”

    李尧:“……”

    行吧。

    想了想李尧又问道:“那你们就不怕刘先生泄露了秘密?”

    陆老头笃定道:“知道的早就知道了,不知道的永远不会知道。”

    这就像是一层窗户纸,

    没捅透的人永远看不到窗户后面什么风景,可对于捅透的人来说,遮掩是没有意义的。

    李尧若有所思,

    这是不是意外着,他现在也是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的人?虽然是窗户里面的人走出来帮他捅破的。

    陆老头说道这里,看向陈曦:“姑娘,你就没什么感触吗?”

    陈曦平静道:“没有啊。”

    陆老头:“……”

    我把组织渲染得这么伟光正你就没有一点热血激动的感觉吗?姑娘你不能这么冷血啊……你还是个年轻人啊!

    陆老头被陈曦一句话憋得脸都青了。

    好半天才缓过劲来说道:“姑娘是这样啊,我们这个组织是官方组织,不是什么三流野鸡组织,肩负的责任是很重大的,你就不想加入我们吗?做那黑暗中的守护者,肩负万家灯火,隐秘而伟大。”

    陈曦摇头道:“不想啊。”

    咵!

    陆老头觉得内心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他有些恍惚,

    遥记得很多年前,他师父跟他说出这个隐蔽而伟大的组织时,他激动得整宿睡不着,缠了师父好几天,让他准许自己加入「面壁人」,最后师父被缠得烦了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后来他才知道,

    特么他们这一脉是必然要加入面壁人组织的!

    陆老头学着当年师父那一套,把该说的都说了之后……谁曾想身边的小姑娘压根没有丝毫认同感,也一点都不想加入组织!

    戳心了。

    陆老头揉着眉心,准备换个思路,既然不能感召,那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姑娘是这样啊……”

    可没等他说完,李尧就又插嘴问道:“你们组织一定很危险吧?”

    不然为毛这么迫切的拉壮丁?

    然而面对这个问题,陆老头却罕见的没有出言嘲讽李尧,而是认真的说道:“是的,很危险。而且还要维护普通人的认知,把危险扼杀在黑暗中。”

    李尧:“可是图什么呢?”

    明明是那么危险的事情,

    却还满心虔诚的去做,一身功绩最后还只能掩埋在黑暗里,不为人知晓。李尧是个自立且自私的人,他觉得有所付出就应该有所回报,哪怕那回报是对方的一声谢谢,一个微笑,甚至是自己内心的安宁都好……可面壁人拿着命在黑暗里维护世界和平却不会有人知道……

    图什么?

    陆老头沉默了。

    他坐在那里,像是一尊石雕。

    他想到了很多,想到这么多年在自己身边死去的战友,想到在封印战争中的死去的爱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把身前的空气都吸空了,他挺起了胸膛,即便坐在那里整个人也在不断拔高,好似一座平地起万丈的险峻山峰: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有一段时间怎么都没想通……妈的,图个什么啊?真亏。”

    “可有一天我上街,看到举着棉花糖的稚嫩女童摇摇晃晃的跑向自己的妈妈,她们都在开心的笑着……整个世界安宁祥和,地上没有残骸鲜血,周围没有战吼惨叫……我就觉得这份安宁很好。”

    “总要有人去守护这份安宁的。”

    “既然总要有人去做这些事情,那我有这个能力我就去做咯,所以哪他妈那么多为什么?”

    陆老头转过脸,目光灼灼的盯着陈曦,问道:

    “跟我学剑吧,姑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