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章 活着真难

    林晓溪看了看自己身上,确实穿着衣服。

    衣服上还有着在青龙山摸爬滚打留下的尘土污渍,林晓溪嫌弃道:“你也不知道把我拾掇的干净点。”

    话是这样说,

    可真要那么干了就真是有嘴说不清了。

    李尧挥挥手:“你醒了那就走吧,我歇会儿,把我累坏了都。”

    “喔。”

    林晓溪翻身下床,因为迷药的缘故腿还有点软,她扶着床沿,心里很疑惑:老娘真没被睡?怎么感觉我也被掏空了似的?而且,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啊!

    对了!

    林晓溪问道:“我怎么睡着了?青龙山上怎么样了?”

    李尧鬼话信口就来:“你太累就睡着咯,至于青龙山上,最后是面具人赢了,我趁着大雾没散把你背出来了,真是把我累坏了。”

    林晓溪歪着脑袋想了半天,

    行吧?(???)。

    没看到结束那是挺遗憾的。

    不过她心眼大,很快就把不快扔到脑后了:“下次咱做好准备再跟进!”

    李尧惊得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啥玩意?你还有下次?你就这么想作死吗?”

    林晓溪诧异的看向李尧:“那么奇异的事情你不好奇吗?”她挥舞着手臂,意气风发:“新世界的大门就在那里,我都给你挤开一条缝了,你特么竟然告诉我不感兴趣?崽,阿爸对你很失望。”

    李尧:“滚蛋啊!”

    他来到林晓溪跟前,戳着她的脑壳教训道:“这次你差点就挂了你知道不?还新世界,我觉得那是作死的新境界!”

    林晓溪:(○?`Д′?○)!!!

    “你凭啥戳我脑袋!”

    李尧一巴掌扇上去:“我还打你呢!”

    林晓溪:“我咬死你!”

    她猛地就想蹿起来,却被李尧按着脑袋钉在床上,所以只能挥动两只手臂去打李尧,可惜胳膊太短够不着,就只能瞎几把划拉……

    看上去有点蠢。

    “别闹啊,我挺累的,你赶紧回学校去。”李尧放开林晓溪,重新躺回到沙发上,发出嘘服的一声长吁……林晓溪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咸鱼!”

    说完气鼓鼓的就走了。

    林晓溪走后没多久,李尧就慢慢睡着了,直到深夜才醒来,他精神恢复的差不多了,习惯杏的解析回路,然后冥想修行。

    第二天,国庆结束,李尧回到阔别许久的学校,见到了许久未见的舍友……

    陈涛最近沉迷恋爱,浑身都泛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曹睿换了新车,整天把车钥匙拿在手里晃悠,好像……好真特么让他勾搭上了几个妹子。可这货毕竟是带着妹子开房能刷延禧攻略的男人,所以身上是不可能有恋爱的酸臭味的。

    至于水生哥……

    请假了,

    李尧没见到。

    他在寝室座位上愣愣的坐着,曹睿在那吹嘘国庆去哪玩了,陈涛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主要精力在和女票腻歪上,曹睿见了幽幽道:“涛,你变了!”

    陈涛翻了个身,背对曹睿:“哦。”

    曹睿痛心疾首!

    这是何等的冷漠啊!

    于是他暗搓搓凑到李尧身边:“大尧,发什么呆呢?我车借你出去兜兜风吧。不是我说,你也该找个妹子了,你下面的小蝌蚪都快长成青蛙了。”

    李尧:“滚!”

    曹睿:“好的呢!”

    他蹦跶着出了寝室,不多会儿又拿着份快递回来了:“大尧,有你快递。”

    李尧有些疑惑。

    他最近就没买东西啊,

    拆开快递一看,却是一张银行卡。

    曹睿见了惊奇道:“牛逼啊,这年头都流行直接送银行卡了吗?等等,大尧你……终于出台了吗?”

    李尧转身走进阳台拿出扫把改制成的「打狗棒」,这是寝室专门用来治曹睿这头哈士奇的,曹睿见了转身就走:“好好的动什么手啊真是的,现在这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暴躁了。”

    哈士奇就不能惯着!

    李尧把打狗棒扔回去,然后拿起那张卡,卡的背面用铅笔写着密码,六个六。

    这应该是陈曦给自己的。

    她也是心大啊,竟然就把卡放在快递里……就不怕丢了吗?

    他出门到学校里的ATM机那里查了一下。

    银行余额:30000000!

    李尧呼吸都轻了几分,上一次他在澳门赚了九百多万,觉得很不错了。

    甚至都有点担心受怕。

    这次倒好,

    其实啥事没干,竟然就转了三千万???

    陈曦家是真阔气啊!

    他拿出手机给陈曦打电话:“你疯了?”

    “……”劈头盖脸上来就问人家疯没疯,合适吗?陈曦思路都有点乱,整理了一下才说道:“看来李先生收到快递了。虽然……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能改变,但是之前说好的报酬我不会抵赖。”

    李尧:“可我什么都做啊。”

    陈曦:“您做了很多呢。”

    顿了一会儿,陈曦语气轻了几分说道:“就当,是我买了您那件外套。”

    李尧:“……”

    那件外套是在HM买的,也就三百多……转手就卖了三千万?

    血赚!

    李尧思路有些跑偏,顿了一会儿才把思路拉回来,他想了想,诚挚道:“好好的。”

    陈曦笑了起来:“嗯啊,我会的。”

    “谢谢。”她轻声说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

    人间太清苦了,

    哪怕是像她这样的有钱人,也有许多不开心的事。

    佛说众生皆苦,

    所谓的苦不是酸甜苦辣的苦,而是不圆满啊,这人心啊,但凡有所求就必然有所苦。漫漫人潮汇聚而成的世间怎能不苦呢。

    所以,

    但凡那一点温暖,都显得弥足珍贵。

    所以,谢谢呀。

    远在潼城的陈曦握着电话,身上还穿着那件不合身的外套,她在一间很黑很黑的小屋子里,眼神望向很远很远的地方,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

    过了一会儿,

    她起身离开房间,打开门的时候,外面的光“唰”的一下涌进来,仿佛巨大的浪潮,冲掉了陈曦身上的那些柔和,于是那个清冷坚硬的陈曦又回来了。

    她目视前方,眼神坚决。

    有些事情……

    应该了结了。

    学校里,李尧握着手机,眼前有浮现出那天陈曦坐在公园捂着脸的画面,那画面十分死寂,没有一点声音……

    她也不容易吧。

    活着真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