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章 看我插不死你

    李尧思路有些乱。

    他捋了一下,身边的人里面,死党穿越了还用手机联系到了自己,死党妹妹有着不正常的运势,就连同一个宿舍的看起来最像正常人的水生哥竟然也不正常了……李尧陷入沉思,这个世界还正常吗?

    简直太疯狂了好吗!

    会不会曹睿和陈涛也藏着天大秘密?

    呃……

    不可能的,

    曹睿只是个不丑的逗比富二代而已,如果他也不正常了……那就让林晓溪直播吃翔!

    李尧静静的思考人生,林晓溪那货的猛地抓紧李尧,给他抓得生疼:“有人受伤了!”李尧抬眼望去,戴着牛魔面具的赵水生勒下被划开一道豁口,飚飞的鲜血在灰白的雾气里分外殷红。

    甘霖娘!

    这就不能忍了!

    怎么说也跟水生哥一起睡了三年了,我的人你也敢打?

    李尧从背包里拿出水杯递给林晓溪:“渴不渴?”

    林晓溪惊奇道:“你竟然还随身带着水杯?有吃的吗?我还有点饿了。”

    李尧木着脸从背包里拿出小蛋糕递给林晓溪,也就这货还能在这种环境里心安理得的吃吃喝喝,林晓溪一边吃面包喝水一边看戏,她是希望面具人获胜的,因为她莫名就对面具人一方有好感,这样等面具人胜了,她就能过去采访一下。

    老娘这么好看,他们肯定不会拒绝自己的。

    林晓溪美滋滋的想着,然后就觉得眼皮有点沉:

    “怎么这么困啊?”

    李尧:“你这两天肯定忙坏了太累了。”

    林晓溪傻笑起来:“(?′▽`?)是哈,不行……太困了,我,我睡会……呼…呼…呼…”

    在迷药的作用下,林晓溪几乎是秒睡。

    李尧摇摇头,

    这傻妞!

    李尧推了推林晓溪,确定她睡着后,看向那边的战场,眼神渐渐变得阴肃——他从空间指环拿出另外一瓶水,霜亡之怒构筑完成注入水中。霜亡之怒的法术场本就具备塑形能力,瓶中的水被引出塑形成一根小臂长的冰锥。

    随后李尧构筑法师之手的回路,那冰锥便在半空飞速旋转——

    加大精神力输出!

    运动加速!

    发射!

    李尧盯着苟在人群后面不断召唤鬼怪的阴阳师,精神锁定下冰锥发出凄厉的呼啸刺破空气而去:“看我插不死你!”

    全力运转的法师之手甩出巨大的动能,刺破空气的呼啸引起了那个阴阳师的警觉,他猛地看向李尧所在的方向,也看到了飞速刺来的冰锥。那阴阳师一挥手,层层叠叠的雾气聚拢在身前形成一面盾牌……阴阳师怒了:谁他妈暗算我!

    还好老子机灵!

    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那根冰锥俏皮的拐个弯飞入天空……

    阴阳师:“???”

    李尧冷笑:没想到吧,老子会拐弯!

    可下一刹那!

    阴阳师霍然抬头:还他妈敢暗算我!

    那冰锥跃入天空后再度落下,法师之手施加的速度叠加上重力加速度,把冰锥上裹挟的动能推上了新的高度——这一击,足以致命!

    阴阳师再度施法,雾气涌动!

    然而面具人也发现了局势的变化,配合打出一波神助攻!

    牛战士挥舞铁棒横冲直撞,用数道伤痕我身后的队友打开一条路,白狐狸跳出的手中甩出道道白火缠住阴阳师,铜龙武士撑开手中的大黑伞,挡住四面八方的攻击,而大小王跃空而起,双剑齐出,刺破阴阳师上空的防御,随后调转剑尖刺向阴阳师!

    “噗!”

    冰锥坠落,颈椎的插在阴阳师脑门上!

    其中的冰霜和死灵之力瞬间爆发剿灭了阴阳师全部的生机,而大小王的双剑也刺入阴阳师体内。

    原本立于不败之地的阴阳师顿时陨落。

    铜龙武士收起防御姿态,冲入黑衣人群大杀四方,小狐狸回到牛战士身边警惕的盯着李尧所在的方向,而大小王在剿灭黑衣人的同时也盯着这个方向……一瞬间,李尧觉得亚历山大。

    妈蛋,

    都盯着我干啥啊!

    这群黑衣人似乎只有那个阴阳师比较厉害,阴阳师死后,他们竟组织不起一次像样的反击,周围的浓雾也在渐渐消散,不过几分钟,剩余的黑衣人就被清理干净。

    浓雾散尽,战场一片血腥。

    遍地尸骸里,铜龙武士看向李尧所在的方向:“朋友,出来见见?”

    李尧抿了抿嘴唇。

    见面就算了吧,

    不然和水生哥大眼瞪牛眼岂不是很尴尬?

    李尧打算偷偷溜走,可对面五人的气机都锁定在自己身上,那气机警惕敏感,仿佛李尧稍有异动,对方就会发起攻击!

    这就难办了。

    李尧是个法师啊……精神力经过这段时间的锤炼,修为不错,可身体素质就差了。就算日服活力药剂,他的身体素质也就比普通人好罢了。至于那些戴面具的战士……刚才李尧可是瞧见了,一个个拳脚带风,势大力沉,身体素质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跑是跑不掉了。

    李尧从背包里拿出黑色口罩带上,然后从容不迫的站了出来:“不让我走?”

    铜龙武士:“敢问阁下名号?”

    李尧沉吟了两秒,说道:“你猜?”

    铜龙面具差点就尿了,

    你什么操杏啊!咋还让人猜呢!

    你猜我猜不猜!

    他上前一步,肃声道:“要不还是您自己说吧。”

    霜亡之怒快速构筑完成,法术力场铺展开去,死死冰寒的力量夹佑着死灵之力萦绕扩散,仿佛蓄势待发的毒蛇,李尧指看向铜龙,说道:“说,你是不是想打我?”

    铜龙武士:“……”

    来自面具人的负面情绪+666……

    怎么一言不合还动手了呢?

    铜龙武士收起大黑伞,说道:“这样的啊,咱没恶意。省城这片咱们管的,以前没见过你所以多问了两句,有空可以去鼓楼路的深夜酒吧坐坐。”

    李尧若有所思,问道:“喝酒免单吗?”

    面具人:“……”

    李尧撇了撇嘴,

    不免单就算了,咱有钱!

    李尧背起林晓溪走了。

    直到下了山,他才猛地松口气——

    嚯!

    装完逼就跑,

    真特么刺激!

    战场上,水生哥摘下面具,若有所思:“我总觉得,好像很熟悉刚才那人啊。”

    大小王里的小王说道:“现在追,还来得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