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章 楹联

    李尧脸当时就黑了。

    咋回事啊小老弟,皮痒痒了是不是?他刚想看看有没有趁手的棍子,周离就毫无原则的一记马屁贴了上去:“我觉得曹兄说道很有辶……”周离话没说完,就看到柒七面无表情的看向他。

    于是剩下的话就硬生生憋进肺里了。

    好险!

    还好自己注意到柒七的眼神了,不然肯定就不是眼神警告那么简单了!

    周离有种劫后余生的窃喜。

    李尧好奇道:“你觉得曹睿说的咋样?”

    周离:“没有没有你听错了。”

    你特么想暗算我!

    周离瞪了眼李尧,李尧笑了笑,举起酒杯让大家喝起来。

    至于店名……

    还是自己想吧。

    等到天色渐晚,众人微醺也就散了,就是离场的时候,有点喝大的周离拉着曹睿的胳膊称兄道弟:“来曹兄弟加个微信呗,我就喜欢和有钱人做朋友。”

    柒七见状握紧了拳头……

    美好的一天又快结束了。

    周离目送众人离开,回到酒馆楼上,那里被他划出了一部分区域作为自己的起居室和实验室,严禁其余人等进入。

    单身公寓里的东西都还没搬进来,所以那里显得比较空旷。

    不过起居用品倒是齐全。

    所以李尧最近都是睡在酒馆。

    研究炼金知识,解析构筑法术回路,然后以冥想入睡……每天的时间都被安排的井井有条,李尧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棒,安逸有趣,有三两好友,日子隽永和谐。

    嗯,真好。

    第二天,李尧早早起床跑步,跑到附近公园的时候,在无人的地方修行练气术。

    回去的路上遇见一位老人。

    老人找他问路:“小兄弟,深夜酒吧怎么走?”

    嗯?

    李尧瞬间就上心了。

    这位老人身穿得体西装,银灰色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手里拿着一柄手杖,看起来派头很足,是一位精致的老绅士。

    李尧老老实实的指了路,老人颔首致谢后就走了。

    过程平平无奇,

    就好像真的只是一个寻常的老人随便找了个人问路。

    李尧摇摇头,

    兴许是自己想多了。

    李尧在外面随意走着,当做放松身体,对于酒馆的名字……他是真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好。

    他是个起名废。

    当初写小说的时候,起名字就是一件让他很头疼的事情。后来他干脆把身边人的名字改一改拿来用。

    可现在这酒馆的名字不能这么搞吧?

    随便拿别人家酒馆的名字改一改就用,岂不是显得很掉档次!

    脑阔疼!

    李尧边走边想,希望发散的思维可以拯救自己……

    等他转到一家书店,顿时有了主意。

    他走了进去,随便拿出一本书,书的名字叫做《龙与上帝》……这特么什么玩意?

    算了,

    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这里面,通过随缘大法找到酒馆的名字!

    “随意翻开一页看到的第一个词组……就是酒馆的名字!”李尧这么想着然后翻开手里书,定睛时第一个吸引眼球的是那一页中加大加黑的一组词:迷途羔羊。

    靠,这里面讲的竟然是洪秀全的事迹。

    他又看了看书……

    书名《龙与上帝》。

    所以这特么是中国龙和上帝?

    疯了吧!

    迷途羔羊……酒馆名字叫迷途羔羊就太有点不是味道了,迷途不错,也是一个词组嘛。

    而且还是排在前面的!

    所以……

    酒馆的名字就叫「迷途酒馆」好了。

    嗯……

    好像还不错。

    李尧心情大悦,找到附近的早餐铺子,多买了两个大包子!

    最近学校的课业不是很重,而且学校也在安排实习之类的事情了,这里面其实也有一些猫腻,一些导师会把手下的学生安排到一些公司,或者人力资源那边去,安排过去后是有提成拿的……大学生嘛,本身也要历练,所以薪水就不会很高。

    以较低的代价获得一个劳动力,

    很多公司都愿意这么干。

    当然,也不是绝对。

    东南大很少有这种事情,主要是一些野鸡大学很喜欢干这事,东南大安排的实习岗位通常都是校友的公司,对于个人能力的锻炼还是有帮助的。在实习结束后,公司提交的材料也是算入学分的。

    李尧现在倒是不需要实习工作什么的了

    而且又和李施施有合作。

    所以已经委托李施施让校方把李尧弄进她的公司,这算是公司和学校预定人才。

    一些名企也确实会在名校里这么干。

    有了李施施背书,李尧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自由的了。

    这种感觉真好。

    ——财务自由,人身自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回去的路上,李尧路过一家木雕店。

    想到自己的酒馆古朴装饰,似乎也确实缺一个楹联,就想着能不能买一对回去,他在店里逛了逛,各种木雕拜访在架子上。有些匠气很重,有些雕刻契入材料本身的纹理,形状,随便雕琢几笔就形神俱备,活灵活现。

    店主显然也是个行家,根据造诣不同,木雕的价格也不同。

    李尧转了一圈,没发现楹联,就问老板:“您这有木雕的楹联吗?”

    老板:“那卖的少喔,我去库房给你翻翻看。”

    李尧:“那有劳。”

    不多会儿,老板从后面探出脑袋:“先生,要不您自己进来看看?确实还有些存货。”

    李尧:“好啊。”

    他跟着走进后面库房,这里摆放着一些木料,还有一些雕刻工具,不少雕刻品摆在货架上,蒙着油布。老板从不知道哪个角落找出一些木雕楹联:“都在这里了!”

    李尧扫了一眼:

    克己让人非我弱,存心守道任他狂

    这是振南咏春拳馆的楹联。

    李尧又扫了一眼:

    吏情更觉沧州远,老大徒伤未佛衣

    这是两首诗的中的句子摘写而成,上联来自杜甫诗的《曲江对酒》,下联则是杜甫诗《送孔巢……》算了,不重要。全写出来就显得很水。

    李尧扫了好几个楹联,都没什么中意的。

    “嗯?”李尧指着一块被油布盖住的木板问道:“那也是楹联吗?”

    “对,不过那被楹联太老了,又被虫蛀了,你想看看?”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掀开油布,楹联上书:

    苦海无涯,

    吾可渡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